第538章 确认过眼神-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38章 确认过眼神

    我想起了什么又问:“对了大师,我师父给我喝过高僧圆寂后的骨头汤,难道不管用吗?”

    龙婆甩孔哼笑道:“有用的话你还会出现刚才的情况吗?”

    我有些不解说:“可确实起了作用,我喝了骨头汤后马上就感觉神清气爽了。”

    龙婆甩孔说:“你师父所说的圆寂高僧恐怕也是个练黑法的阿赞,黑衣阿赞也只会用这种以毒攻毒的法子了,虽然暂时起到了压制作用,但在无形中加重了你体内的阴灵力量,一旦这阴灵对你产生反噬,那后果会更严重。”

    我听的心惊肉跳,龙婆甩孔说:“不过你师父是好意,只是用错了方法,也不能怪他,要克制你体内的阴灵必须要用正统的佛家法门,你有时间就来找我吧,好了,我该走了。”

    龙婆甩孔跟我行礼后就上车离开了。

    我叹了口气,看来这段时间要尽量少用黑法、少接触阴料了,而且不能一个人行动,要让韩飞跟着才行,让他盯着我,免得我受阴灵影响作出过激举动惹来了麻烦。

    我给韩飞打电话,让他带着班尼一起过来。

    韩飞很快就带着班尼来了,我们在然喜医院的草坪上见面了,盘坐下来后我告诉韩飞交集已经制造出来了,只要等琳达一来,让她跟班尼偶遇一次,最好是眼神有对视,剩下的就不用管了。

    韩飞很好奇,问:“两人只要有眼神接触就行了吗?这是什么原理?”

    我解释道:“班尼供奉了阴牌,已经成了阴牌的主人,阴牌里的神明力量和阴料灵力跟他交融,形成一种负性气场和灵力频率,会按照班尼的想法去产生效果,班尼这么喜欢琳达,只要跟琳达对视一眼,神明力量和阴料灵力便会马上按照他的心思去缠着琳达,这就像一种意念,看不到摸不着,但却在实实在在的发挥作用。”

    韩飞若有所思道:“难怪有首歌唱的好,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恐怕就是这个道理吧。”

    我笑说:“差不多吧,一见钟情不也是眼神对视了下嘛,通过眼睛能传递许多东西。”

    韩飞嘀咕道:“也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我看了坐在边上发呆的班尼一眼,说:“这要看班尼对拥有琳达的意愿有多强烈了,他的意愿越强烈,效果就会越好。”

    我说着就挪了过去,对班尼说:“你很快就能见到偶像琳达了。”

    班尼浑身一颤,机械的扭头盯着我,露着不可思议的表情,小声问:“阿赞,是不是真的啊?”

    我笑说:“我骗你干什么,期待吗?”

    班尼似乎仍不相信,只是愣愣的点了下头,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一切看他自己了。

    在等待素察医生回来的时候我提醒韩飞这段时间要盯着我,要是我想做了什么出格举动,一定要及时制止,韩飞不解的问:“师父,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做什么事应该有你自己的想法,我不敢阻止啊,什么举动才叫出格举动?”

    我想了想就把怎么迫使素察医生就范事说了下,韩飞听后很吃惊,说:“这还确实挺出格的。”

    我说:“这不是我的本意,是受到体内孕妇灵的影响干出来的,你就按照这个标准来就行了。”

    韩飞点点头。

    下午两点,素察医生开车回来了,我们在地下停车场堵住了他,素察医生看到我都害怕了,我主动上前跟他行礼道歉,素察医生都被我搞懵了,估计觉得我前后像是两个人。

    我指着班尼说:“这个乞丐是我的朋友,他才是琳达的超级粉丝,唯一的愿望就是想跟琳达见一面,我只不过是想帮他实现愿望,希望素察医生你行个方便,把他带进你的办公室跟琳达见上一面就行,不用刻意制造理由,就说他是你的客户就行,想去掉脸上的色素痣。”

    素察松了口气说:“阿赞,你要是早这么客气的说不就行了,我这人又不是不讲理,其实我也是穷苦出生的医生,并不会看不起任何穷人,能理解穷人想要实现梦想的艰辛,可能是我常年接触明星顾客,赚了点钱,产生了傲气吧,但这也不是你那么粗暴对我的理由啊,我这头被你撞的现在还嗡嗡作响,刚才去跟顾客谈事的时候反应很慢,差点没谈成。”

    素察说着就摸了摸头,我鞠躬再次道歉。

    素察无奈的摊了摊手说:“算了,既然琳达已经答应来了,你赶紧带这位朋友去打扮打扮,总不能让他这么见琳达吧,好歹洗干净点,换身像样的衣服,免得琳达都不愿进我办公室了。”

    “那就谢谢你了。”我赶紧道谢。

    素察摆摆手说:“快去准备吧,刚才在回来的路上琳达又给我打电话了,说他提早收工赶来了,对了,只能这个兄弟一个人进去,人多了不好。”

    我说:“那是自然,我和我助手就不进去了,免得给你添麻烦,在外面等着就行了。”

    素察伸出了手来,我没反应过来,韩飞提醒说:“师父,你拿的人家的头发和血。”

    我这才回过神,从包里取出东西还给素察,素察说:“我要拿回来,免得我不踏实。”

    我尴尬的笑笑,素察这才从通道进了医院大楼。

    我带着班尼去按摩店洗了个澡,韩飞则去市场上给班尼买西装去了。

    班尼这家伙也不知道多久没洗澡了,水被他一洗顿时就变黑了,水面上还飘着一层油花,非常恶心。

    韩飞把衣服买来了,班尼换上西装很不自然,但也只能将就着了,我找来剪刀想要把他凌乱的长发剪掉,但班尼不乐意,说长发可以遮住他脸上的难看,无论我说什么他就是不剪,没办法我只好用皮筋把他的头发给扎起来了,又让韩飞买了口罩和墨镜,稍微遮掩下他脸上的色素痣。

    收拾好后我们就重新来到了医院,素察还是挺讲信用的,已经等在医院大堂里了,看到班尼的打扮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带着他去了办公室,我和韩飞则留在大堂里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