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 黑市泰拳-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39章 黑市泰拳

    前台接待人员还在那小声议论,说素察医生又接了新的明星客户了,也不知道这次是哪个明星,还想打听一下,我哑然失笑,这是把班尼当成明星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我们从医院门口始终没看到琳达来医院,韩飞问是不是有问题,我琢磨了下就明白怎么回事了,明星来这种医院肯定不会走正门,这里八成有特殊通道。

    个把小时后素察带着班尼出来了,素察告诉我们琳达已经来过了,他告诉琳达药物其实没什么大问题,只不过这批药物成分偏低,怕作用不大,所以把琳达叫来做检查,毕竟琳达不是普通人,要慎重处理,但这药物不是假的,对琳达没太大影响,琳达有些不高兴,说自己还是抽空来的,说素察浪费她时间,跟着就气呼呼的走了。

    素察为了这事撒谎又圆谎,让我很内疚,不住的向他道歉。

    韩飞询问班尼跟琳达见面的情况,素察说琳达以为班尼是他的客户,所以没搭理,但他在给琳达做检查的时候,班尼全程都在边上,近距离的看到了偶像,应该如愿以偿了。

    我们向素察道谢后就带着班尼离开了医院,班尼换回了乞丐的破衣服,重重吁了口气,说还是穿这种衣服比较舒服,我和韩飞很无语。

    我问班尼见过偶像后有什么感想,班尼咧开嘴傻乎乎的笑笑,并没有说什么,我也没继续追问了,班尼可能还沉浸在刚才见到偶像的激动之中没回过神来。

    我们把班尼送回了沙拉铃地铁站的通道,叮嘱他不要摘下佛牌,要继续按照要求供奉,要不了多久就会见效,班尼默默的点着头,目光看向了广告牌上的琳达,不在搭理我们了。

    韩飞取笑说:“这小子,估计还在回味刚才见到琳达的一幕吧,毕竟两人的身份差距太大,想要见一面不容易,就像做梦一样,我们也算完成任务了。”

    我说:“只能算开了个头吧,班尼真正的愿望是想跟琳达在一起,不过我们插不上手了,剩下的就交给九尾狐仙去完成了,走吧,这个活可能还要等上一段时间才能看到结果,我不能浪费时间了,现在我要去做下一个活了。”

    韩飞问下一个活是什么,我掏出纸看了看,发现有个活在曼谷的挽叻县郊区,离着只有十几公里,事主的名字叫ee,翻译成就是阿笛,我当即决定就近处理。

    我们乘车来到目的地,发现这里非常荒凉,是一个废弃的火车小站,到处都是杂草,铁路已经锈成了褐色,铁路两旁的杂草都快半人高了,因为这里开阔,无遮无拦的,风刮过杂草就会发出呼呼的声音,让人感觉到了丝丝寒意。

    韩飞说:“师父,这里连个鬼影也没有,哪有活啊,你是不是看错地点了啊?”

    我对了下纸条上的地址,摇摇头说:“没有错,就是这里。”

    我四下环顾了下,发现附近有一间废弃的屋子,这屋子四面透风、破败不堪,应该是当时火车站的建筑物,我带着韩飞朝屋子过去,很快就听到了屋子里鼎沸的叫嚷声,刚才这声音都被风声掩盖了没有听到,从墙缝里能看到铁皮顶棚上吊着高亮的照明灯,人里三圈外三圈的围着,熙熙攘攘,有人高举手臂大叫着什么,有人手中还挥舞着一把泰铢,还有人在那吹指哨,一片热闹喧哗的场面,由于墙缝角度的问题,我们看不到里面究竟在干什么,正当我们想绕到能看到的墙缝准备一探究竟时候,身后忽然有人喊道:“喂,你们两个在干什么,不知道要看需要买门票吗?”

    我和韩飞回头一看,只见身后站着两个泰国佬,一胖一瘦,胖子剃着光头,光着膀子,身上还都是纹身,瘦子穿着花衬衫,手臂上也都是纹身,腰间还别着把刀,两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像是道上混的。

    韩飞有些害怕的朝我靠了过来,胖子皱眉又问了句:“我问你们买票了没有?”

    我镇定了下来,双手合十行了个礼,客气道:“两位朋友,我们想找阿笛。”

    胖子和瘦子面面相觑了下,瘦子忽然笑了说:“找阿笛更要买票了,阿笛还在台上打拳,别废话,要找阿笛就买门票啊,傻瓜,不买票就滚蛋!”

    我愣了下,原来阿笛是个拳手,我听黄伟民介绍过泰国黑市泰拳盛行,许多人都靠这个为生,泰国的黑市拳是出了名的狠,没有规则,打到对方倒下无法动弹,乃至断手断脚甚至吐血死亡才罢休,相当残忍,随着时代的发展黑市拳也花样多了起来,还出现了打色情擦边球的女子**泰拳,两个女人在拳台上只穿内裤在那打拳,观众既可以找庄家下注赌博,又可以大饱眼福,非常刺激。

    黄伟民还邀请我去观看这种黑市拳赛,但我拒绝了,他还骂我假清高,其实这不是清高不清高的问题,只是我这人不崇尚暴力,更不愿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因为在泰国只有穷人才打黑市拳,说的难听点黑市拳手都是庄家用来赚钱的工具和玩物,跟人妖的性质差不多。

    眼前这两人应该就是庄家的人,庄家大多都是道上的黑帮,但在他们的背后又有当地官员和富商的影子,三方勾结大把捞钱,导致这种黑市拳在泰国十分盛行,黑市泰拳也成了泰国很有特色的一个娱乐项目。

    老实说我并不想看黑市拳赛,太血腥残忍了,但这次的事主是个拳手,想要见到他就必须经常,没办法我只好询问门票多少钱。

    胖子说一百泰铢一个人,我让韩飞交两百泰铢。

    交了钱后瘦子就带着我们绕到了破屋的后面,拉开了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里面鼎沸的声音立即传了出来,仿佛就要把顶棚给掀翻了似的,里面的热闹喧哗跟外面的寂静荒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瘦子把我们往里一推,就轰然拉上了铁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