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章 下一个托尼贾-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41章 下一个托尼贾

    我再次示意韩飞背阿笛,阿笛还是摇头说:“不用,我自己能走。”

    说罢他便托着受伤的胳膊,在前面带路,我和韩飞赶紧跟了上去。

    我们来到了一处铁皮屋贫民窟,在一间门上画着红十字的铁皮屋里见到了那个黑医阿良,阿良没有搭理我们,专心的给阿笛涂膏药缠绷带,并且让一个跟阿笛差不多的小助手弄石膏粉,准备给阿笛打石膏,让我意外的是阿良还用中国产的红花油涂抹阿笛的患处,还敷了些中医草药在患处,手法看着像是中医,这让我很奇怪。

    阿良一边缠着绷带一边说:“阿笛,你这是第几次了?”

    阿笛笑笑说:“数不清了。”

    阿良不快道:“以你这样的能力还打黑拳,不要命了是吧,要是我没记错你好像一次也没赢过啊?你姐我都睡的不想睡了,每次都让你姐陪我睡觉抵医药费,要是在这样我可不给你治了啊。”

    阿笛说:“我姐陪你睡一次,能治四次病呢,很划算。”

    阿良嘿嘿笑说:“你个小屁孩知道什么划算不划算?你有这样的姐姐真的福气,我就搞不懂了,你姐这么疼你,为什么还让你打黑市泰拳,她也不怕你把命丢了?”

    阿笛说:“我姐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自己怎么想的,我要当下一个托尼贾!”

    阿良哈哈笑说:“泰国只有一个托尼贾,就像中国只有一个成龙一样。”

    阿笛马上辩解道:“错了阿良,你不是跟我说过中国还有李小龙、甄子丹、吴京这些很能打的明星呢。”

    没想到两人对中国的武打明星这么熟悉,就连阿良这个名字也很中国,在泰国好像很少有阿良这样的名字,这越发让我觉得阿良跟中国很有渊源。

    韩飞凑到我耳边问:“师父,他们嘀嘀咕咕什么呢。”

    我挑重点说:“阿笛说要成为下一个托尼贾。”

    韩飞惊了下:“不会吧,想成为托尼贾?又是这么高难度的任务?”

    我有些好奇:“谁是托尼贾?”

    韩飞更吃惊了:“师父,你不至于吧,我发现你这人是不是跟时代脱节了啊,连托尼贾都不知道,托尼贾是泰国国宝级的动作明星啊,可是泰国家喻户晓的,名气相当于成龙在中国一样,我上学的时候在网络上看过托尼贾演的电影冬荫功和拳霸,不过托尼贾真正被中国人熟悉还是因为他跟古天乐合演的杀破狼贪狼,听说最近又跟蔡少芬的小老公张晋合作了一部动作电影。”

    听韩飞这么一介绍我的头顿时就大了,又是一个要成为明星的小孩!

    这时候阿良看向了我,突然用问道:“中国人?”

    韩飞一下激动了起来,说:“原来你能说啊,太好了。”

    这下我更肯定阿良跟中国有渊源了,于是就把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阿良先生,我发现你跟中国很有渊源啊,用的药油是中国的,草药也是中国的,名字也很中国,又会说。”

    阿良笑了下说:“以前我在唐人街跟过一个师傅学过中医,在那里当了三年学徒,学会了和中医,我这名字就是师傅取的,我的泰国本名不叫这个,后来我就一直沿用了这个名。”

    我迟疑了下问:“该不会是潮州廖氏中医馆吧?”

    阿良愣了下:“你知道?”

    没想到这么巧,阿良居然出自廖氏中医馆,不知道他知道不知道廖家发生了事,不过这不是重点,我也就不提了,只是说:“唐人街上就那么一家中医馆,我是个中国人,经常在唐人街上走动,当然知道。”

    阿良点了点头就没多问了,转而说:“谢谢你们送阿笛过来,这小子经常被人打的爬不起来,有时候都是我去把他背回来的,这次你们帮我省事了。”

    我笑说:“客气了,其实是阿笛自己回来的。”

    说话间阿良已经固定好的石膏,手法十分利落,他叮嘱阿笛这次起码要修养五六个月才能上拳台,阿笛听后有些失落。

    我也是搞不懂了,这孩子经常被人打趴,怎么还想上拳台,他就有点都不怕吗?难道成为动作明星真那么重要吗?

    阿良收拾着东西说:“对了,你们找阿笛想要干什么?”

    我还没回答阿笛就抢着说:“他是阿赞啊,对人家客气点,他是来帮我的,说是要行善积福报。”

    阿良毕竟是个成年人,这话马上让他产生了怀疑,狐疑道:“帮你,行善积福报?”

    我也只能笑着点点头,原因解释起来太复杂了,阿良想了想说:“虽然他们看着不像坏人,但阿笛不管怎么说你该告诉你姐,让她做主听到了吗?”

    阿笛点头说:“好的,我知道了,不过我姐现在在上班,回来可能要很晚了,我能把他们带回家吗?”

    阿良想了想说:“不用了,就让他们留在我这里,你去通知你姐先回来一趟。”

    阿笛只好向我们行礼,然后跑出去了,我看阿笛带着伤怕他出事,本来想让韩飞跟着去,但阿良没同意,看样子他对我们有戒心,我只能作罢了,让阿笛的姐姐来一趟也好,毕竟阿笛还是个孩子,很多事没办法做主,而且我还看出了一点问题,我觉得张英杰要我们干的活可能不是想让我们帮阿笛成为下一个托尼贾,有可能是别的事。

    我之所以这么觉得,是因为一个这么心疼弟弟的姐姐,怎么会愿意弟弟常年断手断脚,甚至冒着生命危险不断的上拳台,这很矛盾,当中肯定有什么隐情,也许这个隐情才是我要干的活!

    在等待期间阿良倒是很客气,给我们泡了茶,还陪我们聊天,不过他主要是在试探我们的目的,但我没有多说。

    阿良叹了口气说:“算了我也不试探了,我毕竟是个外人,他们姐弟的事我也不想管,只是觉得他们已经很惨了,尽一点心意保护他们吧。”

    我行礼道:“放心,我不是坏人,不会伤害他们姐弟俩,只是有些事我也不好直接说。”

    阿良点了下头就不在说话了,等了半小时左右,阿笛终于把他姐姐给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