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难点所在-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43章 难点所在

    这不就是霍元甲被日本人打死的套路吗?没想到发生在了黑市拳赛上,真是让人吃惊。

    小香说:“自从我父亲被打死后,就有人开始传说我父亲根本不是正统拳王旺猜的对手,说他的能力很一般,只不过在黑市没遇到能打的,而旺猜借这件事的风头,踩着我父亲的尸骨登上了泰国拳王的宝座,他根本不配!”

    我说:“但他现如今的地位你根本不能拿他怎么样,所以你才一直让阿笛站在拳台上,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名正言顺的打倒旺猜,给父亲报仇,然后在拳台上当着公众把当年的真相说出来,还你父亲的清白对吧?”

    小香点点头:“是的,我就是想这样。”

    我觉得不对劲,看看阿笛,问:“恕我冒昧,这个旺猜现在多少岁了?”

    小香说:“他还活跃在拳台上,现在才三十岁,不过好像听说他快退役了。”

    我说:“这就难办了,阿笛才十几岁,可旺猜却三十来岁了,等阿笛打到父亲的那个地位少说还要十来年,到时候旺猜都四十岁了,根本打不动了啊,而且阿笛还不知道能不能做到,以他现在的资质我想很难啊。”

    小香咬着嘴唇不说话了,好半天才说:“我也知道阿笛做不到,所以我很失望,但这个已经成了我们活下去的动力了。”

    我还想说什么,但说到嘴边却把话咽下去了,因为我明白这个活的难点所在了,阿赞峰是想让我帮助阿笛这个十来岁的小屁孩跨越年龄的界限,去挑战一个在泰国知名的拳王!好让这个所谓的正统拳王名誉扫地,还巴裕的清白,给这对姐弟报仇!

    我靠,这活太疯狂了!

    见我愣住了韩飞问:“师父,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泰语快急死了。”

    我只好把小香父亲巴裕的事说了一遍,把这活的要做的事说了下,韩飞一听也懵了,愣道:“这怎么可能啊,让阿笛一个孩子,怎么去挑战拳王?这就好比邹市明去挑战泰森啊,轻量级的跟重量级的怎么打啊,再说了旺猜也不可能跟阿笛打,他现在有地位的很,要是跟一个小孩打也怕被人说闲话是不是。”

    阿良听得懂,他插话说:“所以让旺猜跟阿笛打的唯一办法,就是让阿笛复制他父亲巴裕的成名之路!”

    阿良说的没错,这是唯一的办法了,可问题是阿笛现在这么弱,连同龄拳手都打不过,又怎么可能成为黑市拳王?

    我明白这个活我要干什么了,我要做的就是让阿笛拥有额外的力量,帮他打倒黑市里的对手,让他快速在黑市成名吸引旺猜的关注,阿笛这么小的年纪要是成了打遍黑市的黑市拳王,以旺猜的脾气肯定是受不了的。

    我盯着阿笛琢磨起了该用什么法门帮他,既然要挑战更强的拳手,就要抗揍,倒是有法门可以让人刀枪不入、降低物理伤害,同时还能让阿笛爆发超出他实力的力量,但这法门对人的伤害很大,更大的问题是阿笛还这么小,根本扛不住这种阴法带来的力量,他根本无法承受,因为这法门也是要利用阴灵的力量!

    要在短时间内达到目的就必须用阴法阴灵的力量,但这么一来阿笛可能因为承受不住阴法阴灵的力量而被反噬,以他这个年纪反噬起来肯定会死,不用吧根本无法达到目的,真是让人为难,真是个麻烦的活啊。

    小香问:“阿赞罗,我别的什么都不想要,你如果真心想帮我们,麻烦你想个办法帮我们报仇!”

    “这个。”我一时语塞。

    小香有些失望:“如果不行就算了,我也知道这确实挺难做到的,算了,就当今天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吧,不过也谢谢你的好意。”

    小香双手合十跟我鞠躬后说要回去上班了,在她转身前我叫住了她,沉声道:“其实不是没有办法,只是这些办法对阿笛的伤害很大,我想你不愿失去阿笛这个亲人吧?”

    小香毫不犹豫的点头:“当然。”

    我吁了口气说:“给我点时间想想,我要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达到目的又不伤害阿笛,总之我答应你,一定会帮你们姐弟完成这个报仇的夙愿。”

    小香有些感动,默默的点头,向我深深鞠了一躬才离开了。

    阿良这时候说:“阿赞罗,如果你真有办法帮阿笛和小香,那我我愿意尽一点棉花的力量。”

    韩飞挠头道:“什么棉花的力量?”

    我笑说:“是绵薄之力吧?”

    阿良哈哈笑说:“对,就是绵薄之力,不好意思让阿赞罗笑话了,的成语太难了,我还搞不明白。”

    韩飞说:“阿良,你能尽什么绵薄之力啊?”

    阿良挺起了胸膛说:“虽然我的腿瘸了,但我曾经也是黑市拳的佼佼者,比不了巴裕大哥,但教阿笛没问题的,我可以教他巩固基础,还能帮他分析各个拳手的特征,帮他找到打击的弱点,这点能力我还是有的!”

    我说:“这太好了,有你的教导阿笛肯定有进步,在加上我的办法,相信能帮到阿笛。”

    阿良很高兴,马上说要去搞个手持**,等到时候拍下阿笛对手的拳法进行研究,给阿笛出谋划策,他甚至还让阿笛把石膏立即拆了。

    我立即阻止阿良这么做,但阿良笑说:“阿赞罗你误会了,我不是急的什么都不管了,其实阿笛根本没有断骨头,只是伤到了韧带,我之所以这么做相信你理解。”

    我想了下就明白了,没想到阿良还挺良苦用心的,他这么做是想让阿笛少上拳台,减少对他的伤害。

    我拍拍阿良的肩膀说:“其实我觉得你跟小香挺配的,不如让阿笛叫你姐夫好了。”

    阿良白了我一眼说:“阿赞罗你别取笑我了,我只不过是看这对姐弟很可怜,阿笛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我有点不忍心他一次又一次的倒在拳台上,但现在我理解小香的想法了,你放心好了,阿笛的伤我会用针灸给他治疗,我估计不用三天就能恢复,中医很厉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