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 孕灵托梦-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44章 孕灵托梦

    虽然三天对我来说还是太长了,但总比三四个月强多了,看来我要尽快想到好办法帮阿笛了,目前也只能先这样了,阿笛这个活还要从长计议,反正时间现在归我自己管理了,倒不急于一时,只要到时候在“交卷”的时候这个活能有结果就行,就像乞丐班尼的活,现在我也在等结果。

    我们告辞了阿良和阿笛回到了黄伟民的店里,班尼和阿笛的活连轴转让我很疲惫,我打算今晚好好休息,等养好精神在去搞定接下来的活,同时也趁着这一晚好好把阿赞峰教给我的东西在脑子里过一遍,争取尽快找到帮阿笛的办法。

    黄伟民给我安排了独立宿舍,还说是这间宿舍是股东专用,条件很好,本来打算留给方家人的,但方家人不见得用得着,所以便宜我了。

    我进到宿舍看了下,确实很不错,就像高档的酒店房间似的,里面的配套也很全,甚至还有冰箱,这条件可比在罗勇时候的隔间板房好多了。

    黄伟民还想找我聊,但我把他拒之门外了。

    我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然后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在梦里我变成了女人,挺着个大肚子坐在河边,我朝水里看去,想看清自己的脸庞,但根本看不清,因为是夜晚月光暗淡,只能看到自己留着女人的长头发,五官都是模糊了。

    我不停的看向远方,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因为远方根本就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我有些失落的回到了简陋的屋里睡觉,然后第二天再次到河边坐着等待,依然看着远方,从白天等到夜晚,然后在回去睡觉,就这么反反复复。

    在梦里白天的时候,还有人从我身边经过,对我指指点点,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因为在梦里根本听不到。

    我做了一晚上在河边看远方的梦,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浑身大汗淋漓,莫名的一阵心慌。

    外面的天已经亮了,躺下也睡不着,我只好起床去洗漱,在我对着镜子刷牙的时候猛地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长发女人,把我吓的往后一缩,在看镜子的时候发现我还是我,准是这个梦影响了我的思维,让我产生了错觉。

    我慢吞吞的刷着牙,琢磨着这个怪梦,可惜这个怪梦并没有太多信息。

    我有些纳闷,梦一般都是日有所思才夜有所梦,可我白天根本没接触过大肚子的孕妇,怎么会做这种梦?想到这里我突然抖了下,难道是那个孕妇灵给我托梦了?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心里一阵紧张,这还是孕妇灵第一次给我托梦,看样子龙婆甩孔说的没错,阴法确实加重了孕妇灵的力量,导致它的力量开始外泄了。

    只不过我没有像以前那样发高烧,来的无声无息的,这应该是成为阿赞修炼法术有关系,这么下去不是办法,阿赞峰是个黑衣阿赞,用的办法只会加重反噬,看来我必须要去找龙婆甩孔一趟了,只是还有好几个考验没处理完,让我没心思去找他。

    本来我对体内的孕妇灵已经没太关注了,觉得听天由命算了,可当事情真正摊在头上的时候,我还是逃不过人求生的本能,算了,还是抽空去见见龙婆甩孔吧。

    我洗漱停当穿戴整齐出门打算去找龙婆甩孔,不过下楼的时候发现店里有中国顾客请佛牌,听到他们聊天说是一会要去大皇宫,我一拍脑门这才想起沈梦说过给我三天时间,三天后必须要去找她给交待,我叹了口气,破事怎么就这么多,权衡之下我觉得沈梦那头要先应付过去,这女人就是个麻烦,不应付应付我和韩飞乃至这家店也会有麻烦。

    我跟李娇和韩飞打了声招呼,打算去大皇宫附近的东兴旅行社找沈梦去了,临出门的时候刚巧碰到黄伟民提着早餐回来,还拉我坐下一起吃,问东问西问我今天打算去干什么。

    我想了想就把那晚沈梦跟我的约定说了下,黄伟民眼珠一转说:“能不能让我一起去?”

    我皱眉问:“你去干什么?”

    黄伟民说:“做兄弟的担心你一个人搞不定啊,担心你有危险啊。”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这家伙一肚子坏水,这么危险的事你会愿意去?说实话!”

    黄伟民陪着笑说:“其实我想去一起了解下那批琥珀阴料的下落,这批琥珀阴料本来就是属于我们的财富,被这娘们弄去了就太可惜了。”

    我叹气说:“我们根本不知道这批琥珀阴料的下落,去了要是给不了沈梦个交待,怕是会惹恼他。”

    黄伟民不以为然道:“危险个屁,她压根不知道你不知道这批琥珀阴料的下落,你只要跟她打太极,她就不敢把你怎么样。”

    我说:“话是不错,可老是打太极也不是个办法,沈梦又不傻。”

    黄伟民拿起油条边吃边踱步,说:“老猫肯定把这批琥珀阴料藏在哪家商业寺庙里了,沈梦现在掌控着泰国的商业寺庙,她掌握着主动权,我们不能拿她怎么样,看来这批财富必须跟她分一半,所以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跟她合作。”

    我讪笑道:“你说的轻巧,怎么合作?再说了我压根不想跟她合作,别忘了被老猫缠上没完没了的事,还差点丢了命。”

    黄伟民说:“你个傻缺,现在不合作还有别的办法不让沈梦盯着你吗?她已经认定你跟这批琥珀阴料有关了,你是躲不开的,不想跟她扯上关系都没办法啊。”

    我点点头说:“这倒是现实,唉,真麻烦啊。”

    黄伟民继续说:“沈梦对这批琥珀阴料不是太了解,对于出处和作用可能都还不知情,只知道这是老猫留下的阴料财富,但我们对这批琥珀阴料的前世今生却很了解,还见过接触过,李娇甚至还被这批阴料感染过,这些可以是我们的底牌,我们可以把我们不知道琥珀阴料下落的实情告诉沈梦,然后利用手上的底牌去跟沈梦合作,我相信她会愿意的,等找到这批阴料宝藏,大家分一分,她就不会在缠着你了,难道这样不好吗?”

    黄伟民说的不无道理,看来也只能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