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有备而来-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45章 有备而来

    说起来也好笑,来了泰国这么多次,泰国著名景点全都是有活干的时候才有机会游览。

    大皇宫作为泰国最著名的景点,地位不亚于咱们的紫禁城,古暹罗式的建筑群气势恢宏,极具民族特色,可惜我没闲心游览。

    我和黄伟民找到了东兴旅行社,不过工作人员说这个点沈梦不在这里,让我们去大皇宫前面的草坪找她。

    我们去了大皇宫前的草坪,草坪上有很多鸽子,我搜寻了半天,才看到沈梦蹲在那里喂鸽子,沈梦将鸽食放在手心,两只鸽子停在她手心里啄食,沈梦扬着笑容看着鸽子,满眼都是温柔。

    我告诉黄伟民这女人就是沈梦,黄伟民嘀咕道:“这娘们长得倒是不赖,看着就像邻家姑娘,不像你说的那种玩心机的女人啊。”

    我哼道:“你懂个屁,这女人有很多张面孔,别被表象蒙蔽了。”

    黄伟民不屑道:“说的你对她多了解似的。”

    我懒得跟黄伟民贫嘴了,朝沈梦过去,沈梦发现了我,缓缓站起脸上换了一种充满傲气的笑容。

    “罗老师很守信用啊。”沈梦看向了黄伟民:“这位应该是唐人街的黄老板了吧?”

    黄伟民受宠若惊满脸堆笑,主动伸手要握手,沈梦伸手取下挂在领口的墨镜戴上,压根不跟黄伟民握手,黄伟民尴尬不已。

    我嗤笑道:“热脸贴冷屁股。”

    沈梦在草坪附近的一棵菩提树下盘坐下来,我们过去盘坐了下来,沈梦也不跟我客套了,直接问:“可以说了吧?”

    我吸了口气说:“其实我并不知道那批琥珀阴料的下落。”

    沈梦神情一变,愠怒道:“罗辉,不要给脸不要脸,我可不是好惹的,你还想不想在泰国混下去?”

    我说:“沈小姐,我说的是实话,我确实不知道这批阴料的下落,老猫的死。”

    我把我跟老猫的过节,以及那晚老猫为什么会死在我手上给说了遍,我省去了那个u盘的事。

    沈梦的表情越来越难看:“这么说你是真不知道了?那你为什么不早说,非要浪费我的资源?”

    我说:“你也没给我机会说啊,我又怕死,当时说了我还能活命吗?大家多来往几次,熟悉了以后你才知道我不是那种喜欢捅别人秘密的人,在坐下来好好谈,我活命的机会大啊。”

    沈梦握起了拳头,恼火道:“你现在的做法让我更想杀了你!”

    黄伟民见情况不对,打圆场道:“沈小姐别动怒,大家有话好好说,虽然我们不知道那批琥珀阴料的下落,但知道这批阴料的详情,我想这对你也有帮助,你要这批琥珀阴料无非是为了钱,我想我们可以合作。”

    沈梦咬牙说:“合作?既然不知道这批阴料的下落,你们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合作?”

    黄伟民赔笑道:“沈小姐,这话未免说的太满了吧,是,我知道孙先生的势力确实挺大,可你别忘了这里是泰国不是大马,他山高皇帝远鞭长莫及啊,你知道当初有多少阿赞对这批阴料眼红吗?孙先生把你派到曼谷管事,可他不可能把所有人派来帮你吧,万一这事掀起血雨腥风,你一个人孤掌难鸣啊。”

    沈梦似乎被黄伟民说动了,渐渐平静了下来,说:“老孙已经控制了泰国的商业寺庙,手下人不少,这点不用你们操心。”

    黄伟民呵呵笑说:“是不是真的啊,在孙先生没控制泰国的商业寺庙前,这个圈子里的人为了取代老猫可是杀红了眼啊,孙先生是大马人,人家服他吗?有些事不能只看表象,孙先生可以买通一些人,可这些人未必真心替孙先生卖命,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可能反水了,眼下孙先生入主泰国商业寺庙还是初期,大家可能还在试探阶段不敢乱来,一旦他们摸清楚了状况,可能人心就没那么稳了,沈小姐,你一个女人即便能力在强,恐怕也架不住这么多人的反水吧?那些人都是不要命的家伙,到时候能活活把你给吃了!”

    我看了沈梦一眼,黄伟民的话让她不经意的流露出了担忧神色,看来被黄伟民说中要害了。

    沈梦犹疑了下说:“黄老板,你倒是看挺透彻啊,实话说确实是这样,就拿帕农寺的龙婆登来说,以前是老猫的得力帮手,虽然老孙花重金收买了他,但我看得出来他并不是情愿屈服于老孙,对我吩咐他办事不是太情愿,我让他把尼亚父亲杀了灭口,但他没有实施,还骗我说杀了,老猫死后他很想独立,驯服起来很困难,我也确实有这方面的担忧。”

    黄伟民说:“这不就结了。”

    沈梦问:“听黄老板这话似乎有办法?”

    黄伟民得意道:“必须的啊,只要你跟我们合作,甭管是龙婆登还是别的阿赞,至少不敢乱来,你既然调查过我就知道我也是有背景的。”

    沈梦狐疑道:“你是说方中华的势力?据我所知方中华的势力已经被老猫端掉了。”

    黄伟民打了个哈哈说:“我说过了有些事不能只看表象,方家的生意做的这么大,你觉得一个曼谷办事处被端掉能有什么影响,重建起来太容易了,只不过经历过这次的事后方家的办事处更加隐蔽了,我的店。”

    黄伟民故意说了个半截话让沈梦去琢磨了,这小子够聪明的,懂得搬出方家做文章。

    沈梦不吭声了,黄伟民趁热打铁道:“我在泰国混了多年,加上方家的势力,我们认识的龙婆、阿赞不在少数,当初我们能跟老猫斗,现在就能跟这些人斗,我们不会落下风,就算十个龙婆登又算得了什么?那晚罗辉被你抓了,我随便派个阿赞师傅过去救他,就把龙婆登给吓的魂都飞了,这是你亲眼所见总不会有假吧?所以跟我们合作你不吃亏。”

    沈梦还是不吭声,但她的眼神已经告诉我她需要我们的势力了,看来合作有门,带黄伟民来真是对了,他这三寸不烂之舌够厉害的,心中早盘算好该怎么说了,难怪这两天看到他总是心事重重的,敢情是有备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