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老猫的隐秘-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46章 老猫的隐秘

    在沉默了良久后沈梦才说:“既然都来了,那就把你们知道的都告诉我,至于跟不跟你们合作不是你们说了算,由我说了算!”

    黄伟民看了我一眼,我点了点头,黄伟民就把关于这批琥珀阴料的来源告诉了沈梦。

    沈梦听完后什么也没说,起身就走,我一时搞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正打算跟上去却被黄伟民给拦住了,他说:“还追什么追,这事已经妥了,危险警报解除了,这小妞不会在盯梢你了,也会跟我们合作了。”

    我一知半解,黄伟民解释说:“你现在追着她问也不会有结果的,沈梦无法决定跟不跟我们合作,他要请示孙炳奎才能回复我们,不过我看她已经动心了,她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没表面那么风光,危机四伏四面楚歌,想要在泰国站稳脚跟,跟我们合作是一条捷径,只要不傻,她八成会跟我们合作。”

    我笑问:“你琢磨了多久才想到这套说辞?”

    黄伟民得意洋洋,笑嘻嘻说:“其实从孙炳奎入主泰国商业寺庙开始,我就一直在关注事情的动向了,只是一直没有好机会接触沈梦,没想到你得罪她反倒让我们有机会接触了。”

    我点点头不在多问了,不过有个问题我一直搞不清楚,就是老猫会把这批琥珀阴料藏哪去了,他抢到手已经有段时间了,按理说早该出手了,可泰国市面上根本没有这批琥珀阴料的踪迹。

    我问:“黄老邪,你说老猫抢这批琥珀阴料的目的是什么?”

    黄伟民说:“废话,当然是钱啊。”

    我摇摇头说:“我觉得没那么简单,老猫这么多商业寺庙有的是钱,还差这点钱吗?你别忘了当初他为了抢这批琥珀阴料,可是发出了巨额悬赏令要我们的人头,简直就是做赔本买卖,一个商人不会因为一时之气就这么干,而且他要是为了钱为什么得到琥珀阴料后迟迟没有脱手,总不至于是买来收藏吧?”

    黄伟民听我这么一说也有些纳闷了,一时也想不明白。

    我说:“这事越想越觉得不对,沈梦既然知道了这批琥珀阴料的存在,在控制老猫的商业寺庙后肯定大肆搜过寺庙,但都没有下落,还得找我问下落,这说明老猫把这批琥珀阴料藏在了很隐蔽的地方。”

    黄伟民总结道:“藏在极为隐蔽的地方,又迟迟不出手卖掉,收藏的可能基本可以排除,我想只有一种可能了,老猫有可能是想利用这批琥珀阴料去干见不得人的事,这老家伙死了都不让人省心,还藏着隐秘啊!”

    我皱眉点头说:“可能性很大,可惜老猫还没干成就死了,这批琥珀阴料下落不明了。”

    没想到事隔这么久这批琥珀阴料再次引起了我的好奇心,老猫究竟在搞什么鬼?

    从大皇宫出来后我说要去一趟雅拉府,让黄伟民把车借给我,他问我去哪,我说要去雅拉府,黄伟民吃惊道:“你去那干什么?那个府可不安宁啊,乱的很,一个人过去很危险的,搞不好就回不来了。”

    我问怎么不安宁了,黄伟民说雅拉府也被翻译成也拉府,是泰国南端位于马来半岛上的一个府,跟马来西亚接壤,这个府有六成人口是马来族,信仰大多是回教,信仰佛教的人口只有两三成,跟整个泰国信仰佛教的国情很不同,经常发生民族纠纷,乱枪扫射、爆炸、纵火等暴力事件很多,当年他信当选泰国首相侧重北部地区发展,南部失去人心,那边就更乱了,一直持续到今天也没改善,混乱程度都能和巴拉斯坦和加沙地带相提并论了。

    黄伟民还说那地方太远了,开车过去没十个小时根本开不到,搞不好还没进城就被一些反对派武装分子拦路抢劫了,怎么死都不知道了。

    我听的心惊肉跳,产生了怯意。

    黄伟民接着说:“而且你身上都是阴神纹身,阴神也属于佛教系统,阿赞也是佛教人士,去那就更危险了,你老实告诉我为什么要去那个地方?”

    我只好把自己受到孕妇灵影响变的暴戾,以及孕妇灵托梦的事给说了,要不是遇上龙婆甩孔就着了道了,我要去找龙婆甩孔帮我看看。

    黄伟民说:“那也没必要亲自过去啊,太危险了。”

    我为难道:“难不成还让龙婆甩孔亲自过来?这好像没礼貌,他也说了让我有空过去找他。”

    黄伟民不屑道:“这个龙婆自己有本事混在那个地方,没想过你有没有本事过去,别去了,我给你想个办法,把龙婆甩孔给请过来,那个邋遢侦探在那地方有熟人,我让他上门去邀请,花点钱应该没问题,总比过去送死强。”

    我喜道:“张英杰有熟人那太好了,能给我省不少事。。”

    黄伟民掏出手机打电话,说:“不过我首先声明啊,这。”

    我打断道:“我知道钱算我自己的。”

    黄伟民努嘴道:“你知道就好。”

    说完他就打起了电话跟张英杰一阵说道,打完电话后他说:“搞定了,张英杰说帮着联系,有消息了通知你。”

    我松了口气,不用亲自去就太好了,正好我还忙着解决阿笛的事,想起阿笛的事我又犯了难,还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帮助他呢。

    我们回到了店里,韩飞迎上来问我阿笛的事情怎么样了,我摇摇头说还没办法。

    正当我没辙的时候店里忽然走进来一个满身纹身的泰国小混子,说要请一尊必打佛牌,李娇给了介绍了几款必打佛,小混子有些拿捏不定,我过去问他主要是想起到什么作用,小混子说晚上要跟他们老大去抢地盘,对方是个不好惹的主,手下很心狠手辣,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这么大的阵仗,听人说必打佛能消灾避难,适合危险职业人士佩戴,所以就来请一尊。

    我大概明白他需要什么类型的了,于是让李娇给他一块多手必达,小混子拿到佛牌付了钱将佛牌挂在了脖子上,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望着小混子离开的背影我突然一个激灵,阿笛的事有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