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 鬼兵必打-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47章 鬼兵必打

    韩飞见我神情异样,凑过来问:“师父,你怎么了?”

    我扬起笑容说:“我想到怎么帮阿笛了。”

    我指了指柜台说:“就用必打佛!”

    韩飞凑过去看说:“这法相用手蒙着脸,这不就是掩面佛吗?”

    我点头说:“是同一种,掩面佛那是国人的叫法,在泰国叫必打佛,是一种正牌法相。”

    韩飞示意我等等,然后拿出录音笔怼到了我嘴上,搞得好像做采访似的,我哑然失笑,等他打开录音笔录音后我才介绍了起来。

    必打佛在泰国相当著名,将对佩戴者不利的事、物阻挡在体外,使之不能进入身体影响人们的心灵,由此挡灾避险,同时避小人及不好的运气近身,使之正气随身,同时佩戴者还会借助必打佛的功力,有助招偏财运,使佩戴者正财、偏财滚滚来,小人霉运远远去的功效,是一种纯正的正牌。

    必打佛分两手必达和多手必达,两手必达也就是我们经常看到的双手掩面的法相了,而多手必达经常会有四手甚至八手,不仅仅只是掩面,还掩住眼、耳、肚脐等部位,多手必达是一种专门帮助挡灾避难,适合危险职业的人佩戴,比如经常和刚才那个小混子,都是危险职业的,小混子要去砍人当然是请多手必达了。

    韩飞问:“但必打佛是正神正牌,如果要在短时间内帮阿笛达到目的,正牌好像没这么快起效吧?”

    我指了指韩飞笑说:“你的悟性很高啊,确实是这样,但你要知道所有佛牌都是有两面性的,并不是正牌就永远是正牌,它也可以制成阴牌,就像九尾狐仙牌一样,不是也被我制成了阴牌吗,是正牌还是阴牌关键是看入料,这个是没有规则的,就看是什么师傅制作了。”

    韩飞说:“这个道理我已经懂了,可如果让阿笛佩戴阴牌,岂不是害了他啊,阴牌会反噬的,阿笛还这么小怎么扛得住反噬?”

    我点点头说:“这也是我担心的,所以这事让我为难了很久,不过就在刚刚我已经想到办法了,想不想听听?”

    韩飞急道:“师父,你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

    我说:“必打佛的阴牌很少见,但也不是没有,比如在泰国战争时期曾出现过一种鬼兵必达牌,就是一种阴牌,法师将牺牲的士兵火化成骨灰,然后用骨灰制作必达佛,算是入了灵的,只不过用了正牌的法相罢了,鬼兵必达能让佩戴者鬼兵上身,刀枪不入,还力大无穷,非常厉害,我也要让阿笛佩戴入了灵的必达阴牌。”

    韩飞挠挠头说:“这不是跟没说一样吧,阿笛扛不住入灵的阴牌反噬啊。”

    我说:“听我把话说完,我说入灵,可没说入什么灵啊。”

    韩飞纳闷道:“虽然阴灵有不完整的和完整的,也有男女和大人、小孩的区别,但只要是阴灵恐怕阿笛都扛不住啊。”

    我笑说:“你已经摸到点我的思路了,但想法还是太局限了,阴灵难道只有人吗?”

    韩飞愣了下:“难道还有动物?”

    李娇在柜台后面听得好笑,忍不住插话说:“小阿飞,你终于说对了,你师父就是这个意思啊,动物灵照样能入佛牌的,也是一种阴牌,但没人的阴灵那么厉害,所以阿笛应该扛得住,你入行还浅,要学的东西可多了,你可能不知道,像路过阴牌就有猫路过,狗路过,还有像一些阴牌里融入了牛骨、羊骨,都是入的动物灵啊。”

    韩飞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我说:“我要用多手必达法相入动物灵制作阴牌帮助阿笛和小香如愿,动物灵缠身了比人的阴灵缠身好解,即便我不能解,还有阿赞帖娜曼能解,当初我在湖北接过一个被蛇灵缠上的活,就是请的阿赞贴娜曼解的,我和阿赞贴娜曼双重保险,阿笛绝对不会有事!”

    韩飞激动道:“这太好了,总算有办法了。”

    说干就干,只是要做必打佛还的需要压膜,我可不会手工制作法相,我跑到楼上办公室找黄伟民帮忙。

    黄伟民说:“我虽然认识不少寺庙里的龙婆,可我都是大批量进货,你这一块人家不会帮忙做的,人家做出来都是一批一批的,上面还带编码喷数,再说了让我为了一块佛牌去找人家,我还没那么大的面子,机器一开动就是一批,做一个不划算的。”

    我说:“必打佛是畅销品,走的很快,你定制一批肯定也卖的完啊。”

    黄伟民为难道:“我说罗老师,我要的都是正牌的,材料都是庙土、香灰等物品,人家龙婆调制好了,在统一压制,你这一块阴牌怎么配料啊。”

    他说的也不是没道理,难道真让我用手雕个?这也太扯淡了,别到时候法相雕的四不像,根本没有功效。

    黄伟民想了想说:“其实你可以找沈梦那娘们帮忙啊,她手下那么多商业寺庙,每个寺庙里都产商业牌,必打佛的模具肯定有,现在形势不同了,她需要我们的势力去巩固自己的力量,从而在泰国站稳脚跟,要求着我们呢,你找她帮忙她肯定帮。”

    我说:“话是不错,可毕竟还没达成合作意向,就这样找她未免有点逼宫的架势,这女人傲气的很,未必。”

    话没说完手机就响了,一看是个泰国的陌生号码,接起来一听居然是沈梦的,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沈梦说:“罗辉,我跟孙先生商量过了,他答应跟你们合作了,不过具体细节要详谈,有时间没出来谈一谈,孙先生要保证我们在泰国的商业寺庙不遭到当地龙婆和阿赞的反水,你们能做到吗?”

    我说:“我们能做到。”

    沈梦说:“那好,在哪谈?”

    我想了想说:“你哪家商业寺庙出产必打佛?”

    沈梦说:“太多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说:“我要制造一枚特殊的必达佛,希望你能帮我。”

    沈梦冷笑说:“这太容易了,曼谷廊曼县有我们的一家商业寺庙,我发个定位给你,我们在那里见面谈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