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人眼琥珀-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5章 人眼琥珀

    这东西看着像是淡黄色的实心玻璃球,大小跟小孩玩的扭蛋差不多,上面布满毛细血管一样的血线,里面居然有一颗人的眼球,瞳仁是咖啡色的,还有一枚长钉从瞳孔中贯穿而过,看着让人毛骨悚然。

    “是眼球工艺品啊,李娇一个女孩怎么收藏这么瘆人的玩意,不过做的还挺逼真的。”我打算上手仔细看看,黄伟民突然喝止道:“别动,看眼球的光泽和瞳孔大小不像是人造的,应该是颗真眼球,还是从活人眼窝里直接抠出来的,然后以天然树脂快速浇灌成型的琥珀,那枚钉子也不普通,是枚棺材钉,这是极阴物!”

    我吓的把手缩回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恍惚间我好像看到了里面的眼球转动了下,忽然我想起了李娇的症状,正是双眼黑瞳流血,不知道跟这人眼琥珀有没有关系。

    黄伟民直喘气,咬牙说:“真是被这表姨子气死了,怎么把这么邪门的东西带回来,她之所以变成这样八成跟这玩意有关。”

    我问该怎么处理这东西,黄伟民说还不能轻易丢掉,这东西很可能有解救李娇的信息,不过他不知道这是什么路数,他来泰国七八年了,因为卖佛牌的关系接触了不少龙婆和阿赞师傅,对邪门玩意也算如数家珍了,可从没见过这种处理阴物的方式。

    我想起了阿赞鲁迪的话,他说李娇体内的阴灵死了超过五百年,如果这玩意真是导致李娇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也就是说这是五百年前的古手法了,黄伟民才来了泰国七八年,不知道也很正常。

    黄伟民说在不清楚这东西的来历前不能乱动,免得像李娇那样就麻烦了,说要找个更专业的人士来鉴别一下,于是他打了个电话,对方好像很不情愿这大半夜过来,黄伟民说了很多好话对方才答应过来。

    挂了电话后我问黄伟民这人是谁,他说是个华人掮客,叫杜勇,祖籍贵州毕节,专门帮那些有需要请龙婆、阿赞但又没路子的人牵线搭桥,他之所以认识阿赞峰也是因为杜勇牵线搭桥,这人跟他不太一样,不会跟阿赞师傅走的这么近,只起一个桥梁作用,杜勇对全泰国有多少个修白法、黑法的法师一清二楚,甚至连他们的脾气、偏好和法力高低也门清,还把他们按星级进行排名,根据星级的不同他收的介绍费也不同,与此同时他对东南亚一带的邪术了解非常深入,没有他不知道的阴物,找他鉴定也要收钱的,说白了就是一个做情报买卖的江湖百晓生。

    我听的直咋舌,这年头真是哪行都有人干,行行出状元。

    半小时左右后门被敲响了,我去打开门,只见门口站着一个矮个子平头男人,有三十多岁的样子,长的很泰国,脖子上戴着粗粗的金链子,手腕上一块金劳格外亮眼,从他那双机灵转动的眼睛就能看出很精明了,应该是杜勇。

    杜勇看到我做了个合十手势,说了声“萨瓦迪卡”,跟着问:“黄老板呢?”

    我一边让道一边说在里面,杜勇收起礼节手势,双手插兜,朝地上啐了口浓痰,我还闻到了一股很浓的槟榔味,杜勇一脸不高兴的进去了。

    杜勇看到黄伟民后就开骂,泰语国语贵州方言夹杂在一起,骂黄伟民大半夜找他来,影响他睡觉。

    黄伟民并不气恼,估计习惯了他这副德性,陪笑说有稀罕物品让他鉴别鉴别,杜勇不屑的朝地上啐了口唾沫,说老子什么稀罕物没见过。

    我皱了下眉头,这人的德性实在不敢恭维。

    黄伟民将杜勇带到了皮箱边,杜勇看了下人眼琥珀,嘴角微微扬起,浮现出感兴趣的表情,他从兜里掏出一包槟榔,取出一个扔在嘴里,边嚼边说:“黄老板你可发财了啊,泰国十三世纪宫廷古巴大师的东西你都能弄到手,佩服佩服,你这生意真是越做越广了啊,需要我给你介绍接手的?”

    黄伟民急道:“杜老板不要开玩笑啦,你知道我只买卖佛牌,这种邪门玩意哪敢动啊,这玩意是我店里的一个员工不知道从哪弄来的,她现在都被折磨的快死了。”

    黄伟民把李娇的事给说了遍,杜勇听完后非但不紧张,反倒很兴奋,摸着头说:“够猛的啊。”

    我插话问:“杜老板,刚才你说这东西是泰国十三世纪宫廷里的东西?”

    杜勇打量了我一眼,尤其关注我身上的纹身,不过他并没多问,点头说:“没错,确切的说是孟莱王统治时期兰纳王国宫廷古巴黑法加持的阴物,那个时期的法律很严苛,砍手砍脚、挖眼掏心太平常了,不比中国的纣王和秦始皇的酷刑逊色,有些犯人戾气很重,孟莱王为求心安会请宫廷古巴大师进行超度,但你要知道那个时期的古巴大师大多修的原始佛教,求的是涅槃使个人解脱,都是从利己出发,不会管其他人,这是原始佛教的黑历史,很少有人知道,可不像现在的佛教不杀生那么仁慈,所以里面黑法很多,这些横死人的器官是绝佳的阴物,古巴大师怎么会放过这种机会,当时有很多这种黑法加持出来的阴物,后来随着上座部佛教的流行,这些黑法阴物被认为是残忍的象征,大多都被集中销毁了,流传到现在几乎没有了,我没跟黄老板开玩笑,这人眼琥珀品相这么好,黑市能卖到将近一千万泰铢,一出手绝对有很多黑衣阿赞哄抢。”

    我被杜勇渊博的知识折服了,什么原始佛教、上座部佛教听的我头都是大的,我朝黄伟民看了一眼,这家伙双眼都放光了,我立即提醒道:“黄老邪,别忘了这东西把李娇害成了那样,你可别动歪心思。”

    黄伟民盯着人眼琥珀咽唾沫,好像压根没听进我的话,只听他颤声道:“一千万泰铢,两百万人民币啊我在泰国奋斗了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赚钱衣锦还乡嘛,眼下这么好的机会。”

    我暗叫不好,这小子被金钱蒙了眼,像是把李娇等着救命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