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 佛牌作坊-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49章 佛牌作坊

    黄伟民立即说:“这哪是有点道理,是很有道理好吗,本来就应该是这么管理啊,现在做什么都讲究效应,以前老猫用人盯着每座寺庙太费劲了,这一套已经过时了,现在可是信息时代,我的办法才是最新的!”

    沈梦问:“要是百来家寺庙同时出现问题呢,那该怎么办,三五个人能反应过来?”

    我插话说:“沈小姐,你觉得这有可能吗?这种事只存在理论上的可能,这假设太极端了,根本不会发生的。”

    沈梦讪笑道:“有理论的可能就说明还是有可能,要是真的发生了呢?”

    我说:“要是真的发生了只能说明你的管理方式就是狗屁,居然让百来家寺庙一起出问题。”

    沈梦被我说的脸色很难看,红一阵白一阵的,我心里顿时一阵暗爽,叫你阴我。

    沈梦瞪着我说:“罗老师,你这嘴可真贱啊。”

    黄伟民打圆场道:“沈小姐,罗老师这人说话就是这么直接,你不要生气,不过他说的也没错,怎么可能百来家寺庙同时出问题嘛。”

    沈梦喘着气说:“看来谈生意还是黄老板有能力,跟这花斑虎没法谈,黄老板,我采纳你的建议,会尽快把寺庙里的监控装上,我的人手不够,这法子确实很好。”

    黄伟民满意的点点头说:“只要沈小姐配合这事情就好办多了,我相信我们的合作会很愉快,好了,接下来说说那批琥珀阴料吧,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找到是迟早的,我就主要跟你谈谈找到后该怎么分吧。”

    沈梦说:“这个不用商量了,孙老板已经提过了,要是找到了销售出去了,你们占三成。”

    我忍不住咳嗽了一声,黄伟民一下站起来了说:“哪有这样的,说好了是合作,那就应该公平,五五分才公平,为什么我们才占三成?”

    沈梦冷着脸说:“这个没商量,我说三成就三成!”

    黄伟民有些生气了,不过他还是保持了冷静,露着生意人特有的狡猾笑容说:“沈小姐,你把我们当什么人了,手下还是什么?要知道孙先生在泰国还要靠我们。”

    沈梦哼了一声,打断道:“黄老板,别忘了现在是什么形势,你可别忘了谁是主,我们刚才谈的合作是建立在寺庙出问题的情况上,现在可没有一家寺庙出问题,我说话还是管用的,找你们合作是孙老板的意思,他答应跟你们合作是防范于未然,未雨绸缪,不是说我真的没有人!只要现在一声令下,这些人还是愿意卖命的,不信你可以试试!”

    黄伟民哆嗦了下,显然被唬住了,坐下后就不说话了。

    其实沈梦说的没有错,这次的合作本来就挺微妙的,主要也是为了防止发生变故,照目前的形势来看,沈梦的势力确实比我们要强。

    或许是看到我们脸色不对劲了,沈梦迟疑了下做出让步了,说:“最多四成,要是还不满意,那我们的合作告吹,就这样!”

    说完她就把双手往胸前一叉,侧过了脸去,这是没商量的余地了。

    黄伟民看向我,征询我的意见,我想了想说:“四成就四成吧,东西都还没找到,更没卖出去,我们就在这里谈分成,说出去都让人家笑话。”

    沈梦回头看了我一眼,说:“那就这么定了,合同什么的就不签了,我相信罗老师你也不敢骗我。”

    黄伟民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能听我的意见了。

    谈完以后沈梦带我们去了寺庙后面的一个小作坊,小作坊里有个高温冶炼炉,这是用来烧制金属佛牌的,作坊里摆着几张桌子,桌子上堆满了各种佛牌的模具,以及用来压制外壳和编码的液压压膜机。

    沈梦拿起多手必打的模具说:“到时候你把材料拿过来就行,我让人给你压出来就行,但必须抹去编码和师傅的名字,免得给我惹麻烦。”

    我点头说没问题。

    事情谈完后沈梦跟我们一起离开了寺庙,我和黄伟民打道回府了,路上黄伟民说:“其实我觉得还可以在跟她谈谈,五五分也不是不可能,你这么快答应干什么,现在分明是我们占上风了,如果不是他们的寺庙已经出现了问题,她会这么爽快答应跟我们合作吗?分明就是心虚了嘛。”

    我苦笑道:“你就知足吧,现如今东西都还没下落,就想着分成有什么意义?分到九成又能怎么样,要是到时候找不到,又或者找到了已经被老猫毁了、用了呢?我们主要是别让沈梦找我们麻烦就行。”

    黄伟民说:“难怪阿添说你不是做生意的料了,这种事当然要先谈妥啊,亲兄弟都要明算账,更何况我们跟他们压根没什么关系,纯属是利益驱使的合作,关系非常不牢靠啊,要是不先谈妥万一将来发生纠结更麻烦,你又不是没见过亲兄弟为了利益打的头破血流的事。”

    我的头都大了,说:“好了别说了,把我送到店里后把车借给我,我要用车。”

    黄伟民问:“干什么?不会还想去也拉府吧?”

    我白眼道:“我要去找材料做佛牌,我要的材料黑市估计都没得卖,得自己去偏远山区找,有车子方便点。”

    黄伟民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不吭声了。

    把我送到店里后,我让黄伟民去通知韩飞出来,我要带他一起去。

    在等韩飞出来期间我给方瑶打了个电话,打听了一个人的下落。

    韩飞出来后我们便出发了,路上韩飞问要去找什么动物灵制作必打佛,我说:“我不是要自己去找动物灵,我是要去找个人。”

    “找人?不是说要找动物灵入佛牌吗?”韩飞纳闷道。

    我说:“你误会了,灵性强的动物很不好找,像这样的动物大多要经过长年的修炼才有灵性,是可遇不可求的,就这么盲目的去找根本找不到,动物灵属于山精一类,只要接触这些山精的法师手上才有适合的材料,找他们可比直接找动物灵快多了。”

    韩飞点头说:“原来是这样,那我们要找哪个法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