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0章 刺猬山精-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50章 刺猬山精

    我开着车目视前方,沉声道:“古巴孔敬,他是专门制作山精类阴物的法师,记得当初我武汉的店刚开起来,跟方中华的女儿方瑶闹矛盾,她专门用了古巴孔敬的树精来害我,相当厉害,差点把我弄死了,不管是树精还是动物灵,古巴孔敬都很拿手,找他是最合适的选择,我跟方瑶打听到地址了,咱们这就过去找他。”

    韩飞颇为吃惊,赶紧拿出笔记本一边记录一边说:“没想到植物也能成精。”

    我问:“这其实印证了咱们中国的一句老话,知道是哪句吗阿飞?”

    韩飞激灵道:“我知道知道,是那句、是那句什么来着对,万物皆有灵性!”

    我笑道:“没错,你的悟性很高一点就透了,未来你要学习的还很多,慢慢来。”

    韩飞又问:“对了师父,为什么泰国法师的称呼都不一样,有些叫阿赞、有些叫古巴,还有的叫鲁士呢?”

    韩飞就像个有着十万个为什么的小学生,他努力学习的样子让我想起了当初的自己,我将自己知道的事无巨细都告诉了他。

    经过几个小时的驱车我们来到了武里喃府,古巴孔敬就在武里喃府万骨县的深山里,幸亏有了方瑶的指点,否则山区那么大,天知道要找多久才能找到古巴孔敬。

    古巴孔敬的住在深山的一个瀑布边上,驻地搭在一棵硕大无比的参天大树上,这棵大树有上千年的历史,树干粗的需要十来人合围。

    听说和看到完全是两回事,我和韩飞到的时候被看到的一幕震撼了,只见这棵大树的巨大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一眼都望不到树顶,树冠上的树叶就像一把巨大的伞,把天都给遮蔽了,树根已经裸露出了地表,错综复杂的交织着,这棵大树看着就像电影阿凡达里的神树似的。

    大树上还打入了一根根木桩,木桩以螺旋的方式延伸向上,形成了楼梯,可以爬上去。

    我和韩飞踩着木桩往上,越走越心惊,这要是脚下打滑随时有可能摔下去,不死也要残疾,好在木桩楼梯每走一段距离就会有一根横生的树干,可以坐上去休息调整,我们就这样往树顶上过去。

    等到达树顶的时候才发现竟然花了个把小时,这棵树到底有多高简直难以想象。

    树顶上的空气很好,还能俯瞰到整座山以及山下的县城全貌,在树顶横生着一根巨大的树干,形成了一座天桥,树干天桥的另一头连接着山石,一个小山洞就凿在那,山洞口还立着两尊阴神,这两尊雕像虽然是人形,但背上长着一对翅膀,身上缠满了树藤,还长着獠牙,看着非常恐怖。

    韩飞吓的直哆嗦:“这个古巴孔敬怎么住这么高,门口立的是什么玩意,这么吓人。”

    我打趣道:“高人自然要住在高处了,门口这两尊是是山精阴神。”

    我不敢贸然踏上树干天桥,只好隔着叫门,很快一个身披破烂袍子,光着黝黑皮肤,浑身都是山精纹刺的家伙缓步走了出来,此人应该就是古巴孔敬了。

    古巴孔敬目光如炬的扫视我们,有些不高兴的问:“你们是谁,闯入我的驻地干什么?”

    我赶紧报上了方家的名号。

    古巴孔敬听说是方家人后表情略有缓和,侧身示意我们进洞,我和韩飞小心翼翼的踏过天桥进了洞府,里面黑漆漆一片,只有一盏微弱的烛火,等熟悉了黑暗之后我们都被吓了一条,只见里面陈列了大量稀奇古怪的山精干尸,有的像是人和蛇的结合体,有的是长成胎儿模样的果实,真是让人打开眼界。

    盘坐下来后古巴孔敬问了方家找他有什么事,我这才详细说明了来意。

    古巴孔敬得知我们是方家的朋友,这次过来是想请动物灵阴物就询问我们具体想干什么,我说明了情况,古巴孔敬没有过多的追问,只是找我们要三万泰铢,说是材料费,然后就让我们等着他要出门给我们准备材料。

    我和韩飞在洞里等了两个小时左右,古巴孔敬才带着一小块黑漆漆的材料回来了,这块材料上有些颗粒小肉刺,闻起来很臭,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捏在手上有点橡胶的感觉,我多嘴问是什么东西。

    古巴孔敬说:“这是一只胎死腹中的刺猬胎儿,放在我这有十几个年头了,经过我不断的加持已经变成了不可多得的山精材料,可用来入灵制作佛牌,能庇佑主人刀枪不入不说,还能在无形中伤害对主人动手的人,只要把这块山精材料磨成粉,在融入一些阴料,加持经咒就能发挥作用,很适合你的这个拳手事主。”

    我高兴不已,连忙拜谢古巴孔敬,刺猬山精确实非常合适,刺猬浑身长满硬刺,一旦遇到危险就会用硬刺保护自己,与此同时敌人也会被硬刺扎的受伤,攻守兼备,在加上多手必打的作用,确实很适合阿笛,不过我仍是有些担心,问:“古巴孔敬,这刺猬山精会不会对事主造成反噬,因为这事主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孩子,我怕他扛不住。”

    古巴孔敬说:“反噬当然有,不过只要你们事后带着事主和佛牌回来,我会帮忙化解,不会出事。”

    我感激不已连忙道谢。

    古巴孔敬说:“不用太客气,我跟方老板是多年的朋友,我看在方老板的面子上才做这笔生意,我跟方老板合作了很长时间,对他介绍的人信得过,对了阿赞罗,我已经很长时间没见方老板来泰国了,他最近怎么样?”

    我只好把方中华的遭遇简单说了下,古巴孔敬表示了遗憾,让我有机会给方中华转达他的问候。

    告辞古巴孔敬后我们马上驱车回到曼谷,先是找了个僻静处,将刺猬山精阴料处理成粉末,融入一些温和的阴料,然后带着阴料就前往廊曼的寺庙,准备被材料压制成佛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