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不孕不育-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58章 不孕不育

    皮治康面对李中磊的质问不为所动,只告诉他两个字“世仇”,这让他很抓狂。

    我听的头皮发麻,皮治康心机如此之深,让人毛骨悚然,他设下一个连环局,一步步有计划的折磨李中磊,从感情、事业、身体、心理等全方位去打击李中磊,实在太可怕了。

    韩飞环顾店铺说:“既然你现在好好的在这里开店,就说明事情后来解决了?”

    李中磊点点头说:“也不知道我运气好还是怎么回事,那天回来后第二天就听说皮治康突然暴毙死了,因为我上门找他吵过架,警方怀疑我杀了人,不过警方查来查去也找不到真凭实据,最后还尸检出皮治康是突发心脏病死的,把我扣押了几天就给放了,我就这样没事了,那件事也结束了。”

    我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说:“这确实太巧了,我觉得这不是简单的巧合。”

    李中磊默默地说:“其实我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应该是泰妹自杀前找阿赞师傅弄死了皮治康,算是弥补自己陷害我的过失吧。”

    我点点头,觉得应该就是这么回事了。

    韩飞说:“既然泰妹和皮治康都提到了世仇,也就是说这事跟父辈、乃至爷辈的仇有关,李老板,你有没有。”

    李中磊截口说:“当然有了,我给我妈打去了电话,结果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原来皮治康的父亲当年是个白事先生,也就是江湖道士,在六七十年代那个动荡时局的时候属于牛鬼神蛇,经常挨批斗,被戴红袖章的抓住吊在树上活活拿武装带抽死了,还扒光了暴尸了三天,家里人都不敢去收拾怕被牵连,尸体后来都被野狗啃食,皮治康的父亲死的非常惨,皮治康的母亲还被人指指点点,最后羞愤自尽了,只有七八岁的皮治康下落不明,所有人都对这事讳莫如深三缄其口,我也是质问了很久,又告诉我妈皮治康怎么整我的,我妈才哭诉着告诉了我当年的情况。”

    听完这故事后我也懂这个世仇是怎么回事了,那个带头对付皮治康父亲的人显然就是李中磊的父亲了,这可是杀父之仇,不,皮治康母亲后来的自杀也是受到这件事的影响,可以算是灭门之仇,难怪皮治康要这么折磨李中磊了。

    皮治康当年失踪后经历过什么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那么小肯定吃尽了苦头,这也是他报复李中磊的原因之一,至于他后来怎么来的泰国,又怎么发家致富成了华侨商人,已经没法去追溯了。

    韩飞挠挠头说:“李老板,你说了这么一大堆,好像还没说到主题上啊。”

    李中磊说:“别急,这就要说主题了,皮治康死后我摆脱了他的控制,生意也走上了正轨,越做越大,两年后我在一个华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一个泰国女人,比我小六岁,我们交往了一段时间,觉得比较谈得来就结婚了,然后就过上了平淡的生活,因为我们的年纪不小了,很想要个孩子,可惜我老婆一直怀不上,即便怀上了也很容易滑胎,可去医院检查我们夫妻的身体又都很健康,怎么回事阿赞罗应该也猜到了吧?”

    “你是说受那个泰妹未出生的胎灵影响?”我拧眉道。

    “自打我对泰国的邪门事有了解后就知道怎么回事了,除了这个原因还能是哪个原因?”李中磊苦笑道:“报应,真是报应啊,早知道会这样那晚我就不会下这么狠脚了,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啊。”

    韩飞若有所思说:“这就是你铺垫这么多说泰妹故事的原因。”

    李中磊无奈道:“是啊,要是不说清楚你们去查肯定浪费时间,还不如我自己说清楚,能给你们省事,这样你们就能直接动手做事了,不是更快吗?”

    我说:“要是我接的活都能像李老板这样,那我确实能省事不少。”

    李中磊说:“阿赞罗,你说这事邪门不邪门,那胎灵偏偏不害我,就要害我断子绝孙,我倒宁愿他来害我,唉。”

    我说:“阴灵的想法人是没法捉摸的。”

    李中磊说:“后来我请法师来看,不是请到假法师救是能力不够,都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我和我老婆都很正常没有受感染,可要是继续这么下去我们夫妇非被折磨死不可,阿赞罗,你该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到底有没有解决办法啊?我都已经四十出头了,我老婆也都三十四五了,都成高龄产妇了,要是还不能有孩子我们李家可就真断子绝孙了啊。”

    我想了想说:“你老婆现在在哪?”

    李中磊看了看时间说:“本来一直在店里帮忙的,不过你来的不是时候,她每天要去中泰通语言培训学校学习,还有半个小时才回来,阿赞罗,你这是。”

    我说:“你们夫妇这种情况明显是被这胎灵缠上了,那些商业法师查不出来很正常,有些胎灵能力弱,气场不强,即便是有一定能力的法师也未必能查出来,这样吧,等你老婆回来,我给你们夫妇好好查一查,用老挝通灵法门应该能查到。”

    “什么法门?”李中磊好奇道。

    我说:“老挝通灵法门,一种可以感应到灵体的古老法门,咒法承袭自十三世纪老挝南掌王国的宫廷法师独家法门。”

    李中磊打断道:“这些专业术语我不太懂,总之阿赞罗你能帮我解决问题就行,多少钱你开个价。”

    我摇头说:“不要钱,我说过了我登门是因为缘分,我这是在积福报。”

    李中磊连忙“打”了自己一巴掌,笑说:“我说错话了,阿赞罗悟法得道,法力高强、超凡脱俗,我说给钱未免是看不起阿赞罗了,请不要跟我这种市侩人一般见识。”

    韩飞哼笑道:“我看你这拍马屁的功夫也是超凡脱俗,我师父都没出手,你怎么就知道他法力高强了,拍马屁也要看情况,哪有这么睁眼说瞎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