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疯癫阿赞-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62章 疯癫阿赞

    我看了诗丽一眼,她好像已经听出了什么,正呆呆的看着丈夫李中磊,既然如此我索性说:“李老板,有些事再瞒下去对你们夫妇没有好处,不利于解决问题,你一直守着这个小秘密,对你来说也是一种无形的压力,说破无毒,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泰妹也已经死了这么久,我相信你老婆就算再怎么生气也不至于把现在的生活毁了。”

    “可是。”李中磊还是很犹豫。

    诗丽看看我又看看李中磊,用问:“老公,阿赞罗刚才说什么流产的胎儿?”

    李中磊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跪在地上,颤声道:“诗丽,你听我说。”

    李中磊将自己无意中导致泰妹流产的事说了,诗丽越听越生气,最后扑上去就张口咬住了李中磊的脖子,就跟吸血僵尸似的,把我和韩飞都吓一跳,李中磊疼的在那嗷嗷叫,不住的求饶。

    韩飞目瞪口呆道:“难怪人家都说宁得罪小人也不要得罪人女人,女人发起狠来太吓人了。”

    只见李中磊的脖子都被咬出了血来,我这才说:“李太太,差不多行了。”

    诗丽这才松了嘴,抹了一把嘴角的血,咬牙说:“李,没想到你这么坏,不仅害了人家母子,现在还连累我不能生孩子,都是你害的!”

    李中磊在地上跪行到诗丽边上,抱着她的腿哽咽道:“老婆,我也不想这样啊,都是我那个老乡把我给害了,那晚我喝了酒,脑子都是迷糊的,又被泰妹给气了,所以才犯了错,我要是知道就不会。”

    我赶紧打断道:“李太太,有些事是注定的,虽然李先生有错,但你仔细想想,如果不是发生这样的事,他跟泰妹都已经在一起了,你也不可能成为你丈夫了,凡是都有因果关系,你说对不对?”

    诗丽听我这么一说表情缓和了不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掩面抽泣了起来。

    我把李中磊扶了起来,安慰道:“应该没事了,让她哭一会就好了。”

    李中磊紧紧握着我的手说:“谢谢你了阿赞罗,这事其实在我心里憋了很久了,说出来后心里舒服多了。”

    我示意李中磊过去陪在老婆身边,李中磊过去拘谨的坐下,说起了两人相识、相知、相爱的一些小事,诗丽突然扑到他怀里痛哭,惹的他也咧嘴哭了起来,两人就这么搂在一起哭了好一会。

    等两人平静下来后,诗丽问我现在该怎么办,我指了指贴着金箔的小干尸说:“得先找到加持这地童古曼的疯癫阿赞,想办法化解了,才能进行下一步,否则受到这地童古曼的影响,很难查出你为什么不孕和滑胎的原因。”

    诗丽当即表示可以带我们前往,那个疯癫阿赞在那个洞里住了一段时间,应该还没有离开。

    李中磊开车送我们到了郊区的一座小山附近,我们四人徒步上山,时不时能遇到从上山下来的人,很快我们就找到了那个疯癫阿赞修行的地方,只见前面有一片林子,深入林子能看到树上挂满了祈福的红布,在林子后面靠山的地方有个形状不规则的半圆山洞,洞口跪了大概有十几个信徒,在等待疯癫阿赞的召唤。

    韩飞说:“罗哥,你觉得这个阿赞靠谱吗?一般法力高强的阿赞都很少露面,哪有像这样大张旗鼓的?”

    我环顾四周说:“其实这里还算隐蔽,要不是有人来来往往,还很难发现这有个山洞,靠谱靠谱不好说,不过他能加持地童古曼就很不简单,可能有隐情吧。”

    诗丽插话说:“阿赞罗说的没错,我听人说本来这个疯癫阿赞躲在山洞里一直没人发现,是因为有人寻短见来树林里上吊,结果被这疯癫阿赞发现了,把他救下来了,还问他为什么自杀,这人说自己做生意失败,欠了一大笔债,这辈子都还不完,疯癫阿赞哈哈大笑说这根本不算事,然后就制作了供奉物,让他拿回家按照要求供着,这人将信将疑,不过还是按要求做了,结果没多久他就转运发财了,不仅把债务还清了,还成了村里的富翁,有人觉得好奇就跟他打听,这人是个大嘴巴,喝点酒什么都说了,于是来这求供奉物的百姓越来越多,疯癫阿赞也不拒绝,就是脾气古怪了点。”

    听诗丽这么介绍我还真对这个疯癫阿赞产生了好奇心,决定要好好会会他。

    我们来到了山洞口朝里张望了下,这山洞里面一片漆黑,有一股潮湿的风刮出来,好像还挺深的。

    “罗哥,咱们是不是也要排队?”韩飞问。

    “排个屁,浪费时间,直接进去,我不信他能把我吃了!”说完我就径直朝山洞进去,韩飞以及李中磊夫妇紧随其后。

    不过我们还没进洞跪在那的百姓有人不乐意了,说我们插队,还说我们这么莽撞的进去会得罪疯癫阿赞,他要是生气了不给大家施法,我们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我并不搭理他们继续往里走,但李中磊和诗丽有些害怕了,李中磊为难道:“阿赞罗,你们是同行你不怕得罪疯癫阿赞,我和我老婆就算了吧,万一他要是发疯我们可没本事对抗。”

    我打断道:“行了,你们留在洞口等,有消息了我在通知你们,阿飞,你要进来吗?”

    韩飞白着李中磊哼道:“我可是罗哥你的助手,当然了,我才不怕什么疯癫阿赞呢。”

    我拍拍韩飞的肩膀,然后跟他一起深入了山洞,这山洞又黑又潮湿,还都是枯叶淤泥和碎石,洞顶上还时不时飞下蝙蝠,能吓人一跳,这地方很不适合修行,没想到居然有阿赞在这种地方修行,我也是纳闷了。

    走了好一阵子我们总算看到了火光,只见那疯癫阿赞披头散发、破衣烂衫的盘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身边点着一盏油灯,一个信徒就跪在他的面前,虔诚的低着头,疯癫阿赞将手按在信徒的头上,嘴里念念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