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 死人牙齿-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63章 死人牙齿

    我和韩飞停下了脚步,猫到一块石头后面看着,由于山洞里很昏暗,疯癫阿赞又披头散发看不到样貌,加之烛火的映衬,显得很神秘。

    在一番施法后疯癫阿赞给了信徒一块自己制作的佛牌,让他回去好好供奉,然后就转过身侧躺了下来,信徒连忙拜谢,捧着佛牌往外走。

    等信徒走到这边来的时候,我给韩飞使了个眼色,韩飞会意从背后一把捂住信徒的嘴巴,把他拖了过来。

    我从信徒手上拿过佛牌端详了下,这是一块粉料压膜出来的佛牌,图案是泰国比较流行的正神泽度金,有辟邪、助正财运、避小人、助事业等等功效。

    我想起了诗丽这尊地童古曼的情况,将佛牌翻过来看了看,发现背面竟然镶着几颗发黄的牙齿,我顿时皱起了眉头,不用说也知道这几颗牙齿属于死人的了,用死人牙齿入料比较少见,大多都是这人在死前带着极大的怨气,只有这样的死人牙齿才有入料的价值,因为人有怨气通常会咬牙,死的不甘心,所以这种牙齿是阴料,属于怨骨的一种,一旦进行供奉,怨气变会过到供奉者身上,让供奉者做出疯狂的事情来。

    我瞪着大石头的疯癫阿赞气愤不已,心说这阿赞可一点都不疯,套路清晰的很,都是用正神做掩护,在暗中加入重阴料,从而达到害人的目的,我就不明白了,这些普通的百姓包括诗丽,跟他有什么仇,他要这么做?

    韩飞一边控制着信徒一边凑过来问:“什么情况?”

    我简单说明了情况,韩飞说:“这个疯癫阿赞也太邪门了吧,为什么要这么干?”

    我无法解释疯癫阿赞为什么要这么干,闭眼心中默念了咒法,然后直接将这佛牌扔在地上踩烂,那信徒瞪大了双眼,好像失去了至宝似的痛苦,我示意韩飞先把信徒带出去,让李中磊当翻译,详细解释解释,听不听是信徒自己的事了。

    韩飞点点头就捂着信徒的嘴,把他往外拖去了。

    我深吸了口气从石头后面走出来,走到大石头前,疯癫阿赞听到了动静,可能以为是别的信徒又进来了,背对着我扬了扬手,示意我爬上大石头在他面前跪下,等着施法。

    我冷哼了声不为所动,疯癫阿赞立即不高兴了,猛地扭头看我,头发一甩,烛火摇曳,我一下看到了他的样子,顿时震惊的我张大了嘴巴,失声叫道:“阿赞湿!”

    妈的,我做梦都没想到这个疯癫阿赞会是阿赞湿!

    阿赞湿也认出了我来,吃惊道:“怎么是你?”

    我回过了神,大概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干了,冷笑道:“没想到百姓嘴里的疯癫阿赞会是泰国当红的新一代鬼王阿赞湿啊,你怎么变成这鬼样子了,住在这么潮湿的山洞里,不人不鬼的,还被人叫疯癫阿赞。”

    阿赞湿瞪着我说:“我们并不是太熟,你来干什么?快给我滚开,别打扰我做事!”

    我沉声道:“对不起,恕我不能如你愿,因为我也是来做事的。”

    阿赞湿皱眉道:“你来做什么事?”

    我说:“我有个顾客在你这请了一尊南平妈妈,不过里头却是一尊地童古曼,搞的她被缠上了,所以我才来找你化解。”

    阿赞湿听我这么说突然露出了兴奋笑容,激动的问:“那女人被地童古曼缠死了没有,快告诉我她的死状,是不是死的很惨,死的很血腥啊,哈哈哈。”

    我一阵头皮发麻,居然盼着人家死的血腥和惨,好像只有死的越惨越血腥他就越兴奋,真是个变态,我说:“诗丽女士福报深厚,地童古曼缠着她并没把她怎么样,就是有点小疲惫罢了,还好得很,你的愿望怕是要落空了。”

    阿赞湿诡笑道:“那又怎么样,只是时间问题而已,相信你也化解不开,所以才来找我吧,哈哈。”

    我恨的牙根痒痒说:“你个疯子,为什么要这么干?”

    阿赞湿笑的更大声了,笑声在空旷的山洞里回荡,听着很瘆人,他说:“好玩,哈哈哈。”

    “好玩?”我哼道:“就算不说我也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干了,你这明显是染了艾滋后报复社会!你这是自作自受!”

    阿赞湿收了笑容,狠狠道:“我警告你不要多管闲事,不要觉得有方家给你撑腰就可以肆无忌惮,我知道方老板已经出事了,他女儿在我这根本没有面子,而且我跟方家的合作也中断了一阵子了,我完全不会顾及他们的感受,聪明的就给我滚出去,不然我不客气了!”

    老实说我还有点忌惮阿赞湿,毕竟他的能力很强,不仅能加持地童古曼,还是所谓的泰国新一代的鬼王,但我也没必要怕他,因为我已经不是刚认识他时候的罗辉了,我现在也是个能力不弱的阿赞,想要轻易对付我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只是现在我没必要跟他起冲突,一来我还是个新手,对斗法没什么经验,但阿赞湿却是个常年跟人斗法的主,经验丰富,就算我的咒法在他之上,也可能会输在经验上,跟他斗我输的可能性很大,斗法一输结果可能就是死了二来诗丽身上的地童古曼还要靠他化解,跟他冲突起来这事就泡汤了,所以无论从哪方面考虑,我都不该跟他起冲突,还好我知道他这人的秉性,秉性这东西就是狗改不了吃屎。

    想到这里我马上挤出笑容说:“阿赞湿啊你先别动怒嘛,你身为泰国新一代鬼王气度不凡,一直以来我都很尊敬你,你法力高强,跟你斗我不是找死吗?希望你理解我的难处,我也只是混口饭吃,顾客那么巧被你的地童古曼缠上了,你行行好给解了呗,只要你给解了我立马就滚了,不会碍你的眼啊。”

    阿赞湿哈哈大笑说:“你以为我还会吃你这一套嘛,我不傻!我干的活绝不会还去解,你少做梦了,既然你一定要留在这里,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阿赞湿就要跳下大石头动手对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