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黑狗血和公鸡血-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66章 黑狗血和公鸡血

    等两人情绪稳定下来后李中磊关门打烊,我们来到后面的板房,板房里堆满了各种干货,俨然就是个仓库了,不过里面还摆着吃饭桌和一张木床。

    我让李中磊夫妇依次躺到床上去,我用经咒给他们做了检测,但并没有发现他们体内有异常的怨气存在,不过在我用经咒做检测的时候,意外感应到板房里存在阴气场。

    我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这间板房以前是宿舍,是李中磊和泰妹住的地方,泰妹就是在这里被李中磊打的流产,说通俗点这里就是个案发现场,胎儿怨气残留在这里形成了一个气场,人要是常年生活在这里肯定会受到影响。

    我问:“李老板,有个**问题想请教,你们造小人的时候是在哪里?”

    李中磊颇为尴尬:“这事跟我们不孕不育有关系吗?”

    我点点头。

    李中磊指了指木床说:“就在这里啊,你也去过我家了,我家离这里有点远,店又经营的比较晚,回去开车耗油,泰国的治安又差,所以有时候为了省钱和安全着想我们夫妇都懒得回家了,直接在这里留宿,仔细算算一年到头起码有十个月都在店里吃睡,咱们中国人吃苦耐劳,这条街上做生意的很多华人都是这样的。”

    我接着问:“当时泰妹出血流产是不是也在这间板房里?”

    李中磊挠挠头,看了老婆诗丽一眼,诗丽气呼呼的很不高兴,我问:“是还是不是?”

    李中磊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我说:“这就对了,那个流产胎儿的怨气就聚在这间板房里,导致这里形成了一个气场,干扰了你们怀孕。”

    李中磊吃惊不已,紧张的环顾板房嘀咕道:“还有这种事?”

    我解释道:“环境对人的影响有时候是很大的,我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有些屋子里很潮湿,会让人很不舒服,时间住长了容易得风湿病,这是湿气所致,怨气也是相同的道理,那胎儿是受到你的伤害才死的,有没出生见到这个世界的怨气,你们夫妇想在这里造小人,也会得上相应的病症,所以就不孕不育。”

    李中磊咽了口唾沫说:“那就是说我们回家造小人就行了?”

    我说:“理论上可以这么说。”

    李中磊愣道:“早知道这么简单,我们就换个地方回家造了。”

    我说:“但就算你们回家造小人成功了,也未必能成功孕育孩子。”

    诗丽好奇道:“阿赞罗,这是什么意思。”

    韩飞已经懂我的意思了,说:“很简单啊,受精卵变成胎儿还有个过程,你们不可能不做生意吧,你们每天都呆在店里,在板房里吃喝拉撒,受精卵受到这个气场影响,很难变成胎儿长大,所以经常滑胎啊,就算成功躲过了滑胎,也容易变成畸形的,这就是你们为什么又是不孕不育又是滑胎的原因了。”

    我向韩飞投去了赞许的目光,这小子的悟性够可以的,比我差不到哪去。

    诗丽突然跪在了我们面前,哽咽道:“阿赞罗,你可要帮帮我们啊。”

    李中磊见老婆跪下来了,也只好跪下说:“是啊阿赞罗,我都这把年纪了,要是还没有孩子,可就断子绝孙了啊,你可得帮帮我们啊。”

    我将两人扶起说:“我会尽力的。”

    我让两人先出去了,然后原地环顾了下板房,韩飞问:“罗哥,你打算怎么驱除这里的气场?”

    我皱眉道:“阿赞峰教我的法门里并没有针对化解气场的,他教的都是直接针对阴灵的,而怨气场跟阴灵很不一样,对人的伤害是慢性的,就像慢性中毒,所以老李请的法师都在他们夫妇身上查不到什么,怨气场就像空气又或者说是一种无形的磁场,看不见摸不着,但又实实在在存在,老实说我还没有太好的办法化解,看来这个活的难点就在于此,阿赞峰就是想考验我怎么解决超出能力范围之外的活!”

    “这可真是棘手啊。”韩飞急的直挠头。

    我忽然想起了一个人说:“对了,兴许有个人知道怎么化解!”

    韩飞问:“谁啊?”

    我说:“前段时间我在北京解决方家的事的时候认识了一个风水大师,气场的理论正是通过他才知晓的,他叫彭顺友。”

    韩飞说:“找人帮忙算不算作弊?”

    我想了想说:“应该不算,如果利用人脉关系去解决问题也算作弊的话,那就太局限了。”

    说着我就从手机里翻出老彭的号码打了过去,老彭听到我的声音很高兴,嘘寒问暖,问我什么时候再去北京他要弥补上次没好好款待我的遗憾,我跟他客套了两句就切入了主题。

    老彭说:“这事其实很简单,一个连胚胎都算不上的胎灵能力有限,而且这事都不算阴灵不散,只算是胎儿死前留下了怨气改变那间屋子的气场,你去弄点黑狗血、公鸡血什么的,把屋里的各个角落都泼上,这两样血都是大阳之物,能综合阴气场,使得整个气场变的正常起来,问题就解决了,就像屋里有病毒喷点84消毒液一样的道理。”

    我高兴道:“真是谢谢你了老彭,你可帮我大忙了。”

    老彭笑说:“举手之劳罢了。”

    跟老彭又寒暄了几句我才挂了电话,然后把李中磊给请了进来,让他想办法去弄黑狗血和公鸡血,李中磊说他跟餐馆都很熟,要是餐馆弄不到他可以到村落里去弄,很容易。

    我们在店铺里等着了,诗丽得知我们要干什么后把板房里的货物都清理出来,腾空了板房,大概一个多小时后李中磊带着两**子血回来了,我们将血洒满了板房这事就算搞定了。

    李中磊看着到处都是血的办法皱眉头,说:“阿赞罗,这也太血腥了吧,墙上地上都是血,我怎么吃饭睡觉啊,虽然这里不会有外人来,但也怕万一啊,万一被人看到还以为我在这里杀了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