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 走向张狂-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67章 走向张狂

    李中磊这才松了口气。

    韩飞挖苦道:“事实上你确实在这里杀了人,五十多天的胎儿不算是人吗?你这人真有意思,是要孩子重要还是看着血腥重要?”

    李中磊挤出笑说:“这不是阿赞罗说的嘛,环境很重要,我和我老婆要是看着这些血迹造小人哪还有心情啊,本来我办那事的时间就不长,要是心里毛毛的估计时间更短了,怀孕几率不是更低了吗?”

    我和韩飞忍俊不禁。

    该做的我们都做了也该走了,总不能留在这里等他们夫妇造小人吧,这个活要看到效果需要很长时间。

    李中磊夫妇对我们十分感激,在我们临走的时候还打包了很多腊味干货,算是报答我们,我们也没跟他客气,拎着大包小包的腊味干货离开。

    路上韩飞感慨:“没想到这事泼点血就解决了,也太容易了。”

    我沉声说:“关键是对症下药,你仔细想想,如果不是我体质比较阴看到了缠着诗丽的地童古曼,以为仅仅只是个流产胎灵那可能要吃大亏,如果不是认识风水师老彭,我还像只无头苍蝇似的乱撞,这件事就没那么容易解决了。”

    韩飞点头说:“这倒也对,复杂的问题只有找到了破解之法才会变的简单。”

    我们正打算把大包小包的腊味干货拿到黄伟民的店里,让李娇储存起来,以后可以慢慢吃,只是这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接起来一听是阿良打来的。

    阿良问:“阿赞罗,你现在有时间来我这一趟吗?”

    听阿良的语气十分凝重,好像出什么事了,我忙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阿良说:“倒是没出什么事,只是我觉得阿笛有点不对劲,这两天他电话里说不清楚,你最好能来一趟。”

    我只好答应了下来,既然这样我就把腊味干货直接带过去送给阿良了,他帮我看着阿笛也辛苦了。

    我们来到阿良的诊所,发现他已经焦急的等在门口了,看到我他立即迎了上来,说:“你可算来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紧张道。

    阿良一边把我们往屋里请一边说起了情况,自从我给阿笛请了那块多手必打阴牌供奉后,阿笛就十分认真的进行供奉,在加上阿良帮他研究对手,教他巩固基础拳法,阿笛在上拳台后几乎没费多大劲就把对手给打倒了。

    阿良还详细的描述了阿笛在拳台上的表现,对手击中他就像是击到了刺上,疼的缩手,阿笛却感受不到任何疼痛,利用这个优势,他三两下就把对手给打倒了。

    阿笛知道是佛牌起了效果很兴奋,一下就放松了自己,还嫌弃阿良教的没什么用,自己现在就像是刀枪不入了,任何人打中他就像是打在了针刺上,既然这佛牌这么管用,还练什么拳法,还研究对手干什么,简直就是浪费时间,于是阿笛开始四处去泰国的地下黑市拳挑战各路高手,还跨级别挑战成年人,糟糕的是对方都让他打倒了,阿笛越发的膨胀,迷信佛牌的力量,完全荒废了练拳,还当着台下观众和赌徒的面,霸气十足指名道姓的说要挑战拳王旺猜,这让他名声大噪,被观众和赌徒奉为黑市小拳王,这事已经传到了旺猜的耳朵里,旺猜可能是出于架子,又或者觉得阿笛是个小屁孩,还没搭理他,但已经派人来关注阿笛了。”

    韩飞不解道:“阿笛这么快就引起旺猜的关注是好事啊,他最终的目的不也是这个吗,只要能在拳台上打倒旺猜,在把当年的真相说出来,阿笛和小香就报了父亲的仇了。”

    阿良急道:“话是这么说不错,可是。”

    我知道阿良在担心什么了,因为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有点担心了,我说:“阿良,你是在担心阿笛越发的膨胀,已经把初心给忘了,以为自己有多手必打佛牌护身,刀枪不入,不会有危险,他要的已经不仅仅只是给父亲讨回公道了,而是觉得自己可以走上正式的拳台,成为受泰国民众敬仰的新一代泰拳王?”

    阿良点头说:“是啊,我就是在担心这个,最近阿笛风头正盛,吸引了很多幕后庄家的注意,甚至想邀请他为自己公司打拳,还提供了不菲的酬劳想跟他签约,幸好都被小香拒绝了,我感觉再这么下去,阿笛会迷失自己啊。”

    我的心往下沉去,虽然只是动物灵,但对阿笛这样的孩子来说灵力还是太强了,他已经被阴物蛊惑的控制不住自己走向了张狂,照这么下去确实太危险了!

    我紧张道:“阿笛现在在哪?”

    阿良说:“就在铁路边的那个废弃铁皮屋里,他这段时间四处挑战黑市高手,赚了不少钱,把那里给租下来作为自己的训练场了,还有不少的孩子过来找他学拳,他还向每个孩子的父母收钱呢,收的还不少。”

    我马上带着韩飞赶过去,阿良也关闭了诊所跟过来。

    韩飞说:“这小屁孩怎么一下就变这样了,自己都没多大还收徒弟了。”

    我皱眉说:“没想到古巴孔敬制作的刺猬阴料这么强,我还以为动物灵对阿笛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这么看来阿笛已经被蛊惑的迷失了自己了,不行,要赶紧阻止他!”

    韩飞拽住了我说:“罗哥,要是阻止了他那你前期做的一切都白费了,这活也完不成了啊。”

    我沉声道:“管不了那么多了,阿笛还是个孩子,如果就这么让他走向张狂迟早出事,要是因为我的考核害死了阿笛,那这考核就失去了意义,什么事都不如人命重要!”

    韩飞点头认同了我的看法。

    我们匆匆来到铁路旁的铁皮屋,发现屋子周围有不少人都猫在那,透过墙缝看里面的状况,屋里时不时传出惨叫的动静,听的人头皮都麻了。

    我们三人来到铁门前,铁门紧闭着,我垂向了铁门大喊着阿笛,阿笛听到我的声音,这才让人把铁门打开了,当铁门打开的时候我看到了让人震惊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