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最后的诉求-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69章 最后的诉求

    阿良无奈道:“我明白阿赞罗你做了该做的了,其实我找小香谈过了,希望她可以劝弟弟放弃,但结果小香竟然支持阿笛去挑战旺猜。”

    小香有这样的决定我一点不意外,这毕竟是杀父之仇,她之所以沦落红灯区受尽磨难都是旺猜造成的,她背负着仇恨带大弟弟,为的就是能看到弟弟站在拳台上,有朝一日能看到弟弟打倒旺猜为父亲报仇,她一个女人做不了什么,但弟弟迟早会变成男人,她将报仇的希望寄托在了弟弟身上,哪怕弟弟经常被对手打的断手断脚她都没有改变想法,就可以看出她对报仇的执念有多强了,要是换了别的姐姐,也许因为心疼弟弟宁愿放弃报仇了。

    我意识到这个活真正的用意了,我犯了一个错误,审题不清楚,其实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是小香而不是阿笛!

    事到如今骑虎难下了,我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

    我示意韩飞离开,韩飞不解道:“罗哥,难道我们就这样不管了吗?”

    我叹息道:“现在只有等这场拳赛开始,看看在这个过程中还有什么办法能补救了。”

    我将阿良招呼了过来,提醒他要是这场拳赛真的成形通知我,阿良无奈的答应了。

    回到店里,黄伟民看我垂头丧气打趣道:“怎么像是打了败仗的战士?”

    我没心情跟黄伟民扯淡,只想回宿舍躺着好好反省,总结出师考验这几个活的教训,尼亚的活、吉田英夫的活、班尼的活、李中磊的活、以及阿笛的活,每一个活都让我受益匪浅,我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有取舍、变通、仁慈和残酷等等,我很感谢阿赞峰给我出的考核,与其说这是阿赞峰给我出的考验,还不如说这是一次洗涤心灵的旅程。

    我无力的走向楼上,黄伟民叫住我说:“罗老师,你搞什么啊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我跟你说话呢,邋遢侦探说你电话打不通都打到我这来了,他说你拜托他的事已经做到了,人现在就在他那,让你过去呢,到底是什么人啊搞的这么神秘,还要让邋遢侦探帮你请?”

    我掏出手机看了下,原来没电了。

    既然龙婆甩孔来了,我只好去见一见他了。

    我独自前往了张英杰那,在他杂乱的办公室里见到了龙婆甩孔,龙婆甩孔闭着眼睛盘坐在破旧的沙发上。

    张英杰回里屋关上了门,把空间留给了我们。

    我盘坐在龙婆甩孔面前,行礼后说:“不好意思大师,大老远让你来一趟。”

    龙婆甩孔摆摆手说:“不必客气,是我当时没想太多,我所在的地方你不方便前往,我亲自来也应该,何况你的朋友十分客气,对我照顾有加,闲话我不多说了,麻烦你把头伸过来,我要先了解了解情况。”

    我把头伸了过去,龙婆甩孔将手按在了我的天灵盖上念起了经咒,整个过程持续了有将近十分钟后他才松开了手,释然道:“我什么都不用做了,恭喜你。”

    我诧异道:“恭喜我什么?”

    龙婆甩孔说:“原本我以为这阴灵对你不利,没想到它跟你融合的很好,因为你经常做好事积福报,所以阴灵的戾气在无形中被你化解了不少,现在它跟你共存在一具肉身里,即便不去化解你也不会有事了。”

    我吃惊不已,一直苦苦寻找的破解之法没想到就是自身行善,兜兜转转回到原地,真正的化解办法居然这么简单!

    龙婆甩孔说:“很多师傅都会把阴灵入在佛牌里,让阴灵得到人的供奉,让阴灵为人做事,让阴灵积福报脱胎换骨进入轮回,这孕妇灵寄生在你体内也是相同的道理,它把你当成了佛牌,心安理得呆在你的身体里,让你拥有超阴体质,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事物,它协助你做事,而你做的事大多是在救人,你积了福报它也能分享到,所以它的戾气越来越少,最后还能跟你和平共存,我想用不了多久它就能积到可以进入轮回的福报,到时候它自己就离开了,难走这不是值得恭喜的事吗?当然了,如果你利用它赋予你的超阴体质去做一些为非作歹的事,它的戾气也会越来越重,最后把你给彻底吞噬掉,其实是你自己救了自己。”

    龙婆甩孔的一席话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人不能做坏事!

    只是我有点不解:“大师,既然你说它跟我共存了,那为什么它还会蛊惑我迷失心智,让我做出过激举动,甚至还托梦给我?”

    龙婆甩孔笑说:“这个很正常,它毕竟是阴灵,外泄的阴气导致你迷失心智不是它的本意,它托梦给你说明了一切,以前你没有这种反应是它还不信任你,能托梦耳报就说明它开始信任你了,就像一些请了佛牌的人一样,阴灵跟供奉者他心通,就会耳报托梦给供奉者,然后去完成供奉者的需求,而你体内的孕妇灵因为怨气过大,想要彻底让它跟你共存,你需要化解她怨气的由来,这是她最后的诉求。”

    我点头说:“也就是说我体内的孕妇灵托梦给我,是想让我帮它完成最后的诉求?”

    龙婆甩孔说:“没错。”

    我说:“只是这个梦很不完整,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整个梦都是它坐在小河边等着什么,如此反复,如果她有诉求为什么不托梦说的清楚点呢?”

    张英杰这时候出来拿办公桌上的香烟,他抽出一颗点上,调头要回去,但他好像憋不住了,停下脚步回头说:“我说罗辉,看你平时智商也挺高的,怎么现在脑子转不过来?这个道理很简单啊,你体内的孕妇灵才刚开始信任你,才刚刚有了跟你共存的意思,就是说它跟你的他心通还不完整,所以你才做残缺的梦啊,我相信未来你这个梦会越来越频繁,内容也会越来越多,你慢慢就会知道它的诉求是什么了,急什么等着吧,这就像两个人谈恋爱,要经过互相的试探,一点点了解对方,才能最终走进婚姻的殿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