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1章 悬殊拳赛-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71章 悬殊拳赛

    一栋百来年的鬼屋想想都让人起鸡皮疙瘩,马杰拉又是谁,让我去鬼屋找他是什么意思,这家伙是人还是鬼?!

    听娜塔雅介绍完李娇露出惊恐神色,担心道:“罗哥,你绿屋这么吓人,你要去干嘛?”

    我苦笑说:“没办法,这是阿赞峰的考核任务。”

    李娇说:“该不是让你解决屋里的鬼吧?”

    我头疼不已:“不清楚,就算真是对付绿屋里的百年阴灵也没办法啊,算了,别瞎猜了,去看看就知道了,走了阿娇。”

    李娇叫住了我:“等等罗哥,你一个人去鬼屋太危险了,不如等阿飞来了一起去吧?”

    我知道李娇关心我,但韩飞这小子胆子也不大,把他带去没准还麻烦,于是我给拒绝了,不过在我出门的时候一辆摩托车在店门口停了下来,骑车的是个留平头的小矮瘦子,看着就像十几岁的小孩,感觉都没长开,但他的眼神十分睿智,韩飞就坐在后座上。

    韩飞跨下摩托问:“罗哥,你这是要去哪?”

    我纳闷道:“李娇说你出去没多久,怎么又回来了?”

    小矮瘦子将摩托车熄火,过来客气的行礼:“萨瓦迪卡阿赞罗,一直听阿飞说他师父驱邪很厉害,总算见到真人了,荣幸之至。”

    我瞟了韩飞一眼,这小子怎么把我的事到处乱说。

    韩飞尴尬的挠挠头,我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这小子准是吹牛的时候提起我有多厉害,以在朋友跟前有面子,这种事我以前也干了不少,倒也理解,于是客气的回了个礼说:“你就是阿满了吧,我这小徒弟阿飞承蒙你的照顾了。”

    阿满摆摆手说:“不客气阿赞罗,我从小就在泰国长大,国内一次也没去过,我和阿飞比较谈的来,我带他领略泰国风光,他跟我讲国内的事,我们算是互相学习吧。”

    我欣慰的点点头,阿满为人谦虚,懂得谦虚的人人品也差不到哪去,韩飞跟他混在一起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韩飞这才想起了什么,从兜里掏出一张折叠的纸递给我说:“刚才在集市的公厕边看到的,就顺手给撕下来了。”

    我打开一看,是一张制作粗糙的海报,抠图技术很差,只见上面是阿笛和旺猜光膀子的照片,两人的照片中间印着血迹式样的vs,边上还印着好多显眼的泰文,“黑市史上最值得一看的对决”、“小拳王和大拳王悬殊一战”、“生死决斗”,地址居然在曼谷著名的鲁比尼拳击场,日期是五天后的晚上七点,正好就是我做任务的最后一天!

    我吁了口气,看来这一战不可避免了。

    韩飞说:“罗哥,我看集市上到处都贴满了这种海报,许多人都议论纷纷了,恐怕现在整个曼谷的人都知道了,旺猜接受了阿笛的挑战了,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也不怕大人打小孩胜之不武。”

    我说:“是阿笛主动挑战的,不应战别人会传旺猜连个小孩都怕,有损名誉,相比之下应战是更好的选择,不奇怪,先不管这事了,还有五天他们才开打,目前最重要的是要顾好我自己的事。”

    韩飞点点头问:“对了罗哥,你这是要去哪呢?”

    我只好告诉他我要去大城府拍海县干活了,但当着阿满的面,我没有说去鬼屋的事,韩飞立即说要一同前往,没办法我只能带他一起去了。

    车子被黄伟民开走了,我决定坐大巴去大城府,但韩飞让我等等,然后跟阿满嘀咕了几句,阿满就把摩托车钥匙给了他,韩飞冲我做了个ok的手势。

    眼下大巴的班次还说不准,我不想在耽搁时间了,坐摩托过去也不慢,而且摩托穿街走巷的更方便,于是戴上头盔就坐到了后座上。

    韩飞发动摩托就飚了出去,只不过他开的摇摇晃晃让人心惊胆战,我担心道:“我说你到底会不会开啊?”

    韩飞颤声道:“刚刚跟阿满才学会,罗哥,你别跟我说话了,快开导航,路怎么走。”

    我心惊不已居然才刚学会,连驾照都没有,不过现在骑虎难下了,只好拿出手机给他导航。

    好在韩飞很快就骑稳了,我松了口气,按照导航的指路经过三个来小时我们总算有惊无险的到达了绿屋。

    当摩托在绿屋前停下的时候,韩飞立即被看到的一幕吓到了,咽着唾沫问:“罗哥,你没搞错地点吧,这地方怎么大白天都阴森森的。”

    我从摩托上跨下,揉了揉屁股,这一路被摩托颠的都麻了,抬头一看,确实让人毛骨悚然。

    只见附近杂草丛生毫无人烟,很是荒凉,一栋破败的古泰式二层小楼立在那,绿屋是木制结构的,绿漆早剥落的,整栋建筑是一种灰褐色的,绿屋的叫法名不副实了,周围的几棵大树叶子都掉光了,光秃秃的树枝就像魔鬼的爪子似的,地上和屋顶都是枯叶,屋顶上还站满了一排聒噪的老鸦。

    虽然眼下入冬了,但对泰国这个热带城市来说四季如春,没有明显的四季之分,可到了这里我仿佛一下进入了冬季,到处都是凋零衰败的迹象。

    韩飞嘀咕道:“这是什么鬼地方?”

    我介绍说是泰国著名的鬼屋,叫绿屋,里面有个死了百年的阴灵,曾是拍海县的县长。

    韩飞顿觉毛骨悚然,问:“阿赞峰师公这是让你来抓百年阴灵?”

    我摇头说:“不清楚,不过线索上提到了一个叫马杰拉的人,但这个百年阴灵不叫马杰拉,叫什么我也给忘了,听黄老板店里的店员说叫什么坤彼。”

    韩飞环顾四周说:“这地方鸟不拉屎,附近连个人影都没有,上哪去找这个叫马杰拉的,难道也是死在屋里的阴灵?”

    韩飞正说着我忽然发现从屋后面出来了两个人,这两人搬着一口箱子,身上还背着大包小包,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我赶紧是示意韩飞看,韩飞小声问:“是人是鬼?”

    我白眼道:“人家有影子的,当然是人了。”

    说着我便朝那边过去,打算问问这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