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2章 无良剧组-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72章 无良剧组

    等我走近了才发现两人居然是华人,因为是华人的缘故,大家倍感亲切,对我们也没什么隐瞒,我问什么他们全都告诉我了。

    两人是国内来的剧组工作人员,一个叫阿涛,是个道具师一个叫阿明,是个灯光师,两人是跟随剧组一起来的,加上导演、摄像师以及其他工作人员,一共来了二十来人,来这主要是为了拍一部关于凶宅的恐怖电影。

    韩飞疑惑道:“国内凶宅多得是,你们怎么跑泰国来拍凶宅恐怖片了?”

    道具师阿涛索性坐到了箱子上,掏出烟点上,鄙夷的笑笑说:“小兄弟,你是圈外人不懂也正常。”

    韩飞好奇道:“什么意思?”

    灯光师阿明笑笑说:“表面上是来拍电影的,其实就是来旅游的,拍电影只不过是个幌子。”

    道具师阿涛哼笑说:“这剧组一个导演,个副导演,妈个比的,一个比一个流氓,十来个导演带着几个36的模特,名义上来拍恐怖片,实际上就是跑泰国来玩她们啊,这几个女模特初出茅庐,为了演电影能上位也是把自己卖了,还以为能上大银幕呢,就她们那搔首弄姿的举止也叫演技,我呸,以为自己个个都能成巩俐吧。”

    灯光师阿明说:“两位兄弟,你们是不知道这行的水有多深,这哪是拍电影剧组,简直就是个吃喝嫖赌的骗子团队,我们两个也算是老行尊了,可自打进了这个剧组,居然成了搬运工,这不导演让我们来搬落在这的拍摄器材,妈的,当我们是什么啊,我们可是服务过著名后宫电视剧传的老牌道具师和灯光师了。”

    道具师阿涛补充道:“就是,导演就是个骗子,先是骗一个不懂影视的作家以白菜价卖了作品,然后拿着作品去找制片人和出品人,利用这个作家的名气,骗了制片人和出品人,说要到泰国来拍一部3恐怖片,拿到了一千万投资,然后就来这边吃喝玩乐一段时间,等玩的差不多了,在随便到这里的凶宅拍拍敷衍了事,其实主要是拍那几个模特暴露的镜头,然后把剩下的钱一分就回国了,票房什么的他们根本就不管,反正损失的是出品方。”

    韩飞惊道:“还有这种事,难怪国内的恐怖片这么烂了,这电影叫什么能不能告诉我,我要留个心,免得凑巧看了眼睛长鸡眼。”

    灯光师阿明说:“这电影叫。”

    道具师阿涛似乎意识到说多了,咳嗽提醒了同伴,阿明这才闭口不提了。

    我也看出来了,这两人是满腹牢骚和怨言,他们是正儿八经的剧组工作人员,对现如今影视圈里的乱象也很无奈。

    两人开始继续抬箱子了,我好奇道:“电影拍完了吗?”

    道具师阿涛说:“拍个屁啊,拍了一半突然出事了,本来剧组有个烟火师的,但有些危险品不方便带过来,导演又懒得去出入境沟通,只能到泰国临时请一个了,没想到这烟火师到这凶宅里干了不到两场戏突然就发疯了,一直说屋里有鬼,还吓的从楼梯上摔下来,摔成了植物人,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们也没心思玩了,又听泰国人说这凶宅确实有鬼,都怕的要死,最后只得做出回国找间类似的凶宅补场景算了,为了坑出品方的钱把我们俩累的跟孙子似的,气死我了。”

    说着两人就抬走了箱子,我也不去管这破事了,跟我们又没关系,不过那个阿明在走到拐角处的时候突然说:“涛哥,我说咱们是不是去看看马杰拉,好歹也是同行,人家也是老实人,躺在医院里怪可怜的。”

    道具师阿涛说:“你操这份心干嘛,别去了,省的惹麻烦。”

    我和韩飞面面相觑,赶紧回头叫住了他们,询问他们马杰拉在哪家医院,两人莫名其妙,但还是告诉了我们。

    两人等到剧组的车走后,我和韩飞就打算先去医院看看马杰拉了,韩飞骑着摩托说:“罗哥,你说巧不巧,我们刚好今天来碰到了他们,要是在晚来一点剧组就撤走了,咱们就没头绪了。”

    我说:“你当出题目的都傻吗,就算剧组撤走了我们也能找到线索,剧组在这免费的鬼屋里拍戏肯定会留下痕迹,找一找肯定能找到,只不过现在碰到剧组的人省去了这个麻烦。”

    韩飞说:“说的也是,还好碰到了这两个同胞,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没想到国内影视圈这么乱,居然有这种方式坑钱的。”

    我笑说:“你还年轻,国内影视圈水深的很,前段时间阴阳合同的事难道你不知道吗?”

    韩飞感慨道:“这都什么事,唉。”

    我们一路风驰电掣来到了拍海县城,找到了马杰拉住院的医院,经过打听很快就找到了马杰拉的病房,我让韩飞买了一袋水果,然后才去了病房。

    马杰拉躺在病床上跟睡着了似的,一个眼睛红肿的女人正在给他擦身体,应该是马杰拉的妻子了。

    我们进去后马杰拉的妻子看到我们很愤怒,可能以为我们是中国剧组方的人,对我们大发雷霆,把我们往外赶,我们无辜的替这骗子剧组背了黑锅,很是无奈,幸好我能用泰语解释,加之身上有泰国的阴神纹身,马杰拉妻子才相信我们不是剧组的人,向我们道了歉,又向我们哭诉剧组的无良,剧组说是赔钱,结果投机取巧只赔了送医院来时候的医药费,再去酒店找人早就搬走了,也不知道搬去哪了,可能已经回中国了。

    马杰拉妻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的很心酸,她说她家也是穷苦人家,就只靠马杰拉在剧组工作维持生活,马杰拉是家里的顶梁柱,他成了植物人就跟天塌了似的,现在生活都没着落了,还要负担大笔医药费。

    我和韩飞越听越生气,觉得脸面无光,毕竟我们也是中国人,这剧组都是些什么人,简直把中国人的脸都丢光了。

    生气归生气,这事确实也没辙。

    我看向了病床上的马杰拉,如果有办法能让他醒来,就能让这家人摆脱困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