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4章 变态游戏-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74章 变态游戏

    根据张英杰提供的线索我潜入酒店,躲过监控探头溜进客房部,找来一套服务员的制服换上,然后才来到了剧组所在的楼层,按响了导演房间的门铃。

    很快一个扎着马尾穿着浴袍的男人把门打开了一道缝,用英语询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是客房服务,男人摇摇头说不需要,我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把他一推就闯进去,顺势把门一关。

    等我关好门回头朝房间里一看,顿感不妙,脑子嗡嗡作响,靠在门上都不敢动了,只见房间里昏黄一片,到处都点着蜡烛,房间的各个角落里都有搂在一起的男女,男男女女起码有五六对,男的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浑身上下赤条条的,露着大腹便便走样的身材,女的打扮怪异,有的穿猫女郎服,有的穿空姐制服,有的穿警察制服,手中拿着手铐,有的穿镶铆钉的皮制比基尼,手中还拿着鞭子、蜡烛,在墙角里还假设着**!

    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反应过来了,遇上剧组这些人玩变态游戏了!

    这些人也被我突然闯进来镇住了,都没反应过来,像是石化了一样盯着我。

    那扎马尾的男人回过神了,惊叫道:“你是谁?!”

    这些人也反应过来了,面露怒色瞪着我。

    本来我以为房间里只有导演在,闯进来治住导演就行,然后用些手段威胁他给马杰拉出医药费,谁曾想房间里竟然这么多人,搞的我顿时懵逼手足无措了,脑子一片空白,根本就想不到对策应对这种局面。

    要说一对一这些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根本不是我对手,但现在他们这么多人,任凭我法力再强也没办法,正所谓乱拳打死老师傅,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我心中叫苦不迭,这情况说是说不清楚了,早知道就不这么莽撞了,我下意识的手背在身后去拧门把手,在这些人彻底反应过来前,打开门拔腿就冲了出去!

    就在我冲出去的瞬间房间里就传出了大叫声,那些人反应过来了,我回头看去,扎马尾的男人率先追了出赖,那几个男人也想追出来,幸好他们都光着身子,只是跑到门口又缩了回去,只是探头观望,大喊把我抓住。

    马尾男紧追不舍,还拿拖鞋扔我,我闪身躲开了拖鞋,正打算从安全楼梯跑下去,谁知道楼道门突然打开了进来了一个人,我都没看清楚,就跟人家撞了个满怀,双双倒地。

    等我爬起来跟这人打了个照面,居然是那个道具师阿涛。

    阿涛估计也看我脸熟,露着吃惊表情指着我:“你、你、你是。”

    马尾男在身后大喊:“阿涛,给我抓住他,他不是客房服务员!”

    阿涛回过神将我扑倒,死死压住我,这家伙的臂力惊人,估计平时没少抬道具,压的我竟然脱不开身,马尾男也跑来了,反手将我手给拧了,扇了我一巴掌,骂道:“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居然冒充服务员!”

    这时候那几个男人也套上衣服追来了,我心中叫苦,这下算是跑不了了,只能束手就擒不再挣扎了。

    阿涛说:“崔导,这家伙我认识,是中国同胞,白天我去搬落下的道具时候见过这家伙,我还以为是去绿屋探险的游客,还和阿明跟他扯了会淡,没想到又出现在我们住的酒店里了,看起来是有目的啊。”

    马尾男问:“你们两个混蛋跟他扯什么了,他怎么跑到酒店里找我们了?幸好副导和女演员都在我房间里探讨剧本和演技,要是我一个人在非吃大亏不可!”

    阿涛悄然看了我一眼,面露难色,支支吾吾说不出来,我知道他不敢说,这马尾男崔导明显是这个剧组的头头,阿涛要是把跟我的聊天内容说了,非受到惩罚不可,像他这种道具师进不了这些导演们的圈子,只是本本分分的做分内工作,满肚牢骚不说拿的钱也不多,其实跟马杰拉差不多。

    反正我是自身难保了,这会反倒冷静了下来,索性做做好事了,哼道:“他告诉我你们剧组在凶宅里拍戏出了事,好像是撞到鬼了,所以我就偷偷跟踪了他的车,找到了你们剧组,冒充客房服务员,想跟你们谈谈生意。”

    阿涛忙附和道:“是啊,我看是同胞觉得亲切,就随口扯了两句,没有说什么啊,谁知道他居然跟踪我和阿明。”

    阿涛说完就松了口气,看了我一眼,露出了感激的神色。

    马尾男很怀疑,瞪着我说:“你是什么人?做生意,我们有什么生意可做的?”

    我说:“掀开我的袖子。”

    马尾男蹲下来掀开了我的袖子,看到了我的阴神纹身,我说:“其实我不是中国人是个泰国华侨,还是个修法的黑衣阿赞,听说绿屋里死过人闹鬼凶得很,所以我和同伴想过去看看有什么阴料可以找来制作佛牌,没想到碰到了你们的人,于是跟他们聊了两句,跟着我就改变了主意,我一直听说中国剧组比较有钱,加上你们在绿屋里撞鬼出了事,我心想剧组人多,要是都请块我的佛牌,那我还不发财了,还去绿屋找什么阴料?因为你们包了一层楼,酒店方不让人进来,没办法我才偷了服务员的衣服混进来,想跟导演您好好谈谈生意,你开门后我急切的想进去跟你私下谈,所以莽撞了,唉,没想到看到你们、看到你们在那谈切磋演技啊。”

    这番说辞我也是临时才想到的,要不是这个阿涛突然出现,我还想不到这个主意,对他我也很感激,没想到做个顺水人情就化解了危局,不过到底能不能脱身还要看这导演的态度了。

    马尾男眼珠转了转,将信将疑道:“什么黑衣阿赞,什么阴料?”

    这时候有个副导说:“崔导,你可能不太了解泰国啊,阿赞是泰国的法师,就跟咱们中国的道士差不多,听说还有白衣和黑衣之分,白衣阿赞修的是正路子,黑衣阿赞专门修邪门的黑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