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 狗奴-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81章 狗奴

    我再次感应到了坤彼塔克戴着金属狗项圈求救的画面,只不过这次我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虚无黑暗中,想看看那几双红眼会不会再次出现,因为我意识到那几双红眼很可能是事情的关键!

    还算幸运,那几双红眼很快就出现了,由于做好了心理准备,当几双红眼出现的时候我并没有慌乱,没想到这么一来真的有了发现,我看清了黑暗中一共有六双红眼,而且我可以肯定是人的眼睛了!

    我还想看的仔细些的时候这些红眼却消失了,看来坤彼塔克只传出这么点信息了,我只好作罢了。

    在化解了马杰拉身上的怨气后我把这一发现告诉了韩飞。

    听我这么说韩飞看向了铁盒里的照片,脸上浮现出激动表情。

    我知道他想到了什么,说:“咱俩应该想到了一块,我感应到的红眼和控制白衣阴灵坤彼塔克的是照片上的这几个女人!”

    韩飞点头说:“应该错不了了,这几个女人是坤彼塔克不同时期的老婆,马杰拉的曾祖父母之所以认为坤彼塔克只有一个老婆,那是因为前面的这几个老婆都已经不存在了,或者说已经死了!”

    我补充道:“能控制阴灵的只有两种,一种是法师,一种是阴灵!”

    韩飞说:“对!从照片上这几个女人的表情和肢体动作来看,她们并不乐意跟坤彼塔克拍照,说明她们不喜欢坤彼塔克,是被强迫拍照的,这又能说明坤彼塔克一定对她们做了什么,让她们对他很反感心怀怨气,我们可以往深了推测,假设这几个女人都是被坤彼塔克谋杀死的,所以就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了,她们死后变成怨气深重的阴灵,在坤彼塔克死后她们联合起来困住坤彼塔克,这是阴灵对阴灵的报复!”

    我若有所思点着头,韩飞的假设跟我感应到的画面是成立的,这很可能不是假设,而是真实发生过!

    我说:“假设你的推测成立,但这样一来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坤彼塔克有过这么多个老婆,他老婆一个接一个的消失,难道就没人产生过怀疑?”

    韩飞激动道:“罗哥你忘了吗,照片上的女人都是被强迫拍照的,但她们又没反抗,这说明什么问题你没发现吗?”

    经过韩飞这么一提醒,我恍然大悟:“奴,他这几个老婆就像马杰拉曾祖母一样,也是佣人,在当时那个年代奴隶是社会最底层的,她们的死完全可以找借口说病死了又或者别的什么原因,谁也不会去关注一个奴隶的死活!”

    韩飞说:“没错,就是这样!”

    我感觉已经找到了打开绿屋秘密的钥匙了,所有的线索都汇聚到了一起,相互佐证了我们的推测,那个时代的奴隶跟狗没什么区别,甚至连狗都不如,坤彼塔克一定残暴的对待过这几个女人,把她们当成狗来使唤,所以在他死后被这几个女阴灵用狗项圈困住无法投胎,这是一种以牙还牙的报复!

    想到这里我说:“走,我们现在就去绿屋后面的花房!”

    韩飞疑惑道:“去绿屋后面的花房干什么?”

    我沉声道:“因为这几个女阴灵可能就死在那里!”

    韩飞愣道:“罗哥,你怎么这么肯定?”

    我催促道:“一会在路上我告诉你。”

    韩飞只好作罢跟我一起跑出去,我们跨上摩托车朝绿屋飞驰过去,路上我把在花房里的发现告诉了他。

    韩飞吃惊不已,不过他明白我为什么没告诉他,他当时受了惊吓,我要是还把这情况告诉他等于又吓他一次,韩飞得知我的用心良苦后很感动。

    我心里有了底,等再次来到绿屋前的时候不在那么心惊胆战了,倒是韩飞有些心有余悸,我不想勉强他,问道:“阿飞,你还敢不敢进去,不敢就算了我一个人。”

    韩飞打断道:“罗哥你不要说了,自从我决定干这行开始就已经意识到迟早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只是第一次面临的时候多少有些害怕,但我不会退缩的,有了第一次以后才不会那么害怕,要是过不了这关我干脆别干这行了,你不是也说过,你也是被这么吓着吓着才习惯的吗?”

    我对韩飞的态度十分赞赏,冲他含笑点点头以示表扬,说:“那好,我们一起进去,灭魔刀还要不要?”

    韩飞尴尬的说:“还是算了,你的灭魔刀好像对我不起作用,估计你长期带着它,它已经认你做主人了,别人拿了根本不好使,就像狗一样只对主人忠诚呸呸呸,我说错话了,怎么能把圣僧加持过经咒的刀形容成狗,刀兄,有怪莫怪啊,我只是一时失口冒犯了你。”

    韩飞对着我腰间的灭魔刀行礼道歉,弄的我有些想笑。

    我们俩回过神凝望着夜色下的绿屋,彼此对视了眼才携手进了绿屋,我们目标明确,直奔绿屋后面的花房过去。

    韩飞小声问:“罗哥,你说缠着花房的藤蔓会动,有没有那么邪门啊?”

    我白眼道:“怎么,你不相信?”

    韩飞摇头说:“不是不相信,只是觉得太离奇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确实没办法相。”

    韩飞话没说完就愣住了,只见他张着嘴巴,呆呆看着花房屋顶,艰难咽下唾沫后才把“信”字说了出来。

    我知道他已经看到了,于是朝花房屋顶看去,只见藤蔓在花房屋顶诡异的蠕爬,爬成了一张人脸的模样,这一次藤蔓绕成的人脸是一张愤怒的脸,在这样的环境下看着让人毛骨悚然。

    韩飞颤声道:“罗哥,它是不是在警告我们?”

    我吁了口气说:“或许吧,我们三番两次的过来打扰,阴灵愤怒了也很正常。”

    韩飞吓的往我身后躲了下,小声问:“那、那我们该怎么办?”

    我说:“难道因为阴灵警告就不进去了?不进去怎么知道真相,又怎么解决问题?”

    韩飞说:“不是啊,我的意思是咱们进了花房后怎么办,要做些什么,想好后在进去稳妥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