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 鬼藤-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82章 鬼藤

    韩飞说的不无道理,我想了想说:“植物本来就是生命体,是生命体就会有魂魄,阿赞峰教过我,人和动物的灵体大多汇聚在脑门和天灵盖上,这也是为什么泰国很多的经咒作用于人的时候都是用手先按住脑门和天灵盖,比如我感应时候用的经咒是按在脑门上,鲁士师傅的灌顶是按在头顶的天灵盖上,而植物的魂魄是聚在根上的,那几个女阴灵多半是附在这藤蔓的根上了,所以我们进花房后要找藤蔓的根茎所在!”

    韩飞说:“原来是这么回事,受教了,不过这环境我没办法做笔记,就先不做了,等事情解决了在记录下来吧。”

    我端着蜡烛朝花房过去,韩飞又拽住了我问:“罗哥,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啊,咱们就这么进去吗?”

    我不耐烦道:“你胆子还真是小啊,该不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吧?对付这种被阴灵附身的植物我可以的,放心,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韩飞嘟囔道:“第一次来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结果我还是被吓晕了。”

    我失笑道:“你呀,要不要拿根裤腰带把你栓我腰上?”

    韩飞尴尬的笑笑说:“那倒不用了,不过这次你别一声不吭就突然跑开了啊。”

    我只好答应了。

    进了花房后我们不去想别的了,专心去找藤蔓的根茎,这藤蔓爬的到处都是,杂草都长进了花房,加之环境又黑暗,不是太好找,好在这花房不大,也就十几二十平米,只要认真寻找还是能找到的。

    我们提心吊胆的找了十来分钟后终于在花房的角落里找到了根茎,当我们看到根茎的时候都吃了一惊,原来这藤蔓植物并不是一株的,而是六株藤蔓根茎并排,只不过发芽后互相纠缠交织到了一起!

    韩飞说:“这下更没跑了,六株藤蔓六个女人,只不过张开后纠缠到了一起!”

    我正想对韩飞的看法表示肯定,忽然发现在烛火的映衬下,花房的玻璃墙面上映衬出了藤蔓的影子,藤蔓在诡异的爬动,朝地上一看,地上的藤蔓也在活动,并且在朝我们延伸过来。

    “啊,它们过来了!”韩飞发现后吓的一下抱住了我。

    “瞧你胆小的样子,有我呢。”我皱了下眉头把韩飞给推开,然后拔出灭魔刀在手上,把延伸过来的藤蔓斩断了几根,藤蔓顿时就像被斩断尾巴的壁虎似的在地上蠕动,向后缩了回去。

    韩飞吃惊道:“你看我说的没错吧,只有你用的时候它才管用。”

    我也没法解释这个是什么原理,这时候整间花房里面以及屋顶外面的藤蔓全都蠕动了起来,就像掀起了波浪,看上去很诡异,连我也产生了畏惧心理,跟韩飞不住的后退。

    韩飞哆嗦道:“罗哥这下该怎么办,它们好像发怒了啊,它们要是一起缠过来,你这一把灭魔刀也砍不过来了。”

    我的脑子飞速转动,很快就想到了办法,正所谓擒贼先擒王,阴灵附在藤蔓的根茎上,依托藤蔓制造威胁,我要是砍断藤蔓跟根茎的联系,它们就翻不起多大浪来了,想到这里我扒下了衣服,露出满身的纹身,退到六株藤蔓根茎边上,将刀架在了根茎上,用泰语说:“我是什么身份你们应该很清楚,这把刀可是能斩杀邪灵的灭魔刀,有法师的经咒加持,要是我一刀砍下去,保准能斩断你们跟根茎的联系,到时候痛苦的是你们,要是想跟我作对尽管试试,如果你们乖乖听话,兴许我还可以超度你们进入轮回,不至于沦落再次受苦!”

    说完后我环顾四周,藤蔓依旧在疯狂蠕动。

    韩飞颤声问:“罗哥你跟它们说什么了,怎么没反应?”

    我没有作声只是紧张的关注着藤蔓的变化,藤蔓虽然还在蠕动,但我发现它们没有朝我们延伸过来了,又等了一会后藤蔓渐渐平息了蠕动,恢复成了原先一动不动的样子,好像根本就没动过一样。

    韩飞松了口气说:“管用了。”

    我收回了灭魔刀,示意韩飞跟我一起把这六株藤蔓根茎边上的土给扒开,尽量不要伤到根茎。

    我们一起动手把土层扒开了,很快下面的骸骨就出现了,我们早料到了所以并不意外,韩飞找来废弃在花房里的工具往深了挖,不断有骸骨被发掘出来,我按照人体骨骼的排列,将这些骸骨大概的拼出来,没多久就拼成了六副骸骨!

    韩飞还在往下挖,都快挖出了一个一米深的坑,很快他又有了发现,示意我过去看。

    我靠到坑边一看吃了一惊,只见在六株藤蔓根茎的下面居然有一口棺材,虽然已经陈旧腐烂了,但看上去仍非常精致,这是一口泰式的棺材,而藤蔓的根茎已经长进了棺材里!

    不用说也知道这口棺材里的死者是房主坤彼塔克了,只是他怎么会被埋在这几副骸骨的下面,让我不太明白。

    韩飞问:“罗哥,要不要开棺来看看?只是要开棺就必须将这藤蔓连根拔了,你怎么看?”

    我朝地上躺成一排的六副骸骨看了眼,又看了看遍布花房的藤蔓,深吸口气说:“既然已经挖到它们的骸骨了,这藤蔓留着也没用了,连根拔了吧,稍后我给它们超度下,相信它们也会明白我的用意,不会有问题的。”

    韩飞有些后怕迟迟不敢动手,没办法我只好自己跳进坑里,徒手把长进棺材里的根茎给连根拔了,那些藤蔓并没有因为这样而恼怒,看来它们明白我的想法了,这让我松了口气。

    拔掉藤蔓根茎后我和韩飞一起将棺材盖给推开了,只见棺材里躺着一具面目狰狞的干尸,干尸的身上还有六个明显的孔洞,是那六株藤蔓根茎留下的。

    韩飞轻抚了下手臂说:“毛骨悚然啊,照这情形来看,不是藤蔓长进了棺材,而是藤蔓从尸体身上长出来,然后破棺而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