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5章 球队的活-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85章 球队的活

    曼谷尊尼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但这个人名一定是个欧美人,我正琢磨着该怎么入手思绪一下被咣咣的砸门声打断了,只听黄伟民在门外大喊:“哈哈罗老师,听说你回来了啊,别像个女人似的躲在房里了,快出来,带你看好东西啊,哈哈哈。”

    听他这欢欣雀跃的语气,八成是发财了,我打开门不快道:“叫什么叫,叫魂啊,看把你美的,有什么好东西啊?”

    黄伟民一边把我往外拽一边说:“看了你就知道了,快点。”

    没办法我只好跟着他下楼又出了店,到了店门口一看,发现门口停着一辆崭新的丰田坦途皮卡。

    黄伟民拍拍车头,得意洋洋道:“怎么样,还不错吧?”

    我朝停在马路对面那辆二手丰田皇冠瞟了眼,跟黄伟民接触了这么久,对他我还是了解的,他那辆破车修了又修始终不换新车,他这抠门鬼绝不会在旧车还能开的情况下买辆新车,这车肯定不是他的,于是没好气道:“从哪借来的?”

    黄伟民瞪眼道:“靠,什么叫借来的,这车现在是我的了啊。”

    我吃惊不已:“你买的?”

    黄伟民摇头说:“也不是。”

    我讪笑道:“我就知道不是买的,那这车哪来的?”

    黄伟民清了清嗓子说:“别人送的!”

    这我就更不信了,一辆崭新的丰田坦途皮卡可不便宜,虽然泰国的价格比国内要便宜,但二三十万是磨不开的,谁这么大方送这么好的车给他?

    我问是谁送的,黄伟民揽着我的肩膀说:“沈梦那小妞啊,这两天你没在,我开着自己那辆破车几乎跑遍了泰国,帮她把所有的商业寺庙都装上了监控,还帮她把电脑调试好,不仅她坐在办公室里能看到寺庙里的情况,就连她的大老板孙炳奎也能远程监控到,他们对我大加赞扬,孙炳奎通过沈梦说我干的不错,要给我奖励,问我需要什么尽管开口,只要他承受的起一定满足,我心说这么大方那我就不客气了,想起连日来开那破车到处装监控,车子时不时抛锚,于是就说想要辆新车,方便以后对监控的维护,本来也被报希望,没想到孙炳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哈哈哈,这次真是没找错合伙人啊,够大方的。”

    黄伟民笑的合不拢嘴,还把手机递给我,让我给他和车子拍照,黄伟民在车边摆出各种老掉牙的pose。

    跟黄伟民兴高采烈不同,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我很清楚无功不受禄这个道理,装监控这个活黄伟民肯定赚了不少,沈梦不会不知道,居然还奖励一台车,这事没那么简单,分明是有目的的。

    我觉得最大的可能是沈梦想把我们发展成她的势力,送这么贵重的东西是想让我们更卖力的为她办事!

    我想了想说:“黄老邪,你就没想过人家为什么送这么贵重的车给你吗?你真的以为是奖励吗?”

    黄伟民不快道:“用不着给我泼冷水了,我又不傻当然知道他们是什么目的了,虽然孙炳奎目前控制了泰国的商业寺庙,但他们毕竟是外来户,在泰国没有实际的根基,还没站稳脚跟,光靠沈梦这个娘们根本玩不转,所以急需跟这边的地头蛇打交道,而我们正好就是这边的地头蛇啊。”

    我哼笑道:“你倒是挺明白的,那还收?万一沈梦那娘们要是让我们去干杀人放火的事,你怎么拒绝?”

    黄伟民说:“安啦,你这人怎么老是杞人忧天,我们也不傻怎么可能帮她去杀人放火,一台车而已,就当收点保护费啦,再说了你哪知道有钱人的想法,钱对有钱人来说只是数字,也许一台车在孙炳奎眼中就是一辆自行车罢了,早知道要更贵的东西了。”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车已经收了再叫黄伟民送回去是不可能了,也只能这样了,我抛开这事问:“对了黄老邪,你知道曼谷尊尼在什么地方吗?”

    “曼谷尊尼?”黄伟民想了想说:“这不是一个地名,是曼谷当地一家足球俱乐部的名字,好像是支乙级球队,全名应该叫曼谷尊尼fc足球俱乐部,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没好气道:“明知故问。”

    黄伟民讪笑道:“罗老师,这个跟我无关啊,应该是邋遢侦探给你出的难题。”

    我不想跟他纠缠这个问题了,问他俱乐部具体在什么位置,他说他也不清楚让我自己用手机导航,说罢他就掏出丰田皇冠的车钥匙扔给我:“那辆破车交给你了,以后你就开它去跑活吧。”

    说完他就吹着口哨朝店里走去,我恨的牙痒痒,这是把我当成垃圾桶了,怎么不把新车借给我开?不过话又说回来虽然是辆破车,但有车出门总归是要方便点的。

    我正打算上车去找这家足球俱乐部,韩飞却跟了出来问我去哪,我只好告诉了他实情,韩飞说我法力还没恢复,一个人出门万一遇上点事太危险,他要跟我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我没多说什么示意他上车。

    我发动车子开出去,让韩飞帮我导航俱乐部的地点。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驱车我们到了地方,没想到这俱乐部在曼谷郊外很偏僻的地方,这才晚上八点不到附近就看不到一个人影了,俱乐部的办公地点只是一栋长方形的两层小楼,就像棺材似的孤零零的横在那,房子还破败不堪,涂在楼身上的队徽标志都掉漆了,小楼前面有两块训练场,里面的草皮都快没了,就像得了癞痢头秃了似的,这办公地点和训练场看上去很萧条,说到底是乙级球队,经济条件差也能理解。

    我不禁想起了当初给武汉球员赵威请阴牌的事,没想到这次又扯上足球了,也不知道这次跟足球扯上关系是个什么活。

    韩飞问我线索上的名字叫什么,我说叫费尔南德斯,应该是个欧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