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外援染病-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86章 外援染病

    韩飞说这名字感觉像是拉美地区又或者葡萄牙、西班牙的人名,泰国球队里以泰国人为主,那就是说可能是个外援又或者外国主教练了。

    管他是外援还是主教练,先去打听打听吧。

    我们来到俱乐部的大门口,大门开着,大堂里亮着昏暗的灯,迎面的墙上就是泰英双语的队徽图案。

    大堂里有个保安坐在那打瞌睡,我们进来后把他惊醒了,质问我们有什么事。

    我说想找费尔南德斯。

    保安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问是不是球迷,我只好点了点头。

    这保安明显是在这地方没人说话,好不容易碰到个人,马上打开话匣把我们想知道和不想知道的全一股脑给说了,他说想找费尔南德斯要签名就去他的住处堵他,因为他不住在这里,这里是俱乐部的办公地点,以及普通泰国球员住宿吃饭的地方。

    保安还说曼谷尊尼队今年的成绩不错,如果打的好有可能升入甲级,这可是球队建队十五年以来的头一次,所以今年下半年的时候球队老板不惜砸锅卖铁花重金,从巴西请来了前锋外援费尔南德斯,为的就是加强锋线力量,巩固在积分榜上的排名,听说请这个外援花费了一百万欧元,都是俱乐部一年的运营费了,球队老板也是豁出去了,还给费尔南德斯安排在曼谷最好的楼房里住着。

    我看这保安说的起劲,又问他这外援来了后有帮上忙吗,保安生气的说帮个屁的忙,来了没打一两场比赛就在训练中受伤了,好像很严重一直上不了场,这可把球队老板急坏了,眼看球队名次不断下滑,联赛又只剩下最后三轮了,如果三场比赛不能全胜,球队根本升不上甲级,如果能升上甲级就会有额外的奖金收入,加上甲级球队的关注度高,门票卖的好,球队老板的投资就不会打水漂了。

    看来球队老板也是在赌博了。

    问了费尔南德斯具体住哪后我们也告辞了,出来后韩飞说:“一百万欧元在巴西请个外援,估计这巴西外援水平也不怎么样,不过踢泰国乙级联赛应该没什么问题。”

    我说:“他什么水平我才不管,但我知道了这活是怎么回事了。”

    韩飞点头说:“我也猜到了,这外援受伤了,需要我们帮他恢复伤势上场踢最后的三场比赛,帮助球队升到甲级,不过受伤这种事法术好像帮不上忙啊?”

    我笑说:“肯定没这么简单。”

    韩飞同意我的看法,说:“这伤可能跟邪门的事情有关,罗哥,这事咱们不应该直接找费尔南德斯啊,他是球队的明星球员,我们就这么去找他肯定见不到人,再说了他一个巴西人,就算见到他了也没法交流啊,既然这个活有人想到了请阿赞解决问题,说明是泰国当地人,费尔南德斯跟他有切实的利害关系,他才会急切的想治好费尔南德斯。”

    “应该是球队的老板。”说着我就调头回去询问保安球队老板在哪,保安说不太清楚,只知道老板是个开玻璃厂的老板,平时很少来俱乐部,但还是挺关注球队的,管理球队的主要是俱乐部的总经理碧拉,碧拉还是球队老板的女儿,做出引进巴西外援决定的就是碧拉。

    保安还说碧拉为球队操碎了心,为了更好的管理球队,她都把家搬到了这里来,专门在自己的办公室边上清理出了一个房间,整天都跟球队泡在一起,一旦球队有什么问题发生,都是她第一个出面解决问题的,就像球队的管家,她跟球员的关系很好。

    我和韩飞对视了一眼,没准就是个碧拉想要请阿赞了,于是我追问怎么样才能见到碧拉,哪知道保安一下就有了戒心,问我们到底是不是费尔南德斯的球迷,怎么一会问大老板在哪,一会又问碧拉在哪。

    看样子我们的身份是掩饰不住了,软的不行那就只能来硬的了,既然碧拉就住在这楼里,她又会第一时间出面解决球队的问题,兴许闹出大动静后会把她引出来,就算保安不说也没事。

    我对韩飞耳语了几句,韩飞立即上去揪起了保安的衣领,不由分说就把保安推到地上,跟着抬脚把办公桌给踢翻了。

    保安坐在地上都没反应,估计是没遇到过这种事,有点吓坏了。

    我皱眉道:“放心好了,我们不会伤害任何人,只是有些事需要当面跟碧拉谈,可以的话麻烦帮我们通报一声,实在不行我们就只能把动静闹大了。”

    保安回过神爬起来,哆嗦的拿起办公桌上的座机听筒拨打了电话,然后对我们说:“总经理说了,她还在办公室里加班,让你们自己过去,办公室在二楼走廊的尽头。”

    我双手合十向保安行礼表示感谢,然后就带着韩飞进去了。

    我们来到办公室门口敲响了门,里面传来女人的回应声。

    门没锁,我们直接推进去了,迎面就看到了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碧拉,碧拉是个三十出头的女人,穿着职业套装,长发披肩,看起来很优雅干练,只是可能太过操心球队的事了,她的黑眼圈很重,精神不是太好,显得很困倦。

    碧拉盯着我们打量,眼神里透着疑惑,估计是在猜测我们的身份以及大晚上来访的用意。

    既然是她想到请阿赞解决问题的,那就是说她对阿赞有些了解,为了尽快搞清楚情况,于是我挽起了衣袖露出纹身,然后客气的双手合十向她行了个礼。

    碧拉马上注意到我手臂上的纹身了,眼神顿时就变了,赶紧主动站起回礼,示意我们坐到她对面的椅子上。

    我们刚坐下碧拉就用英语问了什么,我英语水平太差,只好看向了大学生韩飞,韩飞说:“罗哥,她说看我们的样貌不像泰国人,问我们是哪里人,能不能说泰语又或者是用英语交流。”

    我直接用泰语说:“碧拉女士,我们是中国人,但也是修泰国法术的阿赞,可以说泰语。”

    碧拉松了口气说:“幸好,我的英语也不是太好,阿赞,不知道你晚上突然来访是因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