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阿赞装医生-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88章 阿赞装医生

    我摇头说:“这不是明星球员不明星球员的问题,人家是合理合法的按照合同条款来的,就算上了法庭打官司也是他赢,其实费尔南德斯是不是中了邪术一查就知道了,不过从碧拉说的来看费尔南德斯对泰国巫术很排斥,认为是迷信,拒不配合,这才是这事的关键。”

    韩飞叹气道:“是啊,他要是不配合我们也没办法啊。”

    我想了想问:“碧拉女士,费尔南德斯是不是很抵触你找龙婆?”

    碧拉说:“不是抵触是非常抵触,阿赞你应该知道巴西人很多都是基督徒,费尔南德斯也是,所以根本不会接受佛教龙婆的治疗,前几天他提出要回巴西看病,我怕他一去不回我们的钱就直接打水漂了,所以暂时没答应先拖着了,把他留在这里至少还有机会治好,只要合同没到期他就还是曼谷尊尼队的球员,有义务替球队上场比赛,不过费尔南德斯说他脚上的伤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他的职业生涯就断送了,既然在泰国当地治不好他一定要回巴西治疗,他给了我们一个星期时间,要是还找不到办法治好他,就只能让他回国了,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还剩下三天时间。”

    我皱起了眉头,这还确实不好办啊。

    碧拉说:“我相信阿赞你有能力治好费尔南德斯,可现在关键的问题是费尔南德斯不接受除医学以外的治疗方法,他不是一个人来泰国的,还带着自己的弟弟和老婆孩子,他的弟弟就是他的经纪人,跟他住在一起,我每次过去想带费尔南德斯去治疗,他弟弟就会进行严格的询问,直到确认我们是用医学的方法他才会让费尔南德斯跟我们去,平常想接近费尔南德斯都不容易。”

    碧拉的话突然点醒了我,既然费尔南德斯只相信医学的治疗方法,我们何不把阿赞师傅的检查手法伪装成医学手法,这样不是什么都解决了。

    我跟碧拉提出了这个想法,碧拉也茅塞顿开说:“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办法。”

    碧拉只高兴了一会又失落了,说:“不行不行,费尔南德斯的弟弟卡洛斯很难搞,每次要用什么手法治疗的时候他总是要打听很多,确认这手法的确是治疗毒疮后才会同意,而且每次他都要在现场才行。”

    “这个确实不容易,不过我们中国人有句俗话叫道高。”我不知道怎么把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句俗话用泰语说出来,只好换了一种方式说:“他要是这么坚持,那我们就尽量装的像一点来应对了,卡洛斯估计也只懂个皮毛,我还不信他真的懂医学了。”

    碧拉迟疑道:“这、这能行吗?”

    我点头说:“要试了才知道了。”

    碧拉吁了口气说:“那好吧,那就麻烦两位阿赞帮我解决这个问题吧,我也不白让你们干,给你们相应的酬劳。”

    我摇头说:“酬劳就不需要了,因为装医生不太容易,所以需要专业人士的配合,我在这方面没有人脉,不知道碧拉女士你有没有认识的这方面的专家?”

    碧拉释然道:“这个容易,我爸在曼谷当地做了这么多年生意,认识的社会名流多的很,医生也认识不少,应该能帮上忙,我这就给我爸打电话,让他想办法给我找个医生来!”

    碧拉说着就打起了电话,我和韩飞在那说话等待着。

    几分钟后碧拉打完了电话,说:“我爸说他有个医生朋友关系很好,就像兄弟一样,只是他这个朋友是整容医学方面的专家,不过他也做过不少因为长疮留下疤痕的整容手术,对疮一类的很有研究,不知道行不行?”

    我说:“当然行了,毒疮也属于整容的范畴,其实是什么医生不重要,大不了我们从网上找些资料来简单学习下,能唬到费尔南德斯和他兄弟卡洛斯就行了。”

    碧拉点头说:“那就好,我这就让他赶过来跟两位商谈具体操作,还请两位阿赞先在这等等。”

    我们只好留在这里等待了。

    等到了十点左右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当碧拉开门请医生进来的时候我们都愣了,靠,这个医生不就是然喜整容医院的素察医生吗?!

    “怎么是你们?”素察医生惊道。

    我双手合十向素察医生行礼,说:“我们又碰面了素察医生。”

    碧拉诧异道:“阿赞,你认识素察医生?”

    我尴尬的说:“何止认识,我们已经有过一次合作了,没想到这次又有机会合作,缘分这东西真是很奇妙啊。”

    碧拉问素察医生:“你是怎么认识阿赞的。”

    素察医生一脸苦笑说:“这事说来话长,先不提这个了,等有空我在跟你说,不过这个阿赞应该是有真材实料的,你不用担心,我受你爸的委托来帮忙,时间不是太多,咱们谈正事吧。”

    我们在茶几边上盘坐下来,碧拉把费尔南德斯的情况又说了一遍,素察医生若有所思的点着头说:“这事好办,就让费尔南德斯到我工作的医院去治疗,我出面假装治疗,阿赞罗就扮演我的助手,我会想办法牵制住卡洛斯,他问的专业问题全由我来回答,阿赞罗就趁机用法术进行治疗。”

    我对素察医生的这个方案很赞同,如果有他出面那我就省事多了,不用去学习什么医学专业资料了,我对素察医生十分感激。

    我让碧拉明天就约费尔南德斯进行检查,他只有三天时间就回国了,加上我的时间也不多,要尽快的进行才是。

    谈妥之后素察医生就先行告辞了,我们也打算告辞了,不过在临走前我有些不放心,因为机会就只有这么一次,万一明天我搞不定,那岂不是白白浪费机会了?毕竟邪术的手法门类繁多,谁也无法保证一定就能解决,要是不能解决那就麻烦了,想在设套把费尔南德斯找出来就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