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资本游戏-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90章 资本游戏

    碧拉说:“第四名的情况也差不多,俱乐部老板利用球队进行赌球,听说还贿赂了裁判,泰国警方都暗中介入调查了,搞的俱乐部人心惶惶,从我掌握的消息看来这事已经坐实了,只是外面的消息还没传开,就算他们升入了甲级也会被解散,俱乐部老板焦头烂额,现在一直在想办法保住球队下赛季打联赛的资格,哪有功夫干这种事。”

    我说:“那就只有第二名有嫌疑了,第二名是哪个球队?”

    碧拉说:“第二名也是一支在曼谷的球队,叫北曼谷联合,是一支地处曼谷北部郊区的小球队,这支球队没什么财政问题,运营也正常,负面消息几乎没有,不过最近有个消息说泰国的一家橡胶公司看上了北曼谷联合的潜力,打算收购球队,还草签了协议,内容是保密的,不过我还是从圈内人打听到了一些消息,听说草签协议里有条溢价条款,如果球队进入甲级收购价会提升30。”

    我点点头说:“那应该错不了了,收购甲级球队和乙级球队是两个概念,差着一个档次呢,北曼谷联合队俱乐部为了顺利升上甲级拿到那溢价的30,做出这种事就不难理解了,按照你说的情况来看,北曼谷联合队肯定也知道三四名的糟糕情况,不足为惧,所以曼谷尊尼队就成了他们最大的威胁,而你的球队里最有威胁的就是刚引进的费尔南德斯了,对他下手就不奇怪了,他们不想让一个球员搅局了这场大交易!”

    碧拉握拳捶了下办公桌,愤恨道:“没想到居然用这种肮脏的手段,这是体育竞技,却被这些人拿来作为交易的工具,把球员们当成玩物,真是太可恶了!”

    我示意碧拉冷静,说:“碧拉女士你别太生气了,这是全世界足球的现状,足球离不开资本,有资本介入必然会产生经济利益,有经济利益的冲突就会有这些乱象,足球联赛就像股市一样,也是资本的娱乐场,唉,本来我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球员生病,没想到居然牵涉到了背后的资本游戏。”

    碧拉平稳了心绪说:“也就是说北曼谷联合队的背后投资人一定会想办法阻止我们升级了?”

    我说:“可以这么说吧,所以我们做的事一定要对各方ns息,不能让除了素察医生、你、我以及我的徒弟外的第五个人知道,否则消息外泄对方肯定会进行阻挠,虽然现在他们不想搞出人命,但狗急是会跳墙的,30的溢价利润绝对可以让人做出疯狂的举动了。”

    碧拉说:“阿赞,我明白形势有多严峻了,放心。”

    我松了口气,看了看时间已经快接近凌晨了,于是说:“碧拉女士我也不打扰你了,这次我真该走了。”

    碧拉起身向我行礼道谢,还亲自送我们出俱乐部,正当我们想离开的时候碧拉似乎想起了什么,说:“算了,我今晚回家去睡,顺便去费尔南德斯的住处附近看看,刚才听阿赞这么一说,我怀疑对方一直都在盯梢他,如果真是这样,明天就要想办法先把盯梢的人支走,才能让费尔南德斯顺利到医院了。”

    这可能性确实很大,如果明天费尔南德斯来医院受阻,这事就不好办了,于是我说要一起去,碧拉答应了。

    碧拉开车在前面带路,我在后面跟着,经过二十来分钟的驱车我们来到了曼谷一处豪华的富人居住处,这里都是高楼大厦,即便凌晨了也还很繁华热闹,想要找出盯梢的人并不容易,碧拉给我打来电话,说她要主动进入大楼,以探望为借口找费尔南德斯,然后我和韩飞就在外面看着,如果附近有异动让我告诉她。

    这是想引蛇出洞了,如果对方真派了人来盯梢,深夜来访必定会引起高度注意,这是个不错的办法。

    碧拉从自己的车里下来进了大楼,我和韩飞就坐在车里观察着周围的举动,果然让我们发现了异动,在碧拉进入楼房的同时我就注意到大楼对面的一家24小时小超市里有了异动,收银员马上掏出手机打电话。

    我赶紧下车进超时,假装买东西,收银员很警惕进来的人,还故意侧了个身子,背着我讲电话。

    由于是深夜,小超市里一个人也没有,收银员说话的声音被放的很大,虽然隔着货架,但我还是听到了他的声音,收银员果然向人汇报了碧拉进入大楼的消息,看来确实有人盯梢费尔南德斯的一举一动了,坐实了我的猜测!

    我买了两**水去收银台结账,收银员这时候也打完了电话,从他操作收银机的熟练程度来看,应该就是干这行的,估计不是对方的人,很有可能是被收买了,不足为惧。

    买完水上车后我打电话告诉了碧拉,碧拉说:“好的我知道了,明天这事我来处理,现在不确定对方到底收买了几个超市人员,但不管对方收买了几个,到时候我找人过来牵制住他们就好,不会让他们发现费尔南德斯已经离开住处,不会让他们有机会打电话汇报情况,我一定会把费尔南德斯准时带到医院!阿赞,这么晚了你们先回去睡觉吧,今天真是辛苦你们了。”

    我说了几句客套话才挂了电话,然后开车直接去了阿赞苏纳的驻地,阿赞苏纳并不在驻地,还在坟场里修法。

    深夜打扰王继来让他很恼火,不过在得知我想让他干什么的时候他就来了精神。

    王继来摸着下巴说:“你的意思是让我到医院给你当助手解这个虫降?”

    我点头说:“是的,虽然我跟阿赞峰也学了一点虫降的手法,但跟你一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虫降是你的专业领域,如果有你帮忙我会更踏实。”

    王继来摇摇头,我以为他不同意有些失落,王继来突然说:“只解虫降不过瘾,我还想把这个下虫降的阿赞揪出来,跟他斗斗法,要杀了他才过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