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白种女人-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94章 白种女人

    这次带韩飞出来确实起到了“查漏补缺”的作用,我一个人不可能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对此我感到很欣慰,如果不是韩飞注意到了这些细节,这个活可能要白费功夫了。

    这个活的难点在于牵涉到了球队背后的利益集团,搞不好就会惹一身骚,所以必须谨慎处理。

    虽然我不清楚卡洛斯到底是出于利益还是别的原因陷害亲哥哥,但我很清楚我要做的是让费尔南德斯伤愈上场,帮助曼谷尊尼队顺利升级,帮助碧拉离她的梦想近一点!

    我和韩飞赶到了黑市,白天的黑市就是个贫民区,根本看不到夜晚黑市的影子。

    我不好意思在给王继来打电话了,于是我们租了一艘小船,自行进黑市寻找。

    我们穿梭在河道上,关注着河岸两侧的动静,河岸上泰国妇女端着盆子在河边洗衣服,小孩在木屋屋檐下嬉水,河道里泰国男人撑着水果船来来往往,显得很平静。

    韩飞泛起了嘀咕:“这地方真诡异,白天平静的像生活区,一点也不邪门,可到了夜晚就是另一番景象的黑市了。”

    我正准备接话忽然听到远处传来落水声,寻声望去,只见有人从木屋里破窗跳进了河里,正朝着河岸边游去,木屋里追出来一个人,站在屋檐下朝水里观望,定睛一看正是王继来!

    我赶紧示意韩飞把船撑过去,王继来发现我们过来了,跳上船说:“我不会游泳,快点追上水里那个人,他就是下手的阿赞!”

    韩飞一听立即奋力撑船,我只好拼命划桨配合。

    水里游泳逃跑的阿赞这时候已经爬上了河岸,王继来见状夺过韩飞手中的撑篙,往河道的淤泥里一插,试了试稳固程度,然后深吸口气,像个撑杆跳运动员似的,借着撑篙的韧性直接把自己弹到了河岸上,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逃跑阿赞的跟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韩飞吃惊不已:“王师傅真是艺高人胆大啊。”

    我说:“他不是艺高人胆大,只是冲动鲁莽罢了,不过有时候就是需要这种精神才能办成事,这家伙就是把双刃剑,能坏事也能成事,就看怎么用他了。”

    韩飞苦笑了下关注起河岸上的动静了。

    逃跑阿赞上岸后有些畏惧,不住的后退,王继来面无表情步步紧逼,与此同时我们也划到了岸边,爬上岸后堵住了逃跑阿赞的后路,把他给困住了。

    逃跑阿赞看着有点面熟,我回忆了半天才想起来,那天我带着泽野弘信来黑市买阴阳降头草的种子,就是从这个阿赞手上买到的,没想到这么巧。

    这阿赞似乎也认出了我来,盯着我问:“怎么,难道我卖给你的种子有问题?我做生意还是规矩的,从来不卖假货给同行,应该是你自己方法不对,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我说:“你误会了,你卖给我的种子没问题,我还要多谢你的种子让我办成了事,这次找你是有另外的事。”

    这阿赞皱了下眉头问:“另外的什么事?”

    王继来冷冷道:“一个球员身上的虫疽降。”

    这阿赞慢慢平稳了情绪,皱眉道:“我还当是仇家上门寻仇害的我跳河,原来是为了这个,我不知道中降的是什么人,我只是做生意把虫疽降的原虫粉卖给了一个白种女人,几位,我只是正常做生意,至于发生了什么一概不管,这是阿赞做生意的规矩,你们不会不知道吧?”

    王继来冷着脸说:“难道不是有人聘请了你这么做的吗?想撇清关系没那么容易,今天你想要活着离开除非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这阿赞急急后退说:“你是什么人,怎么不讲阿赞的规矩,这是故意找麻烦了?”

    王继来露出怪笑说:“我就是找麻烦那又怎么样,你尽管使出自己的本事,我们斗上一斗,放马过来吧!”

    这阿赞有些生气了,我看情况不对,立即站到了两人中间进行阻止,王继来瞪着我说:“罗辉,你要干什么?”

    我沉声道:“继来兄,我看这阿赞说的是实话,他确实只是做生意,并没有受人聘用,你犯不着这样。”

    话没说完王继来就打断道:“我管他是不是受人聘用,他用的是虫降手法,我就是想跟他斗法一比高下,你给我滚一边去,别碍手碍脚的!”

    以王继来的脾气我知道根本说服不了他,他要做的事没人可以阻止,其实他的目的就是想找这阿赞斗法,根本不管他是被人聘用还是做生意,但我不一样,我的目的是不想把事情搞大,顺利把活干完,毕竟在当地跟阿赞树敌对我没有好处。

    我说:“你要斗法我管不着,但你也不能干扰我做事,这阿赞刚刚说的话可能对我做的事有影响,我需要问清楚,等我问清楚了你们爱怎么斗法我都不管。”

    王继来按捺住恼火,说:“你破事真多,那快问吧!”

    我松了口气来到这阿赞面前,问:“请问怎么称呼?”

    这阿赞冷着脸说:“昂巴。”

    我客气的行礼道:“阿赞昂巴,刚才听你提到买原虫粉的是个白种女人?”

    阿赞昂巴点头说:“我有必要骗你吗?”

    我问:“大概多大年纪,长什么样,或者有什么特点,你还有印象吗?”

    阿赞昂巴说:“黑市黑灯瞎火谁看的清,再说了白人长的都差不多,蓝眼睛高鼻子的,不过这白种女人大概二十七八岁,结婚了,戴着婚戒,说的好像是葡萄牙语,用的翻译器跟我交流。”

    巴西人就是讲葡萄牙语的,我一下想到了什么,说:“如果再让你看到这白种女人,你能认出来吗?”

    阿赞昂巴说:“可以,只要是我的客户我都能认出来,就像我一眼就认出你来了。”

    我示意阿赞昂巴等一会,然后给碧拉打去了电话,不等我开口碧拉就说:“阿赞,我已经成功把卡洛斯约出来了,我打算把他控制在。”

    我打断道:“我有可能搞错了,真正下原虫粉的可能不是卡洛斯,很可能是费尔南德斯的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