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对质-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95章 对质

    碧拉吃惊道:“怎么会是利兹?费尔南德斯的太太我认识,利兹为人不错,怎么会做害丈夫的事,阿赞,你是不是搞错了啊。”

    听碧拉的语气似乎不相信,我说:“碧拉,人心隔肚皮啊,我找到了对费尔南德斯下虫降的阿赞,他说找他买原虫粉的是个白种女人,你有没有费尔南德斯太太的照片,发过来给这阿赞认认就知道是不是她了,如果是她控制起来相对比卡洛斯容易,刚巧你又把卡洛斯约出去了,这是很好的机会。”

    碧拉说:“我跟利兹合过影,手机里有照片,我马上发过去给你。”

    挂了电话没一会碧拉就把利兹的照片发过来了,我递给阿赞昂巴看了下,他几乎没有犹豫就点头说:“就是她!”

    这结果让我也很意外,本来觉得卡洛斯的嫌疑最大,没想到真正下原虫粉害费尔南德斯的是他老婆利兹,这也就是说利兹可能被北曼谷联合队收买了?

    一个女人为了钱去害自己的丈夫,让我很想不通,但事实就摆着眼前容不得我不信,阿赞昂巴似乎没有理由去诬陷一个陌生人。

    我想了想问:“你敢肯定是她吗,该不是你想摆脱现在的困境才这么说的吧?”

    阿赞昂巴语气坚定的说:“我确实喜欢做一些偏门的生意,但还没无耻到去污蔑一个女人,如果你不信我可以跟你去找这个女人对质!”

    这确实是个好办法,如果不及时戳穿利兹,费尔南德斯可能一直被蒙在鼓里,毕竟这个女人是他老婆,他应该很信任,光靠我们的片面之词恐怕他不会相信,只有当面对质才能让她哑口无言,想到这里我转身对王继来说:“不好意思继来兄,这个阿赞对我很重要,我要带走他,你今天不能跟他斗法了。”

    王继来顿时火冒三丈,袖口里蜈蚣已经爬了出来,我拦在阿赞昂巴面前后退了几步,眼看王继来不管三七二十就要出手了,这时候阿赞昂巴突然说:“我算是看明白了,这位阿赞,你今天就是为了找我比试的吧?”

    王继来喘着气不吭声,阿赞昂巴说:“说实话我真不愿意跟人斗法,我只不过是个黑市做买卖的阿赞,不想跟别的阿赞为敌,但你这样强人所难未免太过分了,既然这样我答应跟你斗法就是了,不过不是现在也不是这个地点。”

    王继来收了架势问:“那你想怎么样?”

    阿赞昂巴说:“我只是做了一笔小生意,将原虫粉卖给了一个白种女人,就莫名其妙卷入了你们的事件当中,本来我完全可以不管,但你们这样纠缠不休影响到了我做生意,要是传开来我在黑市的信誉就毁了,黑市阿赞还以为我做生意不厚道,为了保住信誉,所以我必须去跟这个白种女人对质,等没有顾虑了我接受你的斗法请求,我们找一个远离平民百姓,地方开阔的地方,在好好斗法,你觉得怎么样?”

    王继来这才缓和了态度,转而扬起笑意说:“也好,我就在这里等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说罢他就在河岸边上盘坐了下来,不在搭理我们了。

    我看了阿赞昂巴一眼,这个阿赞倒是很讲道理,比王继来这厮都顺眼。

    阿赞昂巴转身向我行礼,说:“可以走了。”

    我回礼表示了感谢,然后带着阿赞昂巴朝费尔南德斯的住处过去,由于我们是陌生面孔,不用刻意躲避超市收银员的盯梢,装出是住户的样子进了楼里。

    很快在电梯口跟碧拉接上了头,碧拉说卡洛斯还在俱乐部等她谈合约,短时间内回不来,这是接触费尔南德斯和利兹的好机会,屋里还有俱乐部聘请的葡语翻译。

    在碧拉的带领下我们进到了屋里。

    费尔南德斯躺在沙发上跟翻译一起玩实况足球,两人玩的很高兴,利兹正从厨房里出来,手上还端着水果盘,当她看到阿赞昂巴的时候吓的一抖,手中的水果盘应声落地,水果洒了一地。

    费尔南德斯回头看了眼,关心的说着什么,然后发现了我们,跟碧拉说了什么,翻译说:“碧拉,他问这些人是谁?”

    碧拉指了指阿赞昂巴说:“你告诉费尔南德斯,我找到了害他的人了,这个阿赞就是导致他的腿长毒疮的巫师。”

    翻译把话翻译了过去,费尔南德斯顿时恼火的瞪着阿赞昂巴,如果不是腿脚不便,他可能都要起来打人了。

    碧拉说:“费尔南德斯你先别生气,听我把话说完,这个阿赞只是把原虫粉卖给了你亲近的人,真正下毒害你的不是他。”

    费尔南德斯听完翻译后愤怒的叽里呱啦,翻译说:“我身边亲近的人?难道是我弟弟和老婆吗,再不然就是我那三岁的儿子?不要胡说八道,这怎么可能,他们是我的亲人,是我最爱的人,怎么会害我!”

    阿赞昂巴这时候突然走到了利兹的身边,利兹都吓坏了,哆嗦的后退着,最后贴到了墙上,无力的滑坐了地上,掩面痛哭。

    费尔南德斯有些懵了,他老婆的这种反应让他有些不确定了。

    房间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样,我们全都看着利兹在那痛哭,没有一点反应,许久利兹终于打开了话匣开始哭诉,翻译将她的话一句一句翻译了出来,事情的真相这才浮出了水面。

    费尔南德斯是从巴西贫民窟踢出来的球员,从小家庭就很贫困,所以没念过几年书,还沾染了不少恶心,在俱乐部踢上职业联赛赚到了钱,在一次朋友聚会上他认识了利兹,交往一段时间后就结婚了。

    利兹起初觉得费尔南德斯还不错,从踢野球到踢上职业联赛,前途无限,这才答应嫁给他,然而婚后利兹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费尔南德斯自从赚了钱后就开始飘了,除了在俱乐部踢球外,业余时间经常夜不归宿在外头花天酒地,狐朋狗友一大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