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沈梦登门-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599章 沈梦登门

    黄伟民整理了下衣领,端起保温杯喝了一口茶,朝地上啐了口唾沫,跟着仰头露出脖子,说:“你还是杀了我吧。”

    “你!”我气的不行正要发火,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只见沈梦出现在了门口。

    沈梦脸上不是太好,盯着我看了半天,才缓步走了进来,眯起眼前看着我说:“我这娘们来了,我说你们以后说话的时候能不能把门关上,不知道隔墙有耳吗?我们现在是合作关系,万一你们这样大大咧咧把我们的事传了出去,把我的事情搞砸了,那我怎么弄?”

    我尴尬的解释道:“沈女士,对不起只是一时情急,我并没有别的意思。”

    沈梦冷哼道:“沈女士?我在你嘴里不是沈梦那娘们吗?”

    我有些无语。

    黄伟民立即满脸堆笑迎了上去,说:“沈小姐你别生气,别跟这二愣子一般见识,这家伙跟我吵架一向都是口无遮拦,没想到这么巧被你撞见了,我给你赔不是了,坐坐坐,不知道你突然造访有何指教啊?”

    沈梦狠狠白了我一眼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了,说:“也没什么事,只不过我们都合作了一直没来店里拜访过,刚刚经过这里于是就过来看看,你店里的店员都在忙着招呼客人,就没打招呼自己上来了,没想到听到你们在这吵架,还真是巧啊。”

    黄伟民殷勤的问:“沈小姐光临小店,这是让店里蓬荜生辉,让黄某人我。”

    沈梦伸手打断道:“不要说这些客套话了,上次我给你的那批货还满意吧。”

    黄伟民连连点头:“满意,非常满意,你的商业寺庙出产的东西比真的还真呢,那剧组的人都是乡巴佬,一知半解,根本就不懂。”

    沈梦呵呵一笑说:“满意就好,对了黄老板,其实我今天过来还是有件小事叫你帮忙。”

    我心里很不屑,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什么过来看看,分明就是有事!

    黄伟民给沈梦倒上了茶,然后坐在她边上陪着,问:“是什么忙,要是我黄某人能帮上忙,在所不辞!”

    我冷笑了声,说:“黄老板,你最好还是先搞清楚是什么事,别把话说太满了,小心下不来台。”

    沈梦又是白了我一眼,说:“罗辉,你在那阴阳怪气什么?”

    黄伟民赶紧打圆场道:“沈小姐你别搭理他了,他这人就这样,像个棒槌。”

    沈梦哈哈一笑说:“对,确实像棒槌。”

    我也懒得搭理她了,只能站在边上耐着性子等了。

    沈梦向黄伟民说了是什么事,原来上次因为剧组要的几块佛牌,让沈梦有了想法,她提出希望以黄伟民的店作为一个销售窗口,在店里卖商业佛牌,这样不仅深化了双方的合作关系,也能彼此建立更深的联系以及互相信任。

    我联想到了那辆新车,早知道这礼物不会白送了,人家沈梦又或者说是背后的孙炳奎早盯上黄伟民这家店的作用了,老实说这主意倒是不错,合情合理,对双方都有利,但沈梦可能不知道黄伟民就是以假起家的,好不容易下定决心不卖假货了,这等于是叫他走回头路了,要是我肯定不会答应的,可惜店是黄伟民的,我做不了主,但黄伟民就不好说了,毕竟利益当前。

    果不其然,黄伟民一听顿时就陷入了恍惚状态,眼神一直机灵转动,八成是在考虑当中的利弊关系,想着想着他还看向了我。

    我知道他什么意思,冷哼道:“你看我干什么,我脸上又没有答案,店是你的,你爱怎么决定我管不着,我们非亲非故的,你也没必要考虑我的感受,不过我得提醒你一点,这家店方家也是大股东,你还是要顾虑到方家的意思,你要是砸了方家的招牌,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听我这么说黄伟民显然犹豫了。

    沈梦扬起了嘴角说:“这点我早想到了,所以我今天来没打算让黄老板直接给我答应,你们几个股东可以自行商量,有结果通知我就是了,不管是答应不答应我都无所谓,少这家店不少,毕竟我们自己也有能力开一家,只是孙老板觉得既然跟你们合作了,还是通过你们的资源来开比较合适,我们也省去不少事,免得又是商业寺庙又是佛牌店的,需要派更多的人手过来打理,话我说完了,你们可以接着吵了,我就不当观众了,走了。”

    沈梦说完起身就要走,不过在走到门口的时候沈梦忽然驻足了,回头说:“刚才好像听到你们说什么拳赛,是不是那场最近被炒的火热的黑市拳赛,听说是个小孩挑战拳王,据说这场比赛已经成了曼谷人的谈资,好像说什么是史上实力最不对等的比赛,实力很悬殊。”

    我没作声,黄伟民说:“是啊。”

    沈梦想了想说:“自从黄老板给寺庙装了监控后我清闲了不少,来泰国这么多天了,也没正儿八经的对泰国的风土人情进行了解,听说黑市泰拳比赛很好看,我还真有点兴趣了,正好晚上也没事想去看看,罗辉,你不是想去看嘛,给我带个路?”

    我都没反应过来,黄伟民惊道:“沈小姐,这场比赛想去看可是要。”

    沈梦打断道:“你们吵的那么大声,我刚才在门外都听到了,不就是五十万泰铢嘛,我掏了,压谁罗老师说了算,输了就当看了场表演,赢了自然更好。”

    黄伟民激动道:“沈小姐真是大方啊,听说这场比赛很多人都想看,我也确实有点心痒,既然沈小姐请客,我也不好推辞了。”

    沈梦说:“黄老板,我又没说让你带路,你激动什么?”

    黄伟民吃了瘪尴尬不已,韩飞忍不住偷笑。

    沈梦哈哈大笑说:“逗你玩呢,你们想来都可以来,罗老师你还愣着干什么,刚才不是还吵着要去吗,还不带路?”

    我回过神这才冲了出去,也顾不上什么面子,挽救一个小孩的生命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