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巨大阴谋-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602章 巨大阴谋

    沈梦不紧不慢从包里取出了一张黑卡,在两人面前晃了晃,两个壮汉对视一眼,其中一个通过耳麦说了什么,没多一会就来了个佩戴胸牌的西装男人,像是邮轮的负责人,他客气的把沈梦请到了边上,拿出一个读卡器,将黑卡在上面刷了下。

    读卡器闪烁了下蓝灯,西装男人顿时满脸堆笑点头哈腰,对沈梦很是尊敬,有点老板跟下属的意思,这让我很疑惑。

    没多一会西装男人就示意两个壮汉让开,放我们进去了。

    沈梦昂首挺胸迈着优雅的步子往里走,我一时反应不过来,她停下步子回头说:“还不过来等什么呢?”

    我快步走到她身边,问道:“怎么回事?”

    沈梦边走边把黑卡递给我,这张黑卡上面什么字都没有,应该是内置了芯片,能读到信息。

    沈梦解释道:“皇家加勒比国际号邮轮一共有六个股东,大马孙炳奎就是其中一个,这张黑卡是皇家加勒比国际号邮轮的股东卡,全世界只有七张,除了六个股东外还有一张在我这里,有了这张卡能在邮轮上畅行无阻,任何地方都不能对我设防。”

    我暗暗吃惊,说:“这么说你早知道拳赛的比赛场地在皇家加勒比国际号邮轮上了?”

    沈梦回眸一笑说:“单纯。”

    我不明白什么意思,沈梦说:“孙先生就是这场拳赛的大庄家!”

    “啊?!”这下我更吃惊了,回想起沈梦在上邮轮之前的淡定,我这才明白怎么回事了,停下脚步质问道:“这么说你根本不用下注就可以上邮轮?大庄家看好旺猜,收了大量注码,你是帮大庄家做事的,我是站在阿笛这边的,你为什么还要故意引我上船?”

    我把她当成合作伙伴看待,信任的把我上船的目的都告诉了她,她却对我隐瞒这些事,让我很愤怒。

    沈梦白了我一眼:“这么生气干什么,反正你也要上船,我就顺便带你们一程好了,下注只是玩玩罢了。”

    “你!”我感觉自己就像个白痴,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沈梦说:“你什么你,听我把话说完,孙先生是这场拳赛背后的大庄家没错,可真正的组织者还是这边的泰国黑帮庄家,比赛的输赢孙先生不会插手,输点钱他根本不在乎,就算我知道你上船想干什么也不会阻止,随你跟泰国人怎么玩,我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需要通过这场拳赛跟泰国的黑道打好关系,为我们在泰国发展商业帝国铺路。”

    我拧眉道:“先是找我们合作,打下阿赞和龙婆的关系,然后又找黑帮合作,你们的野心真是不小啊,看来你把监控生意给黄老板做、还送车给他,全都是为了发展商业帝国铺路了?”

    沈梦笑说:“总算不笨。”

    我说:“发展商业帝国这个理由好像太过牵强了,我看你们的目的不仅仅如此吧?”

    沈梦笑而不语,我继续说:“老猫一死,你们毫无征兆的出现接管了他的商业寺庙,孙炳奎在马来西亚做生意做的好好的,突然跑到泰国来蹚浑水太奇怪了,生意做的这么大的商人都很精明,每走一步肯定都是经过算计的,你们肯定还有别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目的?”

    沈梦哼笑道:“对不起,无可奉告。”

    我握了下拳头,当初接触沈梦真是一个错误,我感觉她把我带入了一个无底洞,在这个无底洞的深处是一个未知的阴谋,一旦卷进去想要全身而退很困难。

    我松开拳头说:“沈小姐,我不管你和你的大老板有什么阴谋,我只有一个请求,我不想卷入你们的战争!”

    沈梦忽然哈哈大笑说:“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人物了,你以为自己是谁啊,泰国总统还是大马特首?放心,就算你想参加这场战争都未必有资格。”

    说话间我们已经来到了一间房门口,沈梦做了个请的手势说:“罗老师,你要找的人就在里面,请吧,我还要去场子里看下拳赛的准备情况,就不陪你玩了。”

    说完沈梦就调头离去,看着她的背影我心中一阵堵得慌,这娘们背后的势力大的可怕,跟这样的人合作简直就是上了贼船了,可惜黄伟民那家伙沉浸在发财的美梦当中,还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成了被人利用的马前卒,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策划什么大阴谋。

    我是越想越觉得胆战心惊,因为我意识到不是我们主动找他们合作,而是他们悄然引导了我们跟他们合作!

    沈梦刚才的话突然在我脑海里打了个转,“你以为你是泰国总统还是大马特首?放心,就算你想参加这场战争都未必有资格。”

    我哆嗦了下,难道这是一场涉政的阴谋?

    我正想着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思绪一下被打断了。

    开门的是阿良,当他看到我吃惊道:“阿赞罗,你怎么找来了?!”

    我哼道:“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想找你们还不容易吗?”

    阿良挤出一丝苦笑,我推门进去,只见阿笛已经换好了比赛短裤,头上戴着吉祥的蒙空环,就像个网球拍,这东西是泰拳选手都要佩戴的,小香正整理着阿笛的无袖披风,这是一件金色的披风,里子是红色的,上面还有密密麻麻的经文,看上去很旧了。

    阿笛看到我来很高兴,正打算跟我打招呼,小香立即瞪眼道:“阿笛不要分心,专心休息准备比赛,这件战袍是父亲当年留下的,现在就交给你了,你要继承父亲的意志,把旺猜这个小人打倒,为父亲讨回公道!”

    阿笛认真的点着头。

    小香将披风披在了阿笛的身上,阿笛毕竟还是个孩子,这大人的披风披在他身上格格不入,显得有些搞笑,就像这场拳赛一样,本身就是畸形执念的产物。

    小香回头瞪着我问:“这一层不是不能让外人进来吗?你来干什么,今天谁也无法阻止阿笛上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