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 对手是谁-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603章 对手是谁

    我正色道:“别忘了我是什么人,想要进来简单的很,小香,你已经走火入魔了,这根本不是在为父亲报仇,这是在送阿笛去死,旺猜不可能不知道阿笛其实是有了特殊力量护体才。”

    小香厉声道:“闭嘴,比赛前谁也不准动摇军心!”

    我深吸了口气闭嘴了,阿良在边上轻轻扯了扯我,示意我不要多说什么了。

    小香执拗的说:“阿赞罗,我很感激你为我弟弟请了这里厉害的佛牌,让他有机会挑战旺猜,缩短了我们报仇的时间,你要什么报答等我们为父亲报了仇,收获了名利后你要什么我们都可以给你,但是现在我不欢迎你,请你出去!”

    我无奈的摇摇头说:“你也用不着赶我出去了,我知道无法阻止这场比赛了,我今天来的目的不是为了这个。”

    小香狐疑道:“那是为了什么?”

    我沉声道:“为了保住阿笛的命!”

    小香不屑道:“保什么命,不需要!”

    阿笛举起拳头得意道:“阿赞罗,你放心好了,旺猜那家伙根本不会伤到我的,我一直都有好好供奉佛牌,我现在觉得全身都充满了力量,哈哈哈。”

    我气的不知道说什么了,这对姐弟真是不知所谓。

    阿良赶紧说:“阿笛、小香,你们不要这样啊,阿赞罗能找到这来是为了帮我们啊,他也是为了你们好啊,他说的没错,这事没那么简单,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了,刚才我去走廊里晃荡了下,想去旺猜下榻的房间附近偷听点消息,无意中发现有个阿赞模样的人进了他的房间,旺猜肯定研究了你在黑市赢的那几场比赛,发现了其中的秘密,这才请了阿赞过来啊。”

    小香眼珠转了转说:“你确定没看错?”

    阿良急道:“真的是阿赞啊,我看到他身上的纹身了,旺猜请了高人来破解了,这下麻烦了。”

    小香脸上闪过了一丝担忧,但很快就消失了说:“就算请了阿赞来又怎么样,当着那么多观众他也耍不出什么花样来。”

    小香说着就走到了我边上,拉起我的手,楚楚可怜的说:“阿赞罗,你会帮我们的对不对?”

    我对小香有些无语,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然后看向阿良问:“阿良,你看到那个阿赞的样子了没?”

    阿良摇头说:“没看到样貌,他穿着斗篷,把脸都给遮住了,好像挺神秘的,身材不高,我听到他的声音好像略有些沧桑,应该是个有些能力的阿赞,加上旺猜这样的人,肯定会请比较著名的阿赞,阿赞罗,你要小心了啊。”

    我深吸了口气点点头,看来今晚我是遇上对手了,台上阿笛跟旺猜在比赛,台下我要跟这个阿赞依托阿笛和旺猜斗法,没想到这个活会演变到这种地步,阿赞斗法必定以死相搏,稍有不慎就会死掉,今晚要想救下阿笛,不是我死就是他死了!

    我说:“阿良,麻烦你把我报上去,我要进入团队,以师傅的名义站在阿笛边上,给予他最大的帮助!”

    阿良点头说:“放心,本来我们人手就不够,还有位置,我会报上去的。”

    阿良说着就开始打电话进行汇报,我盘坐了下来闭目养神,准备着这场斗法,我心里多少有些担忧,毕竟这是头一次要豁出命去跟人斗法,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不过我很清楚肯定是个难缠的角色。

    我掏出手机给黄伟民打去了电话,告诉他我已经找到了阿笛,黄伟民那边传来摇骰子的声音,正赌的高兴,我说:“待会我和沈梦可能都不会坐在位子上了,你好好照顾韩飞。”

    黄伟民诧异道:“不坐在位子上你们坐哪里?你们两个要搞什么,勾搭上了?要背着我们约会?发展太快的啊。”

    我皱眉道:“我现在没功夫跟你扯淡,你听好了,以后最好离沈梦这娘们远一点!”

    黄伟民说:“什么意思,她是我们的合作伙伴。”

    我打断道:“这场拳赛背后的大庄家就是孙炳奎,沈梦是他的人,换句话说沈梦也是这场拳赛的组织者,而我直到上了船才知道了真相,这女人心机太深,你做生意的那点狡猾根本不是她对手,她引导我们跟她合作是有别的目的的,你小心不要着了她的道!”

    电话那头安静了下来,黄伟民远离了赌桌,这才说:“你说的是真的?”

    我说:“我骗你干什么,这些是她亲口承认的。”

    黄伟民气愤道:“这娘们够可以的,还以为她只是想看热闹,没想到在我们身边演戏,不过罗老师,我已经做了她的监控生意,还接受了她送的车,是不是可以把车送回去啊?”

    我说:“我早叫你不要贪便宜了,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你得到了多少,到时候她可能会几倍拿回去,自作孽不可活!”

    黄伟民陪笑道:“不要这么说嘛,咱们是兄弟一条心,当初跟沈梦谈合作是我们一起谈的,我出事了你也脱不了干系不是?”

    我是又好气又好笑:“你不是要跟我划清界限嘛,怎么现在又是一条心又是兄弟了?”

    黄伟民说:“这是两码事啊。”

    我说:“算了,不跟你废话了,有些事已经发生了也没办法挽回,车子送不送回去都一样,就这么着吧,沈梦那娘们倒是说过不会牵扯到我们,走一步看一步吧,替我好好照顾韩飞,我待会要陪在阿笛边上,旺猜已经请了阿赞,我是避免不了跟人家斗法了,要是我出事了记得替我收尸!”

    黄伟民一听激动道:“啊,怎么回事,怎么玩的这么大?!”

    我说:“其实我早料到的,只是不太愿意走到这一步,该来的始终要来,不说了,挂了!”

    挂了电话后我闭目养了会神,大概十来分钟后门铃响了,来了工作人员通知我们准备上场了,小香给阿笛披上披风,阿良拍打着阿笛的手脚肌肉让他放松,我绷紧了神经,深吸口气,也做好了跟人殊死一搏的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