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 拳台决战-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604章 拳台决战

    我收集了阿笛的毛发、血液以备不时之需。

    我们正打算出门的时候,工作人员却突然示意我们等一等,说旺猜的团队刚巧也出门了,为了避免两路人马在狭窄的过道里碰上发生不必要的摩擦,建议让他们先走。

    阿笛不知所谓道:“哼,怕他干什么,难道过道只允许他走吗?”

    说着他就要出去,阿良马上拉住了他说:“阿笛,反正等下就能在台上见到了,也不急于这一时。”

    阿笛只好耐着性子坐在了床上。

    我对旺猜团队里的法师比较感兴许,因为他很快就会成为我的对手,我很想知道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工作人员站在门口,门虚掩着,透过门缝我看到旺猜的团队正在朝这边过来,只见人群里有一个披着斗篷,脸都遮在帽檐阴影里,应该就是那个法师了,也不知道这家伙在搞什么鬼,藏头露尾的。

    在这群人从门口走过的时候斗篷法师突然驻足朝这边看来,我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下,等我回过神在去看的时候他已经跟着旺猜团队走远了。

    轮到我们出去了,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我们朝着二层的比赛场地过去,在接近比赛场地的过道里巨大的欢呼声已经能传进来了,我忽然紧张了起来,这是我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局面,要当着这么多观众跟一个法师暗中斗法,这场黑市拳赛已经不仅仅是旺猜跟阿笛的较量了,他们只是站在台上“表演”的牵线木偶,而我跟这个未知法师斗法才是一场生死较量!

    现场dj用激昂高亢的声音调动着观众的情绪,现场爆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在dj的介绍下,聚光灯打在了过道口上,阿笛从容的走了出去,高举双手迎接欢呼,阿笛这个才十多岁的孩子可能这辈子也没享受过这种待遇,脸上洋溢出了激动兴奋之情,这越发让我担心了。

    现场的环境昏暗,观众的人数根本无法估计,但黑压压的全是人,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这是一个圆形的场地,中间是一张拳台,高亮的灯光打在上面,看着就像古罗马的斗兽场。

    我朝另一侧的过道看去,只见旺猜就站在那边的聚光灯下,我对他没什么兴趣,目光停在了跟在他身边的斗篷法师身上,可惜这家伙始终不露脸。

    现在dj正式介绍了旺猜,旺猜提起膝盖靠近身体,做了个泰拳架势,现场爆发出了振聋发聩的欢呼声,在欢呼声中旺猜上了拳台。

    在介绍阿笛的时候dj用了许多形容词,什么“天才泰拳少年”、“贫民窟里的小拳王”等等,dj很会调动情绪,观众们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我很清楚这些观众都是猎奇的心态,根本不会去管阿笛这少年是不是会被旺猜打死,他们需要的只是一场刺激感官的比赛!

    阿笛昂首挺胸的爬上了拳台,小香站在拳台下目光坚定的看着阿笛,冲他握拳进行鼓励,阿良一边帮阿笛准备着毛巾水桶等工具一边忧心忡忡的叹气。

    我走到拳台边站着,死死盯着拳台另一边的斗篷法师,希望能搞清楚他到底是谁,曼谷出名的法师我大多认识,他们的手法我也大多了解,如果知道是谁我就能有个心理准备了,可惜这家伙似乎并不打算露脸,或许他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刻意掩饰了自己。

    现场dj宣布了这场比赛的规则,那就是没有规则,赢的方式很简单粗暴,只要用泰拳的招数把对方打倒站不起来为止,如果用泰拳以外的招式将视为犯规,裁判才会制止。

    我拧起了眉头,这等于是放开了让双方去缠斗,直到把对方打死为止,这是什么拳赛,根本就是杀人!

    这时候聚光灯扫向了贵宾通道,只见沈梦从过道里优雅的走了出来,dj介绍沈梦是拳赛组织方的代表,这场拳赛由她进行第一回合的敲钟,算是一个小仪式。

    沈梦走向一个小台子,向着各个方向的观众挥手示意,然后敲响了钟,随着清脆的钟声响起,现场爆发出了巨大的喧闹声,感觉都要把顶给掀了,我耳边一阵嗡嗡声。

    阿笛和旺猜已经走到了拳台中央,两人站在一起后差距更明显了,旺猜起码有一米七八左右的身高,而阿笛只有一米四到一米五的身高,旺猜浑身的腱子肉,肌肉凸显的就像个健身教练,而阿笛在他面前就像个骨瘦如柴的豆芽菜。

    旺猜扬起了轻蔑的笑意,阿笛不甘示弱的仰着头瞪着旺猜,旺猜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只是轻笑了下就退后了,双手合十向观众行礼,然后取下头上的蒙空环,阿笛也向观众行礼取下蒙空环。

    双方再次来到了拳台中央,彼此行礼后比赛就开始了,现场的欢呼声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我根本听不到说话声了,入耳的全是尖叫声。

    旺猜先发制人强势进攻,手脚并用将阿笛逼到了角落里,阿笛瘦小的身躯根本无法还击,只能用双手护着头部,提着膝盖挡着腹部。

    阿良看的紧张不已,大喊着什么暗语,大概是让他赶紧离开角落,免得吃亏,阿笛似乎并不听阿良的,在扛住了一阵暴风雨的拳头后试图进行反击,然而正当他想反击的时候旺猜突然照着阿笛的支撑腿扫去,阿笛顿时整个人都侧身飞了起来,跟着重重摔在了地上。

    现场一阵欢呼,阿笛有些吃惊的盯着旺猜,旺猜挑衅般的冲他挥挥拳头,示意没有受伤。

    阿笛看向了我,大概是问我怎么回事,怎么刺猬山精的护体不起作用了,我无奈的闭上了眼睛,很明显旺猜已经得到了斗篷法师的指点,破解了刺猬山精的护体作用了。

    我睁开眼睛看向了那斗篷法师,要知道刺猬山精是经过古巴孔敬独门经咒加持的,没有他的咒法根本破解不了,但这个斗篷法师做到了,这足以说明这家伙厉害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