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阴法对决-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61章 阴法对决

    看样子小孩粪便还是起作用了,至少丝罗**不敢轻易靠过来了,这让我稍微松了口气。

    丝罗**退后了几步,狰狞表情渐渐消失,突然扬起了邪性的笑容,从兜里不知道掏出了什么,从监控里根本看不清楚,只见他用大拇指和食指捏着搓动,轻启嘴唇念着什么。

    就在我们搞不清状况时李娇突然惨叫一声,身子一挺僵直了起来,接着就是抽搐,抽的都吐白沫了。

    “李娇,你怎么了?!”我都惊了。

    黄伟民大喊按住李娇,我立即将李娇按倒,他则取来一块布塞在李娇嘴里,避免她咬到舌头。

    李娇仍是不停抽搐,根本按不住,就像羊癫疯发作了似的,黄伟民说那人不仅将人眼琥珀塞进了包里,还趁机拿了李娇的头发,他手上搓动的正是李娇的头发,高级的降头师能把降头当做一种武器,只要有你身上的任何毛发就可以当场下降,距离越近杀伤力越大。

    我惊的直喘气,这时候阿赞鲁迪大声呵斥,示意我们走开,见我们没回过神,他抬腿就把我们踢开,蹲下用手按在李娇脑门上,并大声念咒,我回头朝监控画面一看,只见丝罗**手中的头发腾了下蓝色火焰,一下烧成了灰烬。

    李娇这才停止了抽搐,不过已经晕过去了。

    阿赞鲁迪收了手,吁了口气说着什么,黄伟民翻译说:“他的意思是要出去跟他正面交手,丝罗**为了找替死鬼已经豁出去了,小孩粪便根本挡不了他多久,为了求生他会用各种我们想象不到的手法叫魂,躲在这里根本不是办法。”

    “出去?”我有些诧异。

    黄伟民点头说:“阿赞峰法力没完全恢复,没法跟丝罗**交手,阿赞鲁迪的意思是他一个人出去跟丝罗**交手,我们则在店里守着李娇,以免被丝罗**趁虚而入,安啦,他既然主动提出来就最好,免得在店里打起来我损失就更大了,阿赞鲁迪是要收钱的,收钱肯定要做事啊,我们瞎操心什么。”

    黄伟民这话未免有点不近人情了,虽然阿赞鲁迪害了我,但今天的事我感觉的出来他不是冲钱来的。

    这时候传来了开门声,阿赞鲁迪已经把门打开了,眼下也只能这样了。

    阿赞鲁迪钻出去后就把门给重新拉了下来,我们围到了电脑前静观其变了。

    丝罗**见有人出来了,嘴角扬起笑容,慢慢往后退,他显然也知道阿赞鲁迪是个黑衣阿赞了,两人站在大雨狂风中盯着对方,我们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那种紧张气氛。

    阿赞峰说了什么,黄伟民充当了翻译,阿赞峰说他在曼谷呆了这么长时间,从不知道还有这么个阿赞师傅,多半是一直隐匿在深山里修炼飞头降,在此之前肯定是个籍籍无名的阿赞师傅,想一步登天声名鹊起才修炼了飞头降,可惜自身能力不足被反噬,这才变成了不人不鬼的丝罗**,正面对决的话他应该不是阿赞鲁迪的对手。

    这话我有点半信半疑,表面上看丝罗**很虚弱,占着下风,但谁都知道一个人快死之前能爆发出惊人的力量,丝罗**遇到替死鬼的几率又这么低,他还不抓住这根救命稻草?

    这时候丝罗**做出了惊人举动,他右手握拳捶向了自己心口,每一下都很重,直到嘴里吐出血来才罢休,跟着他扬起阴笑抹了一把血,这举动在我看来跟自残没什么两样,可我知道他绝不是自残这么简单。

    果不其然,他伸出染血的手,五指摊开对着阿赞鲁迪,就像钢铁侠要释放掌心炮似的,阿赞鲁迪眉头微皱,站在风雨中一动不动。

    丝罗**嘴里念动咒法,我看的很清楚,风势本来是对着丝罗**的,但却突然改变了方向,反方向吹向了阿赞鲁迪,与此同时还带起雨水一起飘向了他,居然不用借用任何媒介就可以做到这种事,这在我看来很不可思议。

    我问黄伟民这是什么套路,黄伟民说这是血咒的一种,但必须用施法者自身的心脉血,所以丝罗**才捶打自己的心口,这种咒法可以不用任何媒介就可以攻击对方,指谁打谁,有点类似国内的气功。

    阿赞鲁迪被风雨吹的都快站不稳了,这风雨就像刀片似的,划破了阿赞鲁迪的衣衫,还伤到了皮肉,甚至从电脑画面上就能看到一道清晰的血线。

    阿赞峰嘟囔了什么,黄伟民说丝罗**的血咒还没练到家,否则这种手法直接就能切开阿赞鲁迪了,至少把他这手臂能直接切下来,阿赞鲁迪是故意中招,是想试探丝罗**的血咒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这时候阿赞鲁迪用手挡着风雨踉跄退了两步,突然往边上一滚,顺势就从手里抛出了什么东西,只见两道白线一闪,经线捆住了丝罗**的脚踝,阿赞鲁迪从地上爬起,紧紧一扯立马开始念咒,丝罗**感受到了痛苦,表情狰狞无比,脸上溃烂处的血喷涌而出,整张脸瞬间就被染红,非常恐怖。

    随着阿赞鲁迪念咒声越来越大,丝罗**开始仰天惨叫,张牙舞爪,他迫不及待的伸手去扯脖子上的纱布,不知道想干什么。

    阿赞峰用泰语叫了声“不好”,就在他话音刚落,无比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只见丝罗**的头竟然打破了物理极限,三百六十度的扭了一圈,突然一道血柱喷出,就像喷泉一样,将他的头颅连着肠胃一起喷到了半空中!

    我已经看的目瞪口呆了,这就是传说中的首席降头飞头降了吧,还真是恐怖!

    丝罗**弃身体不顾,一颗飞头面目狰狞、拖着血淋淋的肠胃飞向了阿赞鲁迪,速度快的惊人,眨眼功夫都要飞到阿赞鲁迪的头顶了,最操蛋的是他的身体居然还能动弹,双手死死扯着阿赞鲁迪的经线,这要不是亲眼所见,就算打死我也不相信这世上居然有这种事!

    阿赞鲁迪这会牵制得了身体就顾不上飞头了,陷入了艰难抉择,一时慌了神。

    阿赞峰看到这情况按捺不住了,直接翻过柜台就朝门口冲去,我们想叫住他却发现他已经打开了卷闸门,无奈只好作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