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进击的德猜-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62章 进击的德猜

    阿赞峰在打开卷闸门的同时还顺势从包里取出了一个罐子打开,我还没看清楚他就扔向了飞头,朝电脑画面一看,飞头上已经爬满了阴法蜈蚣,把眼睛都给遮住了,飞头被蒙了双眼,在空中挣扎晃来晃去。

    阿赞鲁迪这才躲过了一劫,赶紧扯着经线闪到了边上去。

    这时候趴在柜台上的德猜不淡定了,我都没反应过来,它就跳下柜台,迅雷不及掩耳蹿了出去,快速爬上墙头对准飞头就跳过去,精准的落在了飞头上。

    德猜舌头快速吞吐,时而舔血,时而卷起蜈蚣塞进嘴里,飞头被德猜折腾的在空中大喊大叫,失去平衡,晃动的很厉害。

    幸亏班配码头都是店铺,平时很少有人居住,也就只有黄伟民这种抠门的奸商才住在这里,眼下雷雨交加,飞头的叫声也不怕被人听到了,否则看到这一幕非吓晕过去不可。

    黄伟民都看愣了,说:“德猜够猛的啊。”

    我哼道:“血和蜈蚣可是它最喜欢的食物,两样都聚到一起了,它肯定不会错过这顿美食,这次带它出来真是带对了,帮大忙了。”

    飞头眼睛看不见,在半空中乱飞,肠胃突然缠到了高处的电线上,泰国的电线乱搭乱接的现象比中国还严重,这么一缠几乎出不来了,越挣扎缠的越紧。

    阿赞峰见状马上爬上电线杆,拔下很粗的一根电线,线头都还在冒火花,阿赞峰对着德猜大呼小叫。

    德猜听到主人的叫唤,顺着电线就爬了过去,阿赞峰把有橡胶保护套的部分塞进了德猜嘴里,摸摸它的头,德猜咬着线头又调头回去,它把线头直接放在了飞头的肠胃上,然后迅速跳了下来。

    我和黄伟民此时也冲到了门口去,只见电线上火星四射,传出噼啪的触电声,飞头肠胃上甚至还有幽蓝电流在闪动,没一会就被烧的焦糊冒烟,焦黑肠胃掉落下来,摔的粉碎,空气中还弥漫起了一股烤肉的味道。

    飞头面部焦黑一片,只能看到翻白眼的眼睛,没一会也掉落下来,摔的皮肉都脱离了面部,俨然成了焦炭,在朝那无头身体一看,轰然倒地,黑血从脖洞里涌出,在地上抽搐两下也不动了。

    我和黄伟民激动无比,丝罗**这下总该死透了,危险警报接触了!

    好半天我们才从惊喜中反应过来,我跑过去抱起德猜搂进怀里,这家伙立大功了。

    从来不笑的阿赞峰也扬起了一丝难得的微笑。

    我们回到店里看李娇,她已经渐渐醒转了,见我们都围着她吓了一跳,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把发生的事给说了一遍,李娇心有余悸的笑了。

    阿赞鲁迪见事情解决,什么话也没说,扛上丝罗**的身体、夹着焦黑的脑袋悄然走进了芭蕉林,我想叫住他表达谢意,他却消失在了夜幕中。

    黄伟民吁了口气:“阿赞鲁迪够意思没收费,不知道阿赞峰。”

    我鄙夷的瞪了他一眼,他才悻悻的闭嘴了。

    阿赞峰带上德猜向我们作揖合十,没提钱也没要求黄伟民送他,更没要求我跟他一起走,只是告诉我们他要调查这个丝罗**的背景,还说原来那个施法的头骨报废了,要去深山里找一个适合的横死人头骨,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既然阿赞峰有事,估计我暂时也不用当帮工了,所以就选择留在佛牌店,看着阿赞峰远去的背影,我心中波澜起伏,自从接触了阿赞峰和阿赞鲁迪后我才发现,黑衣阿赞也不像黄伟民说的那样全都是冷酷无情认钱不认人,多少还是有点人情味,比黄伟民靠谱多了。

    “你在想什么?”黄伟民问。

    我冷嘲热讽道:“人家不收你钱,你是不是觉得又省了一笔啊?”

    黄伟民哼道:“屁,这活是上次没干完的,这次他们接着干干完也正常啊,再说了这次搞定丝罗**的是蜥蜴德猜,我倒是想给钱呢,可它也不会花啊。”

    说罢他便迈着八字步折返回店,这狗日的真他妈会狡辩啊。

    在李娇的坚持下黄伟民把安在卫生间里的针孔**给拆了,李娇不依不饶说明天就要回国告诉她表姐,黄伟民陪着笑脸不断说好话,就差下跪了,李娇这才气鼓鼓的回了房间,轰然带上门,也不知道到底做了什么选择。

    黄伟民的房里有两张床,本来是以前有个男店员睡的,但后来感觉男店员忽悠客户实在差劲,加上李娇又来了,他就把人家给辞了,所以这张床就给空出来了,我正好可以睡在这张床上。

    估计是李娇没给个明白话,他心中忐忑不安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吵的我也睡不着,我骂了他两句他干脆坐起来了,说明天还要开门做生意,要赶紧把墙上的小孩粪便洗掉,于是穿着背心短裤提着一桶水就出去了,我困都困死了就没搭理他,闭上眼睛睡着了。

    这一觉睡到了中午才起来,洗漱完毕后我打算出去吃个饭,李娇见我起来,马上跑过来跟我打招呼,说中午要请我吃饭,算是报答我的救命之恩,还说那晚要不是我及时救她,她早就死了,后来又为她的事忙前忙后费了不少心,我笑说太客气了,换了谁都会这么做的。

    李娇摇头说黄伟民就不会这么做,我哈哈一笑没多说什么,既然她盛情邀请我也不拒绝了。

    罗勇府是泰国的工业基地,又靠近泰国湾,还是著名的渔港,水产业十分发达,当地的海鲜种类丰富物美价廉,李娇自然是请我吃海鲜了。

    我们找了一家海鲜市场边上的大排档吃饭,李娇点了一大堆海鲜,清蒸花螺、咖喱帝王蟹、蒜烤大虎虾应有尽有,在配上炒椰子苗和一杯芒**,真是绝了,我往返泰国几次了,却没真正吃过一顿像样的当地海鲜,当即不客气直接上手拿,吃的满嘴流油吸吮手指。

    李娇看的目瞪口呆,笑我是从牢里刚放出来的,笑着笑着她看我的眼神突然有点怪了,跟着掏出纸巾主动帮我擦嘴上的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