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闹鬼的厂房-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64章 闹鬼的厂房

    回到宾馆后吴添立即给宋老板回了电话,开了免提让我也听听。

    吴添问到底怎么回事,宋老板语气低落,说他最近刚刚搬了新厂房,引进了新设备,打算大展拳脚,哪知刚搬到新厂没多久就怪事频发,警察、记者跟走马灯似的连番上门,弄的生意受到了很大影响,他是一个本分商人,情趣用品本来就容易让人想歪,他实在不愿跟警察、媒体打交道。

    宋老板说也不知道是不是见鬼了,他的新厂最近一个月内出了三条人命,全是自杀,死的都是男工人,还一次比一次死的离奇,头一个活活把自己掐死了,死在宿舍床上;第二个光着身子抱着情趣娃娃在库房里上吊;第三个就更奇葩了,打扮成女人,连厂里的硅胶假胸都用上了,还偷了厂里女工的内裤套在头上,吞下情趣跳蛋噎死在了厂房楼顶。

    我很骇然,宋老板没夸大其词,自杀方式还真是一次比一次离奇。

    吴添问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了,宋老板大喊冤枉,说他刚引进了新设备实现了机械化流水线生产,工人大多负责盯流程和质检,根本没什么压力,他头都是大的,赔钱给家属倒是小事,现在厂里流言四起说新厂房闹鬼,搞得人心惶惶,工人的情绪不高效率自然就低了,在这么下去厂子非倒了不可。

    广东人大多信这一套,宋老板听了厂里的流言,就怀疑新厂这块地以前是不是什么乱葬岗之类的地方,一打听也不是,这块地是附近廊沟村的集体工业用地,位于村口,几百年前就有建筑物,是古代的驿站。

    在死第一个人的时候他听人家说可能是风水问题,就请了风水大师来看,风水大师说他的厂房盖的像棺材,又说周围有山,把厂子围在了中间,叫什么血盆照镜局,煞气很大,宋老板吓坏了,连忙让风水大师化煞,结果钱花了不少不说自杀事件仍是继续发生,后来他没辙了,什么道士、和尚轮番上阵,结果也一样,他戏言都快要请尼姑了。

    有天晚上他无意中在手机里翻到了吴添电话,想起泰国是个佛教大国,能驱邪的龙婆、阿赞、古巴很多,兴许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反正死马当作活马医了,这才给吴添打电话。

    了解是怎么回事后吴添说他倒是认识大师,可以介绍,只不过这价钱不便宜,宋老板说要是能解决他厂里的问题,钱都不是问题,让吴添赶紧把泰国的驱邪大师请来。

    挂了电话后吴添兴奋的搓手,说回内地的第一笔生意上门了,看来内地确实旺他,宋老板是真急了,否则不会想到请泰国驱邪大师,他的意思是要狠狠宰宋老板了。

    本来我还想着有空请这个宋老板吃顿饭,感谢他的低价机票渠道,没想到这么快有机会了,只是宋老板人这么好,我有点不太好意思坑他,而且我觉得这事太邪性了,风险很大。

    吴添看出了我的犹豫,说一码归一码,做生意杀熟是很平常的事,如果我们能帮他摆平这事,让厂子恢复正常秩序出点血又算什么,里外一算账宋老板还是划算的,我们干的本来就是驱邪之类的活,不邪性人家也不会找泰国驱邪大师了,最主要的是我刚好差钱投资佛牌店,如果能把这笔钱挣到手,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一举多得。

    吴添不愧是个生意人,很快就把我说服了,我想了想说接这活也行,但不能忽悠宋老板,要真的帮他解决问题才行,必须从泰国请真正有能力的大师,不能像安妮那活一样狐假虎威了,人家帮过我,我要是还忽悠他就太不是人了,这是我的底线。

    吴添说可以,但这事他不能去中山,店铺还等着黄伟民的回信最终做决定,好多人都盯着这黄金店铺,他要是走了没准会被人抢走。

    我联系了黄伟民,先是问了他看店铺照片后的意见,他不以为然说我们做决定就好,开在哪都一样,不过费用账目一定要清晰,就算买过一支笔也要记录,否则他不掏钱,说完这事我就把宋老板的事说了。

    黄伟民说他倒是很想赚这钱,但真的不太方便,一来身体暗疾没恢复,哪也不想去,二来他店里最近生意一落千丈,他要先顾好店里的生意,无奈我只好作罢。

    本来我想联系毛贵利,让他帮我请龙婆甩孔,但吴添阻止了我,说毛贵利吃人不吐骨头,要价肯定不会低于上次,这次吴添也有份参与要是全被他吃了,我们两个根本没剩什么了,想想也有道理。

    这还真不好办了,黄伟民不能过来,那边的龙婆、阿赞又需要引路人,我刚回国还不到三个小时难道又要飞过去?

    正当我没什么主意的时候黄伟民给我回了电话,他说杜勇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回国,不知道干什么,不过要是时间合适找他最好了。

    我说杜勇是个资料收集专家,从来不跟法师打交道能同意吗?黄伟民怪我没听清他的话,他只是说杜勇从来不跟修黑法的阿赞打交道,跟修白法的驱邪龙婆、阿赞他还是有来往的,而且他的定位更精准,只要把事情告诉他,他能找到最适合此类法事的龙婆,物尽其用,收费也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

    黄伟民让我自己联系杜勇,免得杜勇找他收费,这活他就不掺和了。

    我在包里翻起了杜勇的名片,打过去后他好像还在睡觉,被吵醒说话很不客气,得知是我他恍了神,好半天才“哦”了声,问是不是那个法力值零的,我有些无奈只好说是。

    我把事情来龙去脉说了遍,杜勇听完后沉声问:“是老黄告诉你我每年这个时候都要回国的?”

    我说是,杜勇恼火道:“这个孙子不接,不想浪费时间干无谓的事!”

    ————————————————————————

    今天状态还行,提早三更,这文的数据不怎么好,达不到上渠道要求,所以希望觉得我写的还行的朋友,能给点支持,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投点免费花花捧个人场,都算是对我创作的支持,我想让更多的人看到这本书,让更多的读者朋友可以凝聚在一起,拜托大家了,我会努力创作,争取多更,谢谢大家的支持了。

    我的读者群:61431218,我也在里面,有时间也会冒泡跟大家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