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恶魔的果实-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68章 恶魔的果实

    回到招待所房间后杜勇很恼火,说我提前不打点好关系,现在警察盯着厂子想要办事太难了,浪费他和阿赞贡猜的时间,我有些委屈,这又不是我能控制的事。

    杜勇发完火后平静了下来,说这活本来只收五万泰铢,但现在难度加大要收双倍,折合人民币两万,他不管我朝宋老板收多少,总之他这个数不能少。

    主动权掌握在杜勇手上,阿赞贡猜也只听他的,他要是撂挑子这活半毛钱也赚不到,我盘算了下,即便双倍也不是太贵,杜勇的收费确实很实在,也不算狮子大开口,按照宋老板的态度,只要能解决问题让他出十万块都不会嫌贵。

    宋老板很快就来了,把我叫到门口商量怎么办,我给他报了价,他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我松了口气,心说吴添这小子判断的真精准,宋老板为了厂子的利益根本不把这点小钱放在眼里,我让宋老板先回房休息,现在也只能等机会了。

    我给吴添发去了信息,吴添居然埋怨我报价太低,他的心理价位是十五万,不过既然我跟宋老板谈好了就算了。

    凌晨一点左右宋老板来按门铃,说保安给他打来电话,张队和手下走了,好像是哪里发生了大案,我立即把这消息告诉了杜勇,杜勇觉得这是很好的机会,于是我们一行人马上去了工厂。

    我们来到了那棵古树下,看来看去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阿赞贡猜拿着珠链围着树转了一圈,突然爬上了树,摘了几个果实丢下来,我捡起来看了看,栓皮栎的果实就像大号的板栗,捏起来很坚硬,外头还长着毛。

    阿赞贡猜跳下树示意我可以试吃一下。

    这玩意能吃?阿赞贡猜都说问题出在树上了,我哪还敢吃。

    这时候宋老板突然拿走了果实,问:“阿赞师傅觉得这果子有问题?”

    杜勇给翻译了下,阿赞贡猜点点头,宋老板看着果子感慨道:“现在生活条件好了没人吃野生果子了,经常都是掉在地上直接烂掉,我以前跑过陕西,听人家说汉中小吃橡子凉粉就是拿这果实做的,厂是我的厂,工人是我的工人,如果问题真出在果子上,也只能我来了。”

    说罢他就掰开果子,取出果肉放进嘴里嚼,边嚼边说:“还挺有嚼劲,酸酸的带点苦涩味,但总体味道还不错啊,没什么问题啊。”

    等宋老板把整个果实都吃下去后,阿赞贡猜把珠链挂到了宋老板脖子上,宋老板好奇道:“这是什么意思?”

    杜勇说:“你只管吃就行,有阿赞贡猜在出不了什么事。”

    宋老板听杜勇这么说也就没多问了,一个接一个的吃果实。

    见差不多了阿赞贡猜亲启嘴唇默念经咒,宋老板突然一个战栗,人一下呆住了,手中的果子掉落在地,目光呆滞的站在那一动不动,胸前的珠链仿佛被无形的线牵引一样,诡异的悬浮了起来。

    这一幕把我都给看呆了。

    “愣着干什么,录下来啊,好让宋老板事后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杜勇提醒道。

    我回过神哆嗦的掏出手机打开**,对着宋老板就录了起来。

    随着阿赞贡猜念经,宋老板脸上浮现出很怪的表情,这种表情我在岛国的爱情动作片里见过,大多都是兴奋后的享受表情,接下来更为淫邪的一幕出现了,宋老板活像个娘们,嘴角含春,双手在自己身上乱抚乱摸,眼神里透着*,好像要勾引人似的,只不过他一个发福的中年男人,头又是秃的,看着有点搞笑,但我却笑不出来,因为我知道这些举动不是他的本意,显然是被阴灵控制后的结果。

    我看向了地上的果实,明白怎么回事了,问题就出在这些果实上,那几个工人多半是吃过这些果实了!

    这时候宋老板突然调头朝厂里过去,走路姿势也像个女人,只不过他扭起屁股来完全没有美感,杜勇和阿赞贡猜追了出去,我举着手机赶紧跟了上去。

    只见宋老板进了车间,在车间里偏偏起舞,每一个动作都极尽妖娆,仿佛在向人展示他的体态有多婀娜多姿,老实说要不是知道他是被阴灵上身了,我早恶心的想吐了。

    宋老板跳着跳着脸上的淫邪笑意突然僵住,跟着骑上流水线,做出骑马的姿势,我知道他不是在骑马,而是男女之事的女上位,宋老板模仿女人的叫唤,声音在空旷的厂房里回荡,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可能是声音太大把保安都给惊动了,保安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凑到了窗户前,手电怼在窗户上朝里观望,一个个都被这一幕惊的目瞪口呆。

    杜勇跑出去冲保安大吼大叫,让他们不要靠近,保安这才悻悻的跑回值班室了。

    宋老板像是停不下里了,叫声越来越大,动作频率越来越快,浑身大汗淋漓,衣服都湿透粘在了身上,表情从淫邪慢慢变成了狰狞,好像要把自己往死里整似的。

    杜勇觉得不对劲了,提醒了下阿赞贡猜,阿赞贡猜点点头,走过去将手按在宋老板的额头,念动经咒,宋老板翻了个白眼,瘫倒在流水线上,阿赞贡猜取下珠链退了回来。

    我看的直喘气,幸亏没吃果实,否则中招做出这些举动的就是我了。

    没多久宋老板扶着头吃力的坐了起来,当看到身在厂房里的时候纳闷道:“我怎么跑厂房里来了,头好疼身上怎么全是汗,屁股好疼啊,这是怎么了?”

    我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杜勇朝我示意了下,我只好把视频播放给宋老板看了,宋老板看着视频嘴巴慢慢的张大了,愣道:“你拍的真的是我吗,为什么我没有一点印象?”

    杜勇哼道:“你被一个淫邪的阴灵感染了,当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了,还真恶心,我差点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