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找茬-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70章 找茬

    对于这种结果我并不觉得意外,也许这就是命吧。

    可能是对那女灵的事感到好奇,我没有马上去武汉,既然这块地是属于廊沟村的集体土地,于是我就进村里打听了一下。

    廊沟村都是些留守老人和孩子,所以也没人管闲事,而且他们也见怪不怪了,还说那块地风水不好,做什么都不成,也经常出怪事,以前那里有人种菜,但死活种不活,只抽个苗就枯死了,后来包给一个山西人开养鸡场,结果那些鸡不知道是不是得禽流感了,公鸡半夜打鸣,母鸡下畸形蛋,还成群成群的死,山西老板赔的血本无归回了老家。

    村里有个老人告诉我,这块地在承包给宋老板之前是一对广州小夫妻开的农家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板娘后来疯了,逢人就说自己是青楼艺妓,被一个商贾看中赎身当了小妾,但过门没多久就被正室陷害,说她谋财害命被告到了官府,官府判她发配云南边疆,她不想到蛮荒之地受苦,主动勾引押解他的四个衙役,希望衙役放她走,衙役看她颇有姿色就动了心,表面上答应了下来,跟她轮流发生了关系,哪知事后不认账了,还合谋将她弄死埋在了驿站马厩里。

    广州老板见老婆疯成这样,生意做不下去了,关了店带老婆去治病了,再后来宋老板就承包了那里盖厂房。

    我有些骇然,脑子里浮现出了那女灵穿囚衣戴枷锁的样子,老板娘并不是发疯,而是吃了古树的果实,她说的可能都是实情!

    宋老板吃果子后的反应确实有点青楼艺妓的味道,而那些工人的死状离奇多半跟女灵死前那段经历有关,当年的驿站马厩应该就是现在这棵古树所在的位置,至于老板娘为什么会吃树上的果实就没法深究了。

    回到武汉后我把这事说给吴添听,吴添吃惊不已,还让我把宋老板那段“婀娜多姿”的视频给他看,可惜没有了,在给钱的时候宋老板特别叮嘱我把视频删掉了,这是他的**我也只能给删掉了,吴添觉得很遗憾。

    我们决定租下店铺了,这家店铺的房租是每年四万八,三个人就是每人一万六,我们找来房东签了合同,交了一年房租,我拍了租房合同发给黄伟民看,让他把自己那份房租发过来,黄伟民质疑合同的真实性,怕我们坑他钱,我说要合作就合作,不合作拉倒,我们两个人也搞的起来,我不信少了他就玩不转了,听我这么说他才乖乖把钱汇来了。

    店里的装修我们打算按照黄伟民的店走,他发了几张店铺的实景照片,我们找了这边的广告公司做设计图,设计图一出来施工队就进场了。

    店的注册是吴添去办理的,法人是他,老板也是他,我则被他包装成了中国第一位泰国驱邪大师,这家伙把我身上的纹身全给拍下来了,做成海报张贴在店铺落地玻璃上,印的名片上也有我的纹身。

    店里的装修动静很快就吸引了隔壁左右的注意,听说是卖泰国佛牌和驱邪的都很吃惊,说是冷门,市场里还是头一家,几个卖黄金首饰的女店员围着吴添问长问短,都说知道一些,还有去过泰国旅游的,就是不知道真实性,看来随着这几年的泰国旅游热,大家对泰国的这些数术也不是太陌生,这让我很高兴。

    吴添把名片派发给了她们,还把我推出去当活广告,说我是泰国真正的阿赞师傅、驱邪大师,满身的纹身就是证据,女店员马上把我围住,研究我身上的纹身,都说看着像真的,说在泰国见过阿赞师傅也都是这类纹身,把我弄的很不自然。

    “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啊?”一个男人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

    我朝门外看了眼,只见一个板寸头胖子靠在玻璃门上,拿着一把指甲锉在修指甲,他朝磨好的指甲吹了口气,抬头环视围着我的店员,瞪眼道:“都在奏莫斯(搞什么),还不回克上班?”

    几个女店员顿时心虚一哄而散跑回了店里,看样子是隔壁珠宝店的老板了。

    吴添陪着笑脸凑上去发名片,胖子鄙夷的哼了声接过名片,看了眼就随手给扔到了地上,还故意拿脚踩了下,吴添感到受到了侮辱,脸色很难看,但没吱声。

    胖子双手背后在店里走了一圈,轻笑道:“听口音像是外地人啊,哪里的?”

    “温州。”吴添冷脸说。

    胖子一听不爽道:“温州人不去炒房跑武汉来开什么佛牌店,武汉的房价都是你们这帮瘟鸡子给炒上去。”

    这下连我也不爽了,说就说怎么还地域黑上了,说:“这位老板,我们是在工商局合法注册,我们做的是合法生意,也没碍着你什么事,用不着地域黑吧?”

    胖子不以为然说:“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种神棍了,成天打着大师旗号坑鹏拐骗,你暗地里骗骗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开店专坑武汉人的钱,身为武汉人我可不能坐视不理,怎么,国内套路不好使了,现在改打泰国驱邪大师的旗号了?”

    吴添忍不住了,迎上去怒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坑人了?”

    胖子双手叉腰腆着肚子,一副什么都不怕的样子,眼看就要爆发冲突了,我感到事态不妙,我们初来乍到,要想在市场里立足就得跟隔壁邻居打好关系,得罪了当地人没好果子吃,于是上去拽住了吴添,跟他耳语了几句,吴添只好把火气压了下去。

    胖子不依不饶还想说什么,这时候女店员跑过来叫他,说店里来客户了,胖子这才瞪了我们一眼回了店里。

    吴添气愤的撇开我说:“你拉我干什么,这胖子真是欠收拾,摆明了是故意找茬,妈的。”

    我只好苦口婆心的劝他冷静点,别因为这种小事把生意给搞砸了,让他以大局为重,吴添这才缓和了下来。

    原本我以为胖子还会来找麻烦,没想到几天后胖子不仅没来找麻烦,还给我们介绍了第一笔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