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禁忌和供奉-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73章 禁忌和供奉

    古曼童是一种注入死胎灵魂的圣物,供奉型古曼是一个完整胎儿灵,灵力很强,佩戴型的碌葛佛牌入的是古曼的种,是刚成形多没多久的死胎,说白了就是古曼童的种子,灵性没那么强,不过怎么说都是死胎,感觉危险系数太高了,我有点担心赵威能不能驾驭的住,于是问黄伟民还有没有别的。

    黄伟民为难道:“倒是有一种正阴牌,效果介乎于正牌和阴牌之间,没那么邪性,是由白衣阿赞加持出来的,但没现货,找白衣阿赞起码要花好几天才能制作出来,费时费力不说还达不到你要的效果,你也知道我一个假牌商,正牌都没几块阴牌就更别说了,这块碌葛还是上次有个客户要请的,结果那混蛋临时变卦不要了,砸我手里了,这是个什么客户,你在担心他的安危?”

    “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我说。

    黄伟民释然道:“那就是成年了,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你管他请什么牌,要达到效果就只能请阴邪牌,这块碌葛不是挺合适的嘛,反正都砸我手里了就算你便宜点,只收个成本价,两千八泰铢,按照现在的价格你倒手卖给人家可以翻十倍,这么大的利润你还犹豫什么呢?”

    我没法跟黄伟民解释当中的原委,想想店铺面临的处境也只好答应了下来。

    黄伟民把照片发了过来,这佛牌被制成了钥匙扣,用有机玻璃压制成椭圆小**,里面装着混浊的尸油,尸油里泡着个小海马那么大的古曼种,黑乎乎的,白色经线缠绕,能看出是死胎雏形,黄伟民还配上了文字介绍,这尸油里还加入了坟土、裹尸布粉、碎骨粉,能助财运人缘,强力助事业。

    我把图片拿到隔壁给刘胖子看,并向他做了简单介绍,还故意把里面的阴物成分作为重点介绍了,想让他知难而退改请正牌,哪知道这家伙压根不在意,还说他知道阴牌要加入死人的东西才有效果,当他看到强力助事业后更是直接说不要给他别的选择了,就这个了。

    我给他报价五千五,刘胖子嫌贵跟我讨价还价,我做出了让步,最后以四千八成交了,相当于两万二泰铢,利润确实翻了差不多十倍,这块佛牌这么便宜,估计砸刘胖子手里有几年了,他才肯当白菜价给我。

    刘胖子直接给了我现金,拿着店里第一笔生意赚的钱吴添有些激动,不过我心里始终不踏实,但愿赵威不要有事。

    几天后黄伟民通过dhl快递把货发到了,佛牌用泡泡膜包装,里面还有半张a4纸,上面写了禁忌事项和供奉要求,我看了下禁忌事项和供奉要求,这佛牌不需要长期佩戴,如果一定要戴的话就挂在腰间,这也是为什么做成钥匙扣的原因,忌戴在脖子上,不能戴佛牌出入色情场所,不能戴佛牌进行房事,不佩戴的时候可以在屋里找个高点供奉,不能供奉在污秽处比如厕所、垃圾桶边,供奉物品只需要小孩子喜欢的东西就行,比如小玩具和零食,最后是一句不成语句的中文,是泰语发音的中文标注,是这块佛牌的入门心咒,由供奉着亲自跪在佛牌前默念三遍,这佛牌才能对供奉着起作用。

    我把佛牌拿给了刘胖子,提醒他让赵威按照纸上说的去做,刘胖子拿着佛牌端详,压根不在意那张纸上的禁忌事项和供奉要求,我反复提醒他才拿起来看了下,然后塞进包裹说会转交赵威,提醒他按要求做。

    赵威那年轻人比刘胖子老实,肯定会按照要求做,我倒不是太担心。

    刘胖子拿着包裹打算去送给赵威了,临走前他还给了我两张球票,说是后天赵威那场比赛的门票,就在新华路体育场,让我们没事可以去看看。

    反正店还在装修,几个工人也挺实在,盯不盯着也没什么关系,我和吴添没事可做去看看也无妨。

    后天下午一点,我和吴添去了新华路体育场,不过前来看这场球的人非常少,看台空空荡荡,稀稀拉拉的坐着小猫两三只,毕竟是场业余联赛,就算是半决赛也吸引不了几个观众,倒是主席台的看台上坐了几个戴墨镜领导模样的人,在那谈笑风生,一副看猴戏的样子。

    我和吴添到的时候刘胖子还没到,直到双方运动员进场了刘胖子才姗姗来迟。

    这场比赛在武汉楚风和青海庄承之间进行,赵威作为主力右前卫登场,比赛开始后我们一直关注赵威,看了不到半个小时我就知道赵威为什么进不了职业队了,那家伙控球不行,速度不行,盘带不行,身体素质更不行,被人家后卫一撞就倒,简直惨不忍睹,我觉得他踢业余联赛的主力都费劲,更别说进职业队了,而他唯一的优点就是能跑,难怪把李铁当偶像了,当年李铁在国足可是号称跑不死。

    吴添也看的直皱眉,凑到我耳边担心道:“这小子根本不是块踢球的料啊,职业队的球探又不是瞎子,那佛牌能起作用吗?”

    “不知道。”我心里也没底,我想了想朝边上的刘胖子问:“刘老板,赵威的水平怎么。”

    刘胖子白了我一眼说:“是不是很臭?”

    我尴尬的点了点头,实话实说:“不是臭不臭的问题了,我感觉他都不怎么会踢啊。”

    刘胖子哈哈一笑说:“要是水平不臭早进职业队了,还用得着找你们使这些旁门左道?罗大师,只有水平臭才能体现出佛牌有没有效果啊,你说呢?”

    刘胖子的嘴脸让我很不爽,他这个坑挖的也太深了,这是摆明骗我跳了,妈的。

    吴添问:“就这水平还从小踢球,他爸妈是怎么搞的,难道不知道儿子不是块踢球的料吗?”

    刘胖子说:“主要是我表弟当年是武汉红桃k的梯队球员,一直梦想进一线队,结果到退役了还没实现,这梦想就寄托在儿子身上了,就像魔怔了一样。”

    我叹了口气,这是典型的中国式教育,父母通常会把自己的梦想延续在下一代身上,完全不顾他是不是有这方面的天赋,真是悲哀。

    我们正聊着球场上突然传来了惊呼声,扭头一看,赵威就站在球门发愣,都还没回过神来,几个队友冲过去把他抱住庆祝,赵威进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