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疯狂的足球-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74章 疯狂的足球

    赵威终于意识到自己进球了,露出傻笑振臂高呼激动不已。

    我们都没看到这球是怎么进的,幸好不远处有个球迷在那大笑,吴添问他笑什么,这球迷说这球进的太有意思了,业余就是业余,角球都被守门员没收了,大家都在往回跑,13号赵威跑的比较慢,那守门员手滑了一下,手抛球直接砸赵威屁股上,然后反弹进了球门。

    我们忍俊不禁,居然还有这种进球方式。

    刘胖子问我是不是佛牌转运的效果,我说不知道,这才两天按理没这么快出效果。

    整场比赛下来赵威都形同梦游,但令人震惊的是他居然打进了三个球,完成了帽子戏法,而且每个进球都堪称奇葩。

    第二个进球是他盯着天上落下来的球,完全没注意都快靠近门柱了,结果一头撞门柱上,撞的晕晕乎乎脚步踉跄,观看比赛的球迷笑的前仰后翻,哪知道球在争抢过程中落到了他头顶,直接弹进了网窝。

    第三个进球也很奇葩,队友将球传给赵威,赵威面对几个后卫的堵截,慌乱中匆忙踢了一脚,裁判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了,这球闷到了裁判脸上变线飞向球门,守门员措手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球滚进网窝,球又进了!

    最终比赛以三比零结束了,赵威帮助球队在这场关键比赛中获得胜利,顺利杀进了西北赛区的决赛,赛后他还当选为本场比赛的mvp,拿了一个奖杯。

    刘胖子乐的不行,说赵威一年也没进三个球,没想到这场比赛一下进了三个,不知道是对手运气太差还是佛牌起作用了,吴添忙说当然是佛牌的效果了,否则这三个机会根本就进不了球,刘胖子半信半疑没说话。

    这事让我觉得奇怪,仿佛所有人都在帮赵威进球似的,连裁判都帮上忙了,足球比赛中进运气球的事并不是没有,但像这样在一场比赛中进了三个的还真没有,都可以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了,要说不是佛牌转运的效果我都不信。

    从球场出来后刘胖子拍着我的肩膀说:“喂,这场比赛太有意思了,不过到底是不是佛牌在起作用还有待观察,一场比赛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刘老板,我想见赵威一面,或者你把他的电话号码给我。”我说。

    刘胖子说:“这会你还见不着,他成了这场比赛的英雄,还要跟队友庆祝呢,西北赛区的决赛时间很紧,后天就是决赛了,下午他们就要赶赴兰州打决赛。”

    刘胖子说完就要走,我拽住了他,他只好把赵威的电话号码给我了。

    我掏出手机打电话,吴添凑过来问:“看到效果了你怎么好像不高兴啊?”

    我一边拨号一边说:“就是效果太好了才觉得不对劲啊,从我把佛牌交给赵威,到现在还不到两天就看到了这么明显的效果,有点太霸道了,黄伟民说过再怎么霸道的阴牌,想要看到效果也需要五天半个月,这当中有个灵物和供奉者的感应过程,就像养只宠物,也需要熟悉一段时间才会认主人啊。”

    听我这么说吴添也紧张了。

    电话一直没人接,我不停的打,赵威好不容易接了,但环境很嘈杂,他好像在更衣室里,欢呼声很大,我说什么他都听不清,可能以为是什么陌生号码他就给挂了,没办法我只好等在出口了。

    等了半天才等到球队的小巴开出来,我想拦车可车却拐向了另一边,赵威就坐在车里,戴着个耳机,我大喊大叫他也听不到,我再次拨打电话,幸好他接了。

    我问他有没有看到那张纸条,他说看到了,而且全都照上面的要求做足了,这家业余俱乐部不提供宿舍,队员也大多是本地人,有些队员平时还有本职工作,所以赵威是住在家里的,他说他把佛牌放在衣柜顶上,买了很多零食和玩具供奉,父母没钥匙也不会随便进他的屋,没什么问题。

    汤媛媛买假货供奉的事让我记忆犹新,问赵威有没有买次品,他说不仅没有买次品,而且买的都是进口的,在大型超市买的不可能有假货。

    我还想问什么赵威说教练在训话了,他们这要马上赶去机场了,就把电话给挂了。

    我陷入了沉思,这么看来赵威都按照要求做足了,那问题就不出在这上面了,我想了想突然意识到有可能是黄伟民在坑我,于是马上给他打了过去。

    我把情况告诉了黄伟民,质问他这佛牌是不是有问题,所以才这么便宜卖给我,黄伟民大呼冤枉,说店他也有份投资,这生意算是店里的第一笔生意,坑我就等于在坑自己,他没必要这么做。

    吴添接过手机问:“你这佛牌砸手里多久了,是不是过期了?”

    黄伟民无奈道:“三年了,这不叫过期,专业术语叫跑灵,阴牌确实有长时间不做入门跑灵的说法,但跑灵后就等于失效了,又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效果?”

    赵威按照要求做足了,佛牌又没失效,难道真的只是巧合,要真是巧合那赵威的运气也太好了点。

    黄伟民这时候说:“其实你们也没必要紧张,这种事也不是没发生过,兴许是那小子平时福报深厚,所以才效果这么好,我曾听一个白衣阿赞说过,福报越深厚效果会越好,用咱们中国人的话来说就是厚德载物,这小子以前肯定干过大好事,安啦,想那么多干嘛。”

    听他这么一说我才稍稍放心了些,赵威只不过在一场比赛中进了三个运气球,也没给他实质的带来什么好处,仔细想想也不算效果有多大,也许真是我想太多了。

    因为店里的装修进入了关键阶段,我暂时把这事给抛开了,直到一个星期后刘胖子拿着一份楚天都市报来找我,我的注意力才重新回到了赵威身上,只见报纸的头版上赫然登着赵威高举业余联赛冠军奖杯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