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暧昧的夜-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76章 暧昧的夜

    原来赵威进三个球的那天就把佛牌戴在身上了,因为足球运动员是不能佩戴饰品进场比赛的,出场前还要接受裁判的检查。

    这小子认为佛牌要戴在身上才能发挥效果,于是就给佛牌栓上红绳偷偷系在腰上,业余比赛的裁判检查没那么严格,他就这样躲过了裁判的检查。

    可能是系的不是太紧,比赛跑动的时候松了,一下滑进了裆里,幸好运动短裤里有紧身裤才没有掉出来,比赛又不能终止,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比赛。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第一个进球来临了,他一下就懵了,紧跟着第二个第三个也来临了,可能是心理暗示作用,他觉得这样很有效果,打决赛的时候居然如法炮制,没想到又起到了相同的效果,这下他更笃信这么做有效果了,从那以后他就天天把佛牌塞在裤裆里,去哪都带着,除非要脱裤子上厕所,这会他倒是记得禁忌事项不把佛牌带进厕所了。

    我一脸茫然,真不知道赵威是智商太低还是脑残,禁忌事项上虽没有指出放在裆里是禁忌,但过过脑子也应该知道这是犯禁忌的,为什么不能戴佛牌进入色情场所,为什么不能戴佛牌进厕所,道理是一样的,人的那个地方肯定是污秽处啊,怎么就不知道举一反三,我特么也是服了,这种无脑的事居然都干出来了。

    “刘胖子知道这事吗?”我问。

    吴添说:“赵威说这几天一直联系不上刘胖子,打电话关机,到店里也找不到人,听店员说刘胖子这几天意气风发,好像出国旅游去了,所以赵威才直接来找我们了,我劝你现在暂时不要回来,免得跟他接触惹来一身骚,警察可把他盯的很紧。”

    我陷入了沉默,吴添问:“怎么,你该不是想回来帮赵威吧?”

    “没有,我只是觉得有点惋惜,好好的一个年轻人就这么毁了,虽然他没踢球的天分,但好在够老实,如果不请佛牌又或者只请条正牌,慢慢发展兴许踢球能让他混个温饱,至少是走在本该属于他的轨道上,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高速脱轨沦落到被警察通缉了,这或许就是命吧,好好的戴在腰上都能滑进裆里。”我感慨道。

    吴添说:“要我说这就是刘胖子害的,你别自责,这事跟我们没关系。”

    我吁气道:“我知道,先这么说吧,那我在泰国在呆几天吧。”

    黄伟民见我突然放弃离开有些纳闷,我只好把赵威的事跟他说了,他很震惊,怕我怪他忙解释说纸上的禁忌事项是他按照阿赞峰的意思写的,绝对没有纰漏,跟他没什么关系,谁知道还有人把佛牌戴进裆里的,他做了这么多年的佛牌生意都没见过这样的奇葩客户。

    这事确实怪不到黄伟民头上去,我也没多说什么。

    因为不知道还要在泰国呆多久,老是住在黄伟民这也不太方便,反正阿赞峰不在家,我决定住到他那里去,李娇看我要走说请我吃饭,这两天我忙着进货都没怎么搭理她,于是就答应了,不过我提出这次由我来请,算是礼尚往来,李娇很高兴,还特地把自己打扮了一下。

    当李娇出现在我面前时我都惊了,没想到这丫头打扮起来真是那么回事,只见她今天长发披肩,戴了一对大的跟手镯似的银制耳环,化了烈焰红唇的妆容,穿一件紧身的抹胸衣裙,胸前那对丰隆被包裹的圆润紧致,一道深深的沟壑像是有魔力似的,能把人的眼睛都吸进去,臀部被紧身裙子勾勒出了一道完美弧线,配上小麦色的健康肌肤和烈焰红唇,视觉冲击极强,狂野感袭来,让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哇,你今天可真性感啊。”我忍不住赞叹道。

    李娇娇羞的白了我一眼,说我开她玩笑,我说是说真的,李娇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去。

    我看她打扮的这么性感时髦,去吃大排档有点格格不入,于是提出去西餐厅吃饭,罗勇李娇比我熟,我让她给我介绍,李娇想了想就带我到海边找了一家,虽然看上去是西餐厅,但环境却高雅不起来,还有一股浓的海腥味,等李娇点的菜上来后我才发现,这不过是一家搬到了屋里的海鲜大排档,我想象中品着红酒,听着钢琴演奏,优雅切牛排的画面并没有。

    李娇说这也算西餐厅吧,都是用刀叉吃海鲜的,还喝红酒呢,我笑笑说算吧,这丫头话里透着农村姑娘的朴素,她这么做应该是为我省钱,没想到这么可爱,我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

    酒足饭饱后我们还是像上次那样在班配码头散步,海风轻抚,李娇的发丝被吹到了我脸上,淡淡的洗发水味道钻进鼻子,撩人心弦,可能是晚上的缘故,也可能是喝了红酒的缘故,李娇有些哆嗦的抚起了双臂,感到有些冷意。

    我咽着唾沫,大着胆子揽过了她的腰,李娇抖了下,随后反应过来,整个人就扑到了我怀里,我们的身体间都没有距离了,她那紧实而有弹性的胸部让我浑身燥热,仿佛在我身上点了一把火似的,烧得我有点把持不住了。

    李娇抬起了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盯着我,慢慢的她闭上了眼睛,红唇轻启。

    我又不傻这是什么意思很明显了,我调整了呼吸正打算凑上去,谁知道手机在这个时候却突然响了起来,把醉人的气氛给打断了。

    我打算掏手机,李娇却按住了我的手不让拿,想想也是,这种时候怎么能扫兴,于是就没理会了,只不过手机一直在响,刚才酝酿的情绪一下消失的荡然无存,什么感觉也没了,没办法我只好说:“阿娇,我还是把电话接了吧,没准是吴添的国际长途找我有重要的事呢。”

    李娇只好松开了我,瘪嘴嘟囔上次也是这个吴添,真扫兴。

    我掏出手机看了下,是一个泰国当地的座机号码,还挺纳闷,黄伟*系我一般都是手机,很少用店里的座机,而且这号码也不是店里的座机,接起来一听我当时就愣住了,听筒里居然传出了刘胖子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