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大使馆营救-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78章 大使馆营救

    我等了一会电话才再次响起了,我也懒得去问他又当了什么东西给老板。

    刘胖子说王继来把他们带到深山里后确实找了个黑衣阿赞,不过看那人法力好像不是太大,加持出来的东西很一般,甚至还能看出是工业批量压制的痕迹,跟他一起来的人大多都有佛牌常识,对这些阴物多少了解一些,他们立马不干了,嚷着让王继来退钱。

    王继来当然不干了,当即让那个黑衣阿赞念了什么咒法,几人马上就不舒服痛苦的满地打滚,几人只好求饶了,因为王继来早就说过只要现金,所以几人这次过来基本都是带的现金,只好乖乖把装钱的包放了下来,手机被收缴,全被捆了关在漆黑的木屋里。

    刘胖子意识到被人做笼子了,心里叫苦不已。

    我问什么是“做笼子”,刘胖子说就是中了圈套又或者类似广东仙人跳的说法,他回过神说能不能关注重点,这他妈都什么时候了。

    我让他继续说,他说不知道王继来是个什么意思,钱也被拿走了,还关着他们不放,如果是绑架也应该让他们打电话给家人要赎金,但他没有这么做。

    我说情况有点不妙,这是做一锤子买卖,要杀人灭口的节奏,刘胖子说他也预感到会这样了,求生本能让六人齐心协力了起来,这些人大多是被网上的信息骗来的,在泰国没有一个熟人,刘胖子突然想起我来了泰国,就说自己在这边有熟人,还是个驱邪大师,可以找我求救。

    那些人起初不信,说刘胖子既然认识驱邪大师怎么还被王继来骗来这里,应该直接找驱邪大师请阴物,刘胖子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楚,就把兜里的名片弄出来给他们看,他们这才相信了,一起想办法解开了刘胖子,派刘胖子做代表出来求救。

    几人虽然被囚禁,但没人看守,木屋的门也很残破,一弄就开了,刘胖子这才跑出来求救了。

    我说既然看守不严,为什么不一起跑?

    刘胖子说王继来迫使他们就范的时候,只是让那黑衣阿赞念了几句咒语,那些同胞都有泰国邪术的常识,说可能已经中了降头,因为在跟王继来见面谈话的时候都喝过他泡的茶,所以跑了也没用。

    想想也是,如果真是中了降头就算跑了也没用,降头可以杀人于千里,但不找人求救又不行,总不能被他这么囚禁着等死。

    刘胖子说王继来发现他逃跑后肯定要找那几个人的麻烦,也不知道现在是死是活,好歹是同胞,自己也不能就这么一跑了之,让我赶紧想办法去救他和那几个同胞,他就躲在这家公路边的小卖部附近等我。

    我让刘胖子把电话给老板,我把手机递给李娇,李娇用泰语跟老板交流了下把电话挂了,说是在巴蜀府跟缅甸接壤的山区里,从4号公路过去在转入1016号公路,小卖部就位于1016号公路的盘山路段,我一听头都是大的,我又不是泰国人哪知道几号公路。

    我意识到事态严重,已经不仅仅是刘胖子一个人的事了,还关乎到另外几个同胞的人身安全!

    一时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李娇突然说:“罗哥,这事太大你一个人肯定解决不了,我觉得还是找大使馆好了。”

    李娇一句话把我点醒了,我当即联系了大使馆说明了情况,隐去了有可能中邪术的部分。

    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很负责,表示会核实情况,如果情况属实他们会马上展开营救,工作人员还说罗勇府是泰国的工业重镇,有很多中国企业在这里投资,为了方便同胞异地办证,有一个工作小组长期驻扎在罗勇的公立光华学校,在成能乡猜甲磅路66号,让我们到那个地方去将详细情况说明,同时可以在那里等消息。

    我给黄伟民打电话说了这事,让他开车送我们去,黄伟民很吃惊,说怎么闹的这么大,都惊动了大使馆,我让他赶紧开车到码头来,在路上细说。

    十分钟后黄伟民就开着他那辆烂车停在了我们身边,他被李娇今天的打扮吸引,随后用异样的眼神看我,估计是看出了什么,怀疑我泡李娇。

    我也没功夫跟他扯别的,催促他赶紧去找工作小组。

    经过半个小时的驱车我们到了学校,找到了工作人员说明了情况,然后就是坐着等消息了,这一等就等到了天亮,黄伟民早靠在椅子上睡着了,李娇也靠在我肩膀上睡着了,可我却半点睡意没有,虽说我跟刘胖子不是太熟,跟那几个同胞也不认识,但我切身感受到了他们有多危险,因为我也在泰国出过事,所以很能理解。

    办公室的电话响了,我一下就精神了起来,黄伟民和李娇也被吵醒,我们全都围到了工作人员身边去,工作人员神情凝重的接起电话,说了两句后表情释然了,挂电话后说:“放心,六个人都活着,只是受到了惊吓,大使馆连夜从曼谷调了直升机过去,联合当地的泰国警察联手把人救出来了,目前人已经被送到了曼谷的医院里治疗。”

    我松了口气,黄伟民感慨说:“还是我们国家的大使馆给力啊,直升机直接干过去了,这要是换了别的国家怕是没这效率。”

    我问:“领导,那人抓到了没有,王继来是什么来路?”

    工作人员摆摆手说:“你可别叫我领导,我就是一个为同胞服务的普通工作人员,人都跑了也没法抓,听大使馆的人说对方是从缅甸越过国境线到泰国来的,看到直升机过去可能感到不妙就溜了,唉,也真是的,网上乱七八糟的信息怎么能相信呢,佛牌这东西是迷信的玩意,当项链戴戴就行了,怎么还跑到深山里去找师傅请佛牌,回头告诉你们朋友,千万不要迷信了,被人骗钱是小事把命丢了就没了,这次算运气好的了。”

    我们向工作人员表达了感谢后就出来了,黄伟民和李娇要回店里,我本来就打算去阿赞峰那,倒是可以顺路去看看刘胖子,因为他说他们几个有可能中了降头,要是真的这事就麻烦了,那黑衣阿赞跟王继来一起跑了,又是缅甸来的,想解就困难了。

    ——————————————————————————————————

    求收藏、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