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药降-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79章 药降

    到了曼谷医院后我急着去找刘胖子,好不容易找到了却被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拦在了病房门口,一问才知道怎么回事,原来刘胖子和那几个同胞昨晚送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只是受到了惊吓,可没多久就出现了不明原因的急性症状,上吐下泻不说,还肚子疼的在地上打滚,其中有个体质差的甚至吐了血,被送进了抢救室抢救,幸好命大救回来了,但做了各项检查什么都没发现,医生也纳了闷,目前正在集结专家开会,打算进行全方位的会诊。

    我有点骇然,没想到这降头来的这么猛,准是王继来恼火了在背后施毒手!

    我必须要马上见到刘胖子,于是在门口闹出动静,刘胖子听到是我的动静,主动叫起了工作人员说是朋友,示意放我进去,我这才见到了刘胖子。

    刘胖子十分虚弱的躺在病床上,人好像瘦了一大圈似的,脸色惨白,看到我他都快哭了,颤抖的拉着我的手,就像姑娘跟我表白似的,哽咽道:“罗大师,能看到我你真是太好了,我是不是快死了啊,呜呜呜。”

    我急道:“你别哭了,有我在死不了,到底是什么症状?”

    刘胖子哽咽道:“从昨晚到现在我已经疼两次了,每一次疼就像生孩子似的,女人真是不容易胃里好像有刀子在搅动,看来真是中降头了,罗大师,你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可千万不能半路抛下我啊,要是好了等回武汉我一定好好报答你。”

    我示意刘胖子躺好别太激动了,我一定想办法帮他把降头解了,我撑开他的眼皮看了下,心中顿时咯噔了一下,情况不太妙,刘胖子的眼白里有一根很黑的直线,这是中降的特殊表现!

    虽然我跟着阿赞峰还没学到什么真东西,但已经能分辨是不是中降头了,眼睛是分辨中降头很重要的依据,眼白里出现灰色、黑灰、黑色的直线都表示中降了,根据颜色的深浅能知道中降的轻重,刘胖子眼中出现了黑线,这说明降头已经到了发作的阶段了,这阶段会按照降头的种类,产生相应的结果,如不及时解降很可能会被折磨死!

    幸亏他眼中出现的不是红线,这说明并不是最难解的灵降,灵降也叫鬼降,顾名思义就是利用了阴灵的力量,降头大致可以分为三大类,药降、飞降、灵降,记得刘胖子在电话里跟我说过,他们在接触王继来的时候都喝过他泡的茶,那就应该是被下药中药降了,药降的原理跟中国的蛊毒极为相似,大多是利用昆虫的毒素,可使人精神错乱、癫狂,或身体出现莫名的疼痛,最后痛苦而死。

    黑衣阿赞研制的毒虫药,大多带自己的偏好,毒虫是经过各种杂交的,毒性稀奇古怪,除了本人外其他人基本解不了。

    我有点明白王继来安的什么心了,他先是哄骗刘胖子等人来泰国,以次品充当高档货先赚它第一笔,只是他没想到刘胖子等人的反应会这么激烈,这才迫不得已囚禁了他们,他不是想绑架要赎金,绑架的风险太高了,刘胖子跑的那么顺利,或许早就在他的预料当中了,因为刘胖子已经中了降头,迟早会发作,到时候为了活命肯定会再次联系他,这就能赚它第二笔,这是个连环局!

    我安慰刘胖子别担心,又问了他那几个同胞的情况,从病房出来后我给黄伟民打去了电话,黄伟民听说后有些激动,说这可是大生意了,六个人能赚不少钱呢。

    我有点鄙视黄伟民,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赚钱,这些同胞已经被骗子坑的身无分文很惨了,刚才从刘胖子那我了解到那几个同胞的情况了,除了刘胖子是为了扩大生意请阴物外,其他人全都是生活、生意遇到了困境,想快速转运,所以东借西借凑钱到泰国请阴物转运的,要是还赚他们的钱,别说他们承担不起,我自己的良心也过不去。

    黄伟民有点不高兴,说话开始敷衍,说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怎么可能白白给他们解降,还说我多管闲事想做大慈善家。

    我听的不爽直接把电话给挂了,不过他马上又回了电话过来,说:“你也别生气,我只是实话实说,其实仔细想想就算你答应了这生意也没法做,先不说阿赞峰和阿赞鲁迪这俩家伙不在家了,即便在家他们也未必解的开,药降虽然只是入门的降头,可效果却非常好,因为黑衣阿赞的药都是独门的,是各种毒虫杂交提取的毒素,除了本人外其他法师很难化解,倒是有专门破解药降的黑衣阿赞,但我不认识啊,杜勇倒是认识不过他还在国内,你又说那几个老兄穷的叮当响,找了也没用,最重要的是这个王继来是缅甸那边过来的,套路更是难以捉摸。”

    “那你是什么意思?”我问。

    黄伟民说:“解铃还须系铃人,现在最简单最好的办法就是找王继来。”

    我冷笑说:“你这是出主意还是想害人?这套就是他下的,找他不是直接中圈套了?”

    黄伟民说:“那也没办法,想要救刘胖子等人明知是个套也要往里钻,他设套的原因很明确就是为了钱,你给钱他肯定会解,与其找别的阿赞师傅浪费时间、风险高,还不如找本人呢,反正都是一样花钱,找本人这风险性也低啊,我只是给个建议,要不要找姓王的你自己决定,我不掺和了。”

    说着他就把电话给挂了,我来回踱了下步,看来现在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我回到病房找刘胖子要了王继来的号码,刘胖子问我要干什么,我只好说要找王继来谈判。

    刘胖子纳闷道:“你不是驱邪大师吗,你不能解吗,为什么要找那个骗子?这样岂不是还往王继来的圈套里钻了。”

    我说我不是不想帮他,只是药降有它的特殊性,只有找本人才是最好的办法,就像中了蛇毒,你只能找对应的蛇提取血清,别的全没用,要想活命只能找王继来了。

    刘胖子只好哭丧着脸把王继来的号码告诉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