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实力悬殊-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85章 实力悬殊

    我警觉的往后退了两步,黄伟民反应很快,指着阿赞布明大喊:“快看,你爸爸出手了!”

    王继来条件反射目光被吸引了过去,就连我也差点上当,还好黄伟民拽了我一下,我这才反应过来,两人拔腿朝树林外跑。

    王继来恼羞成怒,咆哮着朝我们扑来,黄伟民躲闪不及被扑倒,裤子被扯住怎么都挣脱不开,他索性把裤子给脱了,露出一条红色平头四角裤,上面还印着倒“福”字,还别说黄老邪这大腿倒是挺白的,跟女人有的一比。

    “靠,拉我一把啊。”黄伟民叫道。

    我回过神赶紧拉起他逃跑,王继来还没从折磨中缓过劲,人很虚弱,根本追不上我们了。

    眼看我们就要逃出树林了阿赞布明突然跳到我们跟前,冲我们凶狠的龇牙瞪眼,吓得我们往后退。

    王继来爬起来哈哈大笑说:“看你们还往哪跑!”

    阿赞布明步步紧逼,没办法我们只能退回了阿赞苏纳身边。

    王继来捡起了黄伟民的裤子,把裤兜里的钱掏出来塞进自己的包里,他还摸到了包在手帕里的手表、项链和戒指,顺势把这些东西也给拿了。

    黄伟民气的不行,大骂王继来不仅是骗子还是强盗。

    “这大红裤衩还挺好看,我让你骂!”王继来目露凶光从腰间摸出一把小刀,在裤子上不停划拉,直到把裤子划拉成了碎布条,才大笑不止的把裤子扔了过来。

    黄伟民脸色憋的通红却无可奈何,裤子又不能不穿,也只好把破裤子穿了回去,不穿还好,这一穿比露红裤头更搞笑,就像个跳草裙舞的,不过眼下这情况我也笑不出来。

    “这混蛋居然玩这种小孩子把戏,真他妈。”黄伟民咬牙道。

    王继来站到了阿赞布明身后去,取出两个塞子把耳朵给塞上了,我和黄伟民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了有点慌神,现在跑是跑不掉了,没办法我们只好退回木屋把门紧紧关上,希望能隔绝经咒的声音。

    “全都赖你,这下好了。”黄伟民懊恼道。

    “别说了,我也不想这样啊。”我凑到了门缝里看外面的情况,只见双方仍就站在那一动不动,王继来已经退到了边上去,本来想朝木屋过来,但因为阿赞苏纳就站在木屋前只得放弃。

    阿赞苏纳和阿赞布明开始对话了,通过黄伟民的翻译得知,两人是在互掐,想先在气势上占据优势,阿赞苏纳让阿赞布明滚回缅甸,不要在泰国兴风作浪,阿赞布明回应这是他的自由,阿赞苏纳无权干涉。

    两人的对话足足持续了有十多分钟,来来去去都是差不多的话语,总之谁也不服谁,那就只能斗法了,黄伟民说阿赞师傅斗法必须要分出个胜负来,也就是把对方搞死为止,我们两个只能祈祷阿赞苏纳赢了,他要是输了我们也会跟着完蛋。

    只见两人先后盘坐到了地上,这是要做法的架势了,黄伟民嘀咕:“都见面了还要以黑法斗来斗去,还不如直接扑上去干一架,把对方打死为止不就得了,这么搞法反倒把我们给害死了。”

    我回应说:“你见过两个剑客不耍剑,扑到一起摔跤的?他们擅长以法相斗,肯定要以法把对方干倒了,这是高手对决的潜规则,你以为是菜市场大妈吵架,泼妇骂街?”

    黄伟民瘪了瘪嘴不吭声了。

    只见阿赞苏纳还是像解药降的时候那样,取出了玻璃罐一字排开,划破掌心将血滴进去,只不过这一次他把所有虫子都倒进了一个罐中,什么蜈蚣、蜘蛛、蝎子全都混在了一起,在阿赞苏纳的咒法驱动下,虫子开始狂暴起来,互相撕咬缠斗,不到片刻罐子里的虫子几乎全死了,只剩下一只硕大的蝎子扬着尾端血淋淋的针刺趴在罐子里,阿赞苏纳将蝎子取出,双手合到一起,把蝎子封在手掌中间,闭上双眼就开始加持经咒。

    王继来看的直咽唾沫,估计他也没见过这是什么法门,我和黄伟民哪还顾得上吃惊,脑袋被阿赞苏纳的念经声弄的昏昏沉沉,捂着耳朵也没用,黄伟民说自己的太阳穴一直在跳动,像是有跟筋在脑子里抽,疼的脑子都快炸开了,只好抱着头躲在木屋里找掩体。

    他都顾不上我了,在木屋里找到了一桶水,撅起屁股把头伸进水里,让水直接没到脖颈处,憋一会气就抬头大口换气,如此反复,看样子他想用这种法子隔绝经咒,怪累的。

    可能是我身上的阴神刺符起到了抵挡作用,我的感受并不像黄伟民那么强烈,只是觉得脑子有点发胀,我环视了下木屋,几乎没什么掩体了,无奈只好作罢,要是真躲不过去那也没办法了。

    我凑到门缝上继续观看,阿赞布明取出一尊老虎头人身的土制雕像,这东西我倒认识,在阿赞峰的住地见过类似的图案,好像是布周十面派的法相,只见阿赞布明左手呈佛势竖在身前,右手按在老虎头法相上,似乎在感应法相的力量。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头昏脑胀看花了眼,阿赞布明身上冒起了一股黑色的烟气,这些烟气环绕在他身边不散,幻化成一个个骷髅头形态,萦绕在他身边,看的我心惊胆战,呼吸都紊乱了。

    王继来盯着阿赞布明施法,似乎并没有看到这一幕。

    我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又是我体内的孕妇灵在起作用,让我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景象,这些烟气态的骷髅头肯定是阿赞布明禁锢在自己体内的阴灵,他把阴灵都放出来对付阿赞苏纳了!

    我仔细数了数,有将近十来个骷髅头,居然能把十来个阴灵禁锢在自己体内,要是法力不强估计早就被阴灵反噬死了,可见阿赞布明的法力相当高,不愧是缅甸顶级的黑衣阿赞,我有点担心阿赞苏纳到底扛不扛得住了,他是玩虫的毒师,跟玩阴灵的控灵师,就像邹市明跟泰森,完全不是一个量级,悬殊分明,这怎么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