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阴灵反噬-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86章 阴灵反噬

    阿赞布明开始念阴法经咒了,那十来个气态的骷髅头躁动了起来,张着血盆大嘴,狰狞无比。

    我的耳畔忽然传来了厉鬼的哀嚎声,耳膜被震的生疼,没办法只能死死捂着耳朵,但这声音无孔不入,让人非常难受,德猜也有点受不了从我的肩头跳下,躲到木屋角落的缝隙里去了。

    阿赞苏纳的双手间冒气了烟气,那只蝎子好像被经咒加持的活活烤熟了一样。

    在阴法经咒的驱使下那十个阴灵骷髅突然扑向了阿赞苏纳,阿赞苏纳极为淡定,不慌不忙将蝎子放进嘴里吞了下去,跟着继续念咒,肤色突然变的极黑,比非洲人还黑,好像中了剧毒似的。

    让人惊奇的一幕发生了,那十个阴灵骷髅在阿赞苏纳身边萦绕,却近不了他的身,阿赞苏纳双手一拍,不知道念了什么,全身就像产生了吸力,将十个阴灵骷髅吸的不成形,最后通过皮肤、眼孔、鼻孔、耳朵将阴灵吸收进了体内!

    与此同时他将嘴巴张大,身上的黑气慢慢消退,但嘴里却呼出浓如墨汁的黑气,这些黑气直扑阿赞布明过去,十个阴灵骷髅突然从黑气中现形冒出!

    我有点明白这是什么原理了,阿赞苏纳把自己当成了一个转化器,将这些阴灵吸入体内,融入体内的黑气虫毒,在重新从嘴巴里呼出来,这么一来阴灵就会受到他的反控制了,还真是厉害,没想到他居然能承受十个阴灵入体的力量,让人咋舌。

    阿赞布明显然没想到会这样,神情骇然,双手一起按到了老虎头法相上,加强诵经声音,黑气里的十个阴灵受到经咒影响,躁动的停了下来,阿赞苏纳见状也提高了诵经声,黑气阴灵被两股力量控制滞留在半空中。

    两人的额头全都渗出了细密的汗珠,高手对决一招就能分胜负,生死可能就在瞬间了!

    王继来一脸茫然,看看阿赞苏纳又看看阿赞布明,在他眼中只能看到两人在不停的念经咒,完全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

    谁的阴法经咒强大谁就有可能获胜,我看不下去了,因为鼻血已经喷涌出来了,他们强大的经咒对人体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没办法我只好捂着耳朵跑到水桶旁,趁黄伟民抬头换气的时候一头扎了进去。

    没想到把头扎进水里后一下就隔绝了经咒,整个人顿时就轻松了,要不是黄伟民拽我我甚至都不想缩回来了。

    黄伟民换好气正想继续扎进水里,就在这时经咒声戛然而止,跟着就是一声响彻树林的惨叫。

    胜负已分!

    我和黄伟民打开门冲了出去,只见阿赞布明躺在地上,脸色都变黑了,最诡异的是他的脸正在急速消瘦,眨眼功夫就瘦脱了相,变成了皮包骨。

    阿赞布明痛苦的捂着心口,张着嘴巴挣扎了一下,动作慢慢僵硬迟缓,最后一动不动断了气。

    阿赞布明被自己控制的阴灵反噬死了!

    王继来看到这一幕双腿打颤神色惶恐,反应过来后拔腿就跑,我和黄伟民马上追了出去,王继来跑的很匆忙,脚下拌蒜摔倒在地,我们上去把他制服了,黄伟民找来藤条将他五花大绑了起来。

    等彻底控制住王继来后黄伟民不满的拳打脚踢,将钱和手表、项链悉数给拿了回来。

    王继来咬牙瞪着我们,发出了苦笑,闭上眼睛,一副任由我们处置的架势。

    阿赞苏纳剧烈咳嗽,有些虚弱的站了起来,跟我们说了些什么,黄伟民说:“阿赞苏纳身体承受了阴灵侵袭,法力又消耗过度急需休息,他说他现在哪也去不了,就在这木屋里养元气,让我们不要管他了,人怎么处置就交给我们了。”

    我赶紧给阿赞苏纳行礼道谢,他没理我踉跄的朝木屋过去,轰然把门关上了。

    我将刚才发生的一幕告诉了黄伟民,他说阿赞苏纳能承受阴灵入体并不奇怪,因为黑衣阿赞修的都是黑法,能承受阴灵的力量是最基本的,不是玩虫毒就没这个功能了,只是承受力没那么高,十个阴灵显然超出了阿赞苏纳的承受范围,不过他硬扛下来了。

    听黄伟民这么一说我更感激阿赞苏纳为我们做的事了,将阿赞布明的尸体埋了后黄伟民问:“这家伙现在怎么处理?”

    我想了想走到王继来身前说:“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了赚钱?还是阿赞布明控制了你。”

    “既然落你手里了要杀就杀,哪那么多废话!”王继来哼道,跟着露出无奈惨笑,眼神里透着绝望,说:“反正我早就是个死人了,解降是死不解降还是死,阿赞布明死不死其实跟我也没太大关系,只不过加速了这个过程,来吧,把我杀了吧,反正活了这么多年也够本了!”

    说完他就闭上了眼睛,他的这番话里好像还带着故事,我迟疑了下打算把他解开。

    黄伟民顿时急了,把我拉到边上说:“你小子疯了,这死骗子骗了那么多人,还差点把我们害死,你想干什么?”

    我反问:“不然能怎么样,斩草除根?你敢杀人吗?”

    黄伟民被我问的无语了,好半天才说:“反正不能就这么放了他,你不怕我还怕啊,我在泰国做生意,谁知道他会不会找我报仇啊。”

    我叹道:“你没发现他跟我一样也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家伙吗?还中了阿赞布明的降头,几乎跟我如出一辙,只不过我比他幸运,遇上了你和阿赞峰保住了性命,但他运气没我这么好,阿赞布明一死他体内的降头就不受控制了,离死期也不远了,最主要的是我感觉得到他有难言之隐。”

    “同情心泛滥,得了,老子不管了,你自己看着办吧。”黄伟民一摆手,气呼呼的坐到了边上去不在搭理我了。

    我再次走到王继来跟前,他好像听到了我和黄伟民的对话,苦笑了下,眼神注视着一个点陷入了回忆,开始自言自语说起了自己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