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蛊人-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87章 蛊人

    王继来本是云南人,住在滇缅边境的小山村里,那个时候的生活条件格外艰苦,在他五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病得都快死了,父母没钱替他看病,最终做出了一个艰难决定,把他丢到山里自生自灭。

    父亲把王继来哄骗到山里后悄然离去,留下年幼的他独自在山里哭泣,他漫无目的的在山里游荡,野兽的叫唤让他很害怕,但他更怕的是黑夜,那几天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时期,至今仍有阴影,他的哭声惊动了躲在滇缅山区里修法的阿赞布明,阿赞布明把他带回山洞给他食物和水,算是救了他一命。

    阿赞布明之所以出现在滇缅山区里,是为了偷学山区苗寨里的炼蛊秘法,他救下王继来并没安什么好心,看到他身染重病就想拿他试法,把刚炼出来的蛊虫给他吃下,也许是他命不该绝,蛊虫不仅没弄死他,还把他体内的病毒给吞噬了,他奇迹般的活了下来,之后这蛊虫就进入了休眠期。

    阿赞布明也很意外,弄懂怎么回事后就一直把王继来带在身边,把他当成了炼蛊工具,每每练了新蛊虫就拿他做实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体内中了很多种蛊毒,根本无药可救,只要阿赞布明一念经咒,他就像是万虫噬骨一样难受,可能是那条原始蛊虫一直在起作用,新蛊虫根本奈何不了他。

    王继来长大后十分痛恨自己的父母,几次都想越境回云南把父母杀了,可最终还是因为心软没有下手。

    阿赞布明是个唯利是图的法师,为了赚钱购买黑市阴法材料,简直无所不用其极,他不仅把王继来当成炼蛊工具,还把他当成赚钱的工具,因为阿赞布明需要长期隐居深山修法,所以抛头露面揽活赚钱的任务就落在了王继来身上,只要王继来没让他赚到钱,他马上就以阴法经咒折磨他,王继来就像是孙悟空被戴上了紧箍咒一样痛苦。

    为了减轻自己的痛苦,王继来只能不断的帮阿赞布明揽生意,不断的哄骗缅甸人、泰国人进山,可惜这些人太穷了,根本掏不起大钱,后来他发现来泰国旅游的中国人越来越多,一个个穿金戴银,出手阔绰,于是就打起了中国游客的主意,中国游客对泰国佛牌、符通之类的东西很感兴趣,于是他就抓了一个华人,逼他在国内的论坛上发布这类消息,诱骗中国人前来坑他们的钱,以前对于泰国人和缅甸人的手法都是骗完钱就直接杀掉,但碍于中国的外交实力,怕事情搞大了很麻烦,所以并没有下毒手,一般都是坑了钱就把人放了,并且警告已经在他们身上下了降头,只要把这事传出去又或者报警,他就隔空施法让降头发作,这些人大多有降头的常识,惧怕被降头弄死只能忍气吞声,这也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受骗却没有人站出来的原因,直到遇上我们。

    听完王继来说的我有些感慨,原来他也是个可怜人。

    黄伟民听到了王继来说的,凑过来说:“你也别把自己说的这么可怜,什么迫不得已、受制于人都是扯淡,骗子就是骗子,不要以为这么说我们就会把你放了,照你这么说我他妈杀了人也可以说是迫不得已、受制于人喽?”

    王继来很不屑,扬起嘴角说:“我从没指望你们能把我放了,我说我的关你什么事,要你多什么嘴?一看就知道你做了不少亏心事,这么贪钱把人家的手表、项链都给拿了,我都没这么干还知道给人家留个念想,你倒好全给拿了,穿条红裤衩招摇过市,是不是以为能辟邪?泰国的夜晚还是挺凉的,你也不怕着凉了,哈哈哈。”

    老实说王继来说的话也正是我想说的,可我还知道我是哪边的,只好憋着笑不吭声了。

    “你。”黄伟民受到羞辱愤怒不已,抬腿就踹了王继来一脚。

    王继来倒在地上咬牙切齿瞪着他骂道:“你这贪生怕死的家伙,刚才比谁都跑的快,现在看到阿赞布明死了,我受制于你就在这里趾高气昂,有本事来啊,杀了我啊!”

    黄伟民很恼火,从地上捡起刚才从王继来身上收缴的刀子举了起来:“靠,你以为我不敢吗?谁叫阿赞布明斗法输了,成王败寇自古的道理,有本事你让他活过来,看老子不弄死你,叫你嘴贱,叫你划破我裤子!”

    我赶紧上前抱住黄伟民让他别冲动,黄伟民也没真想杀人,看我这么一劝有了台阶下就松了劲,可王继来却不依不饶:“像你这样的人还敢杀人?鬼也不信啊,哈哈哈。”

    王继来大笑不止,我看出他有故意求死的念头了。

    黄伟民的火气本来降下去了,这么一来顿时火冒三丈,不断扭动挣脱我的束缚,大叫要杀了王继来,就在我快控制不住的时候木屋的门被推开了,阿赞苏纳喘着气走了出来,怒目瞪着我们,我这才意识到吵到他休息了。

    阿赞苏纳带着德猜走了过来,先把德猜交到我怀里,然后朝王继来打量了一番,嘴角扬起阴笑说了些什么,黄伟民立马把小刀丢了,笑道:“用不着我动手了,你死定了,阿赞苏纳说他最近哪也不能去,就在这木屋里调养恢复,让你伺候他饮食,等他恢复元气就把你给处置了,阿赞苏纳可是玩药降毒的,比阿赞布明更毒,你就等死吧,哈哈。”

    王继来咬牙瞪着黄伟民不吭声了。

    我倒是松了口气,正愁怎么处置这家伙阿赞苏纳接手了,虽然阿赞苏纳没安好心,有可能也会杀了王继来,反正他也是个必死的人了,不用亲自动手,倒也眼不见为净。

    在阿赞苏纳的吩咐下我们把王继来抬到了木屋中,行礼告别后就把门给带上了。

    折腾了一夜这事总算解决了,下山后黄伟民把我送到了曼谷,然后驱车回了罗勇。

    我回到了阿赞峰的驻地,连比划带软件翻译把这事告诉了阿赞峰,阿赞峰没什么表示,可能是加持头骨法力消耗过度,除了睡觉就是在后堂闭关,我只能帮着照料饮食,闲暇时就跟着软件学学泰语。

    直到第三天阿赞峰才把头骨加持完成了,这天傍晚阿赞峰把头骨装进包里,示意我背上,说要去试试这头骨用来下降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