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父女中邪-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89章 父女中邪

    廖师傅说不孝子这样也就罢了,他也懒得管,可孙女年纪还小,老爸不管他这个做爷爷的必须得管,最近他孙女不知道怎么回事性情大变,以前乖巧懂事的孙女变得豪放了许多,从来不化妆的她现在学人化妆了,还化的很妖艳,穿的无比暴露,经常夜不归宿,也不知道在外面认识了什么不三不四的男孩。

    廖师傅有些担心,于是就跟踪了孙女,发现孙女居然去了帕篷巷跳脱衣舞,别提有多露骨了,还跟男人们勾肩搭背欢声笑语,廖师傅心里那个急啊,家里又不缺钱,孙女为什么自甘堕落放弃自己让他很不明白,没办法他跟儿媳妇商量,就把孙女关在了家里不让出门,现在她孙女每天都在家里大吵大闹,最让他头疼的是孙女什么也不要,只要男人!

    有一次廖师傅半夜起来上厕所,听到房里传出孙女虚无缥缈的淫秽声音,还以为有男人从窗子里爬进来了,大惊失色,叫醒儿媳妇打开门,才发现只是孙女在做春梦,儿媳妇叫醒孙女,孙女看到廖师傅居然还冲他搔首弄姿,吓的廖师傅赶紧退出了房间。

    儿子为了女人抛妻弃女,孙女为了男人自甘堕落,廖师傅直呼家门不幸。

    这两件事放在如今这个大千世界里本来见怪不怪,一个出轨小三,一个解放自己,都很普遍,但按照廖师傅的说法,父女俩原本的性格不是这样,现在却走向了两个相反的极端,儿子对外头的女人着迷死心塌地,孙女对男人产生依赖甚至连爷爷都不放过,明显不对劲了。

    我想把廖师傅说的转达给阿赞峰,但碍于泰语水平有限说不清楚,无奈只得让廖师傅用泰语再说一遍了,廖师傅长话短说说给了阿赞峰听,阿赞峰听完后眉头紧锁,什么说法也没有。

    廖师傅叹气说他也不傻,也觉得发生在父女身上的事有点不对劲,很像中邪,还专程从国内请了道士和尚来做法,不过什么问题也没查出来,还花了一大笔钱。

    上次黄伟民来店里看病,不得已说了是怎么染病的经过,廖师傅心里因为父女俩的事很窝火,听黄伟民说是因为嫖娼染的病,控制不住情绪,指责黄伟民背着老婆偷腥,痛斥现在的女人太不自爱了,还骂黄伟民淫*女不是个东西。

    黄伟民被人戴有色眼镜看很不爽,他不过来看个病又没招谁惹谁,莫名其妙挨顿骂让他很恼火,跟廖师傅理论了几句,廖师傅这才回过神不住道歉,黄伟民发现廖师傅好像有事憋在心里,并不是故意骂自己,也就没计较了,还问廖师傅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本来家丑不可外扬,廖师傅也不愿跟黄伟民多说,可心里实在憋屈很想找人诉苦,他看黄伟民是罗勇来的病人,也不怕他在唐人街传,于是就把黄伟民当树洞一五一十的说了怎么回事。

    黄伟民听完后说像是中邪,可以找阿赞师傅查一下,他说自己是佛牌商,平时接触了不少龙婆和阿赞师傅,认识一个阿赞师傅能力还不错,住在湄南河丹嫩沙多水上集市下游的鳄鱼潭边,只要说是他介绍的肯定会帮忙。

    廖师傅碍于面子嘴上敷衍着答应了,但心里压根没当回事,他虽然来泰国多年,但从来不信泰国龙婆和阿赞师傅,只相信中国传统的东西,心说泰国的阿赞师傅怎么跟国内的道士比,就算要驱邪也要请道士。

    黄伟民看出了廖师傅没当回事,也没多说什么。

    后来廖师傅真的请了国内的道士前来查事做法,但没有什么结果,他孙女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他的泰国儿媳妇心疼女儿,实在看不下去了,恳求廖师傅让她去请个龙婆僧来看看。

    廖师傅对中国传统文化很固执,儿媳妇也一直很尊重他,从来不搞泰国迷信那一套,但她毕竟是个泰国人,内心还是相信泰国迷信这一套的,只不过碍于廖师傅不喜欢,所以才一直没提,要不是看女儿情况越来越严重,她绝不会提这要求,廖师傅看儿媳妇也不容易,就摒弃了固执答应了,还说有个卖佛牌的病人给他介绍过一个阿赞师傅,他儿媳妇赶紧让他去请,这才有了后面的事。

    阿赞峰这时候开口了,他问廖师傅有没有在泰国得罪什么人。

    廖师傅几乎没有犹豫就说没有,他说自己这辈子受国学浸染,信奉儒家思想为人谦厚,把仁和礼摆在第一,在泰国不仅没得罪人,还受到了很多人的尊重,不仅唐人街的华人尊重他,就连附近的泰国人也尊重他,他在曼谷唐人街开了几十年的中医馆,不光医治中国人还医治泰国人,现在许多泰国人也相信中医,甚至从很远的地方慕名前来,他的医馆在曼谷的泰国人当中也很有口碑,泰国人见到他都毕恭毕敬,就像他们尊敬龙婆僧侣一样。

    我想了想问:“廖师傅,你在泰国行医这么多年,就没发生一起医疗事故吗?”

    “中医用的药都是纯天然草药,西医的化学药品没法比,发生医疗事故的概率非常低,虽然有些草药搭配确实会产生毒性,但我研究了几十年草药的药理,加上谨慎细心,没我的药方店里的伙计是不敢抓药的,我敢以我廖氏的金字招牌打包票,还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起医疗事故,连投诉都没有一起!”廖师傅自信满满拍着胸脯说。

    这就奇怪了,既然不是得罪人那是什么原因,虽然有可能是无意中撞邪,但父女俩先后无意撞邪,这几率未免也太高了吧?

    阿赞峰说了几句话我没听懂,但廖师傅的脸色一下就白了,我追问他阿赞峰说了什么,廖师傅哆嗦道:“阿赞师傅说单凭我说的还无法下判断,但以他的经验来看,我儿子和孙女极可能是被人在身上动了手脚,儿子可能是被人锁心了,孙女的情况有多种可能性,有可能是被风流女鬼缠上了,也有可能是中了某种色降,具体怎么回事他要看到我孙女后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