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被洗脑-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9章 被洗脑

    我发出了苦笑,罢了,事情已经这样了我还能怎样?还做什么狗屁生意,我本来就不是做生意的材料,不然就不会三个月就关门大吉了。

    黄伟民见我发笑,说:“罗先生,我知道这满身纹身对你的生活多多少少会有点影响,但当时情况紧急你也看到了,你昏迷了一个星期我也陪了一个星期,佛牌店的生意完全没照顾到,要是从经济方面算,赚你这四万块我赔的都不止这个数了,不过你放心,我黄伟民虽说不是什么正经生意人,但还知道讲道义,咱们都是同胞,你又是阿添弟兄,用我们胡建人的话说,拢系嘎弟朗(都是自己人),我绝不会坑你,既然接了你这笔生意,我一定会做好售后胡务,直到你的降头解了为止,不会在收取任何费用了。”

    黄伟民这话倒是还有点道义,我的火气也消了不少。

    吴添附和道:“是啊是啊,老黄说的没错,这纹身只是暂时的,等找到给你下降的黑衣阿赞解了降,在把这纹身洗了,我在芭提雅认识一个纹身师,洗纹身用的是德国技术,洗完一点疤痕也没有,实在不行做个微整形,费用我全包了,保证不会影响你以后娶老婆。”

    我叹了口气,本来我就一分钱没掏,其实有这结果算是不错了,吴添就不用说了,自从我中降头后从头忙到尾,钱还是他掏的,黄伟民这人虽说不怎么样,可也还算道义,事已至此我也不说什么了,转移话题问:“阿赞峰呢?”

    黄伟民说阿赞峰从昨天出去就没回来过,好像是去黑市了解尸油的情况去了,他对我的事产生了极大兴趣,还说干这行以来就没遇见过他解不开的降头。

    吴添笑笑说:“我在这里呆了几天,对阿赞峰也有了些了解,老实说他虽然古怪,但人并不坏,他拿你当宝贝一样研究,每天对着你就像对着情人似的,这样也好,如果他肯介入这件事,我相信找那个幕后的黑衣阿赞会容易很多。”

    黄伟民沉声道:“也不知道他在黑市查的怎样了。”

    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了动静,我们三人走了出去,只见阿赞峰正把小船栓到木桩上,蜥蜴德猜就趴在他肩头机灵转动脑袋。

    黄伟民用泰语跟阿赞峰打招呼,询问情况。

    阿赞峰有点不高兴,皱眉说着泰语,爬上木屋回廊后经过我身边,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又嘟囔了几句泰语,然后头也不回的进了后堂,把门给关上不搭理我们了。

    “他在说什么?”我好奇道。

    吴添说:“他有点不高兴,在黑市上没打听到那尸油的来源。”

    黄伟民补充道:“阿赞峰在黑市的熟人很多,没有他打听不到的,换句话说这尸油是那黑衣阿赞自己炼出来的,炼尸油是降头术的入门,有人炼出的尸油比他强,他当然不高兴了。”

    “那他经过我身边又说了什么?”我问。

    “既然醒了就滚蛋。”吴添无奈道。

    黄伟民失笑道:“我们打扰他很久了,还是走吧,我会跟他保持联系,有眉目了咱们在来找他。”

    我们离开了阿赞峰的驻地去了佛牌店,黄伟民请我们吃了一顿泰国特色的大餐,在昏迷的那几天我几乎什么都没吃,主要是没法吃,吴添只是喂我喝水,当看到端上来的泰国美食时,我食指大动胃口大开,也不管什么口味,只要能吃的全往嘴里塞,看的黄伟民和吴添都拿着筷子僵在那了。

    酒足饭饱后我心满意足的打了嗝,靠在椅子上叹气。

    “老弟,还在为降头没解的事不高兴吗?”黄伟民问。

    我摇头说:“都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不高兴的,我只是在想未来的出路,找那黑衣阿赞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我总不能一直留在泰国等吧,我到泰国是落地签,只能逗留15天,时间差不多了,可我现在变成这样,回去后又能干什么?”

    吴添给我出主意,让我改成旅游签,最多能呆三个月,这三个月应该能找到那个黑衣阿赞了,在等待期间我可以住到他家去,顺便帮他看着情趣用品店,等降头解了洗掉纹身在回国。

    这主意好是好但很不实际,我只会两句泰语,问候的“萨瓦迪卡”以及夸美女真漂亮的“水晶晶”,别说帮吴添看店了连交流都成问题,要是什么都不做闷在吴添家里三个月,会闷死人的,况且国内我还一堆破事没解决,当初开店赔的钱除了自己攒的外,很大一部分是找亲戚朋友借的,我已经失踪半个来月了,要是债主找不到我,非找上门不可,老家就我妈一个人在,吓坏她老人家就不好了,再说了那个黑衣阿赞神鬼莫测,谁知道三个月能不能找到,所以呆在泰国很不现实。

    我这么一说吴添也叹起了气,黄伟民摸着下巴一直在想着什么,突然他说:“阿辉,我有个活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干,是在国内的。”

    我立即表示愿闻其详,黄伟民说他这段时间多次往返内地,想找个好搭档,但始终没找到合适的人,他说内地游客是他佛牌店的主要客源,但近几年国内导游强拉游客购物事件屡屡曝光,造成的影响很不好,导致内地游客戒心很强,而且大家都不傻,很多都不愿消费,即便消费也能力有限,他的店实际上没我们看到的生意那么好,说难听点就是现在的人越来越难骗了,但内地游客始终是主要客源,不可能放弃,所以他想开辟新的发财路子,以朋友传朋友的形式建立精英客户,这样的客户一个就能顶十个游客。

    我说你这不是搞传销嘛我不干,黄伟民对我很鄙视,说难怪我做生意亏本了,思想不开放,他说这哪是传销,顶多算是代购,我想想觉得说的也有道理。

    黄伟民还说我现在满身刺符纹身,人家要是不信,我可以直接脱了亮出神秘泰文纹身和图腾,还有那段视频,剪辑一下就能派上用场,简直就是活招牌了,要是我对佛牌、降头、古曼童、钱母、咬钱虎、刺符之类的泰国民间数术多了解一点,能说出个花来,不迷信的人都能说动了,何愁赚不到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