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男性尸油-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91章 男性尸油

    这么看来廖思婷可能是因为感情问题才被人动了手脚,也就是说她跟人产生了感情纠葛,对方不想失去她所以用了情降油,不过有一点很奇怪,一般情况下中情降油不会**,只会对一个人爱的死去活来,更不会像廖思婷这样无差别的想要异性,连廖师傅她都不放过,等于是个公的就行,最让我疑惑的是男人下情降油,因为情降油取自因感情问题自杀的女性,只对男性起效果,对女性我还真不知道会有什么效果,除非给廖思婷下情降油的是个女人,那也就是说廖思婷跟女性有感情纠葛了,难道是个**?

    因为廖思婷的情况复杂,我也没什么好顾虑的,当面问出了心中的疑问,廖师傅把我的意思转达给了赖拉,赖拉摇头说不是,然后跑进房里取出了一个相册,打开来给我看,这相册应该是廖思婷的,里面都是她旅行照片和艺术照,在相册的中间还有她跟一个泰国男生的合影,这张合影边上还画上了很多爱心,一个大大的爱心把照片都给圈在了中间,少女情怀一览无余。

    赖拉通过廖师傅告诉我们她女儿不是**,她早就发现女儿有心仪对象了,是个泰国男生,但廖思婷胆子很小,一直不敢表白,赖拉很理解女儿的心思,还旁敲侧击的鼓励她主动表白,就像她当初追求廖师傅的儿子廖凯那样,说到廖凯赖拉心情有些低落,估计是想起了廖凯半年来的变化。

    我感慨无比,这文化差异还真是大,我还从没听说中国父母有鼓励女儿上大学谈恋爱,努力追求幸福的。

    既然不是**那又是怎么回事,我让廖师傅给我充当翻译问了阿赞峰,阿赞峰告诉我说这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情降油,应该是从为情自杀的男尸身上提取的尸油,然后加持了阴法所炼出来的情降油,是专门针对女性使用的,但泰国很少有阿赞师傅炼这种情降油,几乎可以说没有,因为成本太高了,使用率又低,很少有泰国男人会为了女人去找阿赞师傅下情降油的,炼这种情降油是赔本的,最重要的是从廖思婷的情况来看,她绝对不是使用了一点这种情降油,而是大量使用,才造成了**的情况,甚至连爷爷都分不清。

    阿赞峰还说情降油一滴就能产生很强的效果,能让人死心塌地的爱着一个人,大量使用不仅会**,还会导致情降油里的阴灵不受阴法禁锢,直接缠上身,廖思婷现在就属于这种情况,阿赞峰说事情很明显,这根本不是情感纠葛问题而是报复!

    我觉得阿赞峰分析的很有道理,这的确像是报复。

    廖师傅和赖拉听阿赞峰这么说非常震惊,这下连廖师傅也跪下了,恳求我们赶紧救他孙女。

    我问阿赞峰这事该怎么解决,他说他之所以没有动手帮廖思婷化解,主要是因为情况不明,不敢贸贸然动手,怕对廖思婷产生反作用让她毙命,他说不出意外的话廖凯被锁心也是同一个人干的,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找到下毒手的那个人,然后弄清楚这情降油的来历,他才敢进行化解。

    廖师傅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大骂儿子廖凯在外面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不光害了自己还连累女儿出事,赖拉泣不成声趴在阿赞峰面前。

    阿赞峰皱眉头,示意说要回去了,要等廖家搞清楚怎么回事他才上门化解,他没有调查这种事的义务。

    见阿赞峰要走赖拉哭着抱着阿赞峰的腿,让他不要走,阿赞峰很不近人情,直接把她踢开径直就出门了,我不知道该跟着阿赞峰走还是留下来了。

    “罗老师,现在该怎么办,阿赞峰是什么意思啊?”廖师傅过来拉着我问。

    “你们先想想到底是廖凯得罪了什么人吧,阿赞峰确实没这个义务帮你们调查。”我安慰了廖师傅几句就追上阿赞峰了。

    回到驻地后我的脑子里满是廖思婷那可怜兮兮的样子,赖拉倒地痛哭的样子也让我难以忘怀,阿赞峰暂时不管了,感觉我不做点什么实在过意不去,想来想去我就给黄伟民打去了电话,把这事说了说。

    黄伟民有点不高兴,说:“我还以为廖师傅不会找阿赞峰了,他可是个老顽固啊,只相信中国传统的道士和尚,他孙女扛不住了这才找阿赞峰,他这么有钱要狠狠宰一下才行,我说这生意可是我介绍的,你们接了怎么也不跟我打声招呼啊?”

    “阿赞峰开始也没说,我还是后来了解情况才知道是你介绍的,这不是打电话跟你说了嘛。”我说。

    黄伟民说:“看来没有我从中操作,你们两个木鱼压根赚不到这笔钱啊,人家诉求这么强烈居然就这么走了,阿赞峰天性这样也就罢了,你这个不带脑子的,连价钱都不跟人家谈就让阿赞峰查事,用骷髅头、点尸蜡、念经难道不要花钱啊。”

    我鄙夷道:“我主要是来学本事的又不是为了赚钱,师傅要走我也只能走啊。”

    黄伟民说:“我也是服了,学本事也不耽误赚钱啊,再说了你学本事还不是为了赚钱,行啦别说了,你到廖师傅家等我,我这就赶过去。”

    说完他就把电话给挂了。

    我跟阿赞峰打招呼说要去市内,阿赞峰也没理会,在后堂盘坐在骷髅头前,将几条蜈蚣放在头骨上,又把自己的血滴在上面,好像在继续加持骷髅头,看样子用这骷髅头查事没有达到理想效果,又或者第一次用骷髅头,需要不断完善效果。

    我不敢打扰退出来把门带上,然后带上德猜就赶往市区了。

    到廖师傅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黄伟民九点左右赶到,廖师傅对我们的到来很高兴,因为我们都还没吃饭,他还特地带我们去了一家泰国餐馆吃海鲜大餐。

    席间廖师傅说在我和阿赞峰走后,他和儿媳妇聊了聊,觉得最大的嫌疑就是那个教中国人泰语的老师,也就是他儿子出轨的小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