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崇迪镇邪-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92章 崇迪镇邪

    廖师傅说毕竟是他儿子,怎么能说不管就不管,这半年来他不是什么也没干,还找私家侦探查了小三的背景,小三叫奈娜,二十七岁,在中国留过学中文名叫李香兰,在曼谷的泰语培训机构中泰通当老师,廖凯有个朋友是曼谷中泰通的投资人,两人经常吃饭喝酒,有一次廖凯朋友把李香兰也带去了,两人这才认识了。

    我心想这个奈娜肯定是张学友的歌迷,不然怎么直接叫了歌名。

    廖师傅说十有**是这个李香兰搞的鬼,黄伟民问你有什么证据吗,廖师傅说这还要什么证据,明显小三想转正啊,赖拉不愿离婚,李香兰肯定要想办法迫使廖凯跟赖拉离婚,所以才把廖凯的心给锁了,不然还有谁会这么做?而且他孙女也曾反对爸爸跟妈妈离婚,是块绊脚石,所以李香兰顺手折磨她也不奇怪。

    这动机倒是成立,要是真的那这小三也太歹毒了,锁廖凯的心也就算了,怎么还对无辜的廖思婷下毒手。

    “你儿子现在在哪?”黄伟民问。

    “私家侦探查到他在中泰通培训学校附近租了一套公寓,跟李香兰住在一起,我上门找过他一次,但他连门都没开,只是通过门缝说让我别管他的事,这个不孝子唉。”廖师傅叹气道。

    黄伟民说:“廖凯要是真是被锁心术锁了心,你做什么都没用,要是你硬要阻拦他跟李香兰在一起,会闹出严重后果,我劝你还是别费力气了。”

    廖师傅被说紧张了,问锁心术到底是什么法术,要是阻拦廖凯跟李香兰在一起会出什么严重后果,黄伟民说具体他也解释不清,反正就是某种阴法,跟情降油差不多的效果,可以让男人对某个特定的女人神魂颠倒,还对这女人言听计从,只要一天不见这女人就会想的慌,会想一切办法见到这女人。

    黄伟民举了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廖凯和李香兰站在两座山的悬崖边,中间是万丈深渊不能相见,但廖凯会为了李香兰想尽所有办法去对面,完全不顾掉下去就会粉身碎骨,哪怕他有恐高症也不会有丝毫犹豫。

    廖师傅听的直愣神,斥责李香兰太歹毒了,居然对自己儿子下这种毒手。

    我安慰了几句他才稍稍平静了些,这时候他的手机响起了,听完后大惊失色,说要马上回家,他孙女醒了在那闹腾,用东西砸门,门都被砸出了窟窿,赖拉很害怕给他打电话了。

    我们也没心情吃东西了,赶紧陪着廖师傅回去了,还没进屋就听到廖思婷的尖叫声和嘭嘭的砸门声,进屋后看到赖拉害怕的抱着头缩在角落里。

    门上确实被砸出了个洞,只有网球那么大,廖思婷把眼睛凑到洞口,眼球转动,突然看到我和黄伟民了,发出阵阵怪笑,眼睛鼓的老大,感觉都快从眼眶里掉出来似的,吓得我们赶紧退后了。

    廖思婷传出了吞咽唾沫的动静,大喊大叫,疯狂砸门,这是我把我黄伟民当成香饽饽了,可能是闹累了,没多久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廖师傅说他孙女现在都是一阵阵的,不过每次会比上一次强烈,上次她还把窗子砸了,幸好外面还加装了坚固的防盗护栏,没想到这次把门都砸了,廖师傅忧心忡忡说再这么下去就快关不住孙女了,说着他就让赖拉明天去多买几把锁。

    我们来到客厅坐下,廖师傅急切的问我们阿赞峰到底能不能帮他,黄伟民说当然能了,不然我们也不会来了,黄伟民大揽特揽,说马上着手调查事情的来龙去脉,直到把问题解决,说着他就切入了正题,开始跟廖师傅谈价钱。

    我看不惯他那副嘴脸,只好起身在廖家的别墅里参观了,赖拉见我到处走还以为我在查什么,殷勤的跟着我,不敢仰视,用简单的中文问我是不是别墅里有什么问题,我摇头说没什么事,可能是这少妇很有韵味,我想多把她留在身边一会,于是主动问起了她跟廖凯的事。

    提起丈夫赖拉很伤感,不过她还是告诉了我,赖拉说廖凯对她很好,她就是看中了廖凯忠厚的为人,要不然当初她也不会主动追求廖凯了,她很清楚现在的廖凯不是她认识的丈夫,她早就怀疑廖凯是被某种邪术蛊惑了,只是碍于公公的面子才没请龙婆、阿赞师傅来查事,后来看女儿实在扛不住了,才恳求了公公。

    我曾怀疑过是廖师傅得罪了人,对方才对他儿子和孙女下毒手,针对家人报复的事太多了,并不是不可能,更何况他从事的职业还是跟人的生命打交道,很容易得罪人,我问赖拉廖师傅有没有得罪人。

    赖拉想了想摇起了头,说她公公医术高明,为人也很讲究中国儒道,她嫁到廖家这么多年,公公待她跟女儿一样,她也从没听说过公公跟病人发生矛盾,病人都很尊重她公公。

    看来廖师傅并没有说假话,基本可以将他得罪人的嫌疑排除了,那么问题只能是出在廖凯身上了。

    赖拉陪着我在别墅内参观了一圈回到了客厅,黄伟民跟廖师傅似乎也谈好了价钱,只见黄伟民取出一块佛牌递给廖师傅,让他趁廖思婷睡着的时候給戴上,说这是块龙婆加持的正宗崇迪牌,里面有贝叶经灰和龙婆本人的头发,能辟邪挡煞,虽然无法化解廖思婷的情降油,但至少能压制一段时间,廖思婷也不会那么疯了,我们则会利用这段时间去帮他把事情调查清楚。

    廖师傅十分感激表示一定照办。

    从廖家出来后我问:“你那佛牌是真是假,不会是你店里的假货吧?”

    黄伟民瞪眼道:“当然是真的了,这时候要是玩虚的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我从罗勇过来的时候顺道去了曼谷的瓦拉康寺,那里出产的崇迪牌相当正宗,是崇迪牌创造者僧王桑卡拉素的第八代弟子加持的,法本完整,就算只是一粒粉末都功效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