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李香兰-大降头师-
大降头师

第93章 李香兰

    想想也是,都这时候了他要是还用假佛牌坑人那就太不是人了,我打趣道:“你会这么好心?我看你早把佛牌的钱算在里面了吧。”

    黄伟民大笑说:“这是必须的啊,我跟他谈好价格了,他儿子的事三万五、孙女四万八、崇迪牌七千,一共九万,本来我跟他要十万,看他为难我就给打了个折。”

    “九万泰铢折合人民币。”我还没算完黄伟民就按住了我的手说:“别算了,是人民币。”

    我吃了一惊,黄伟民得意道:“都是中国人当然要用人民币作为单位啦,我丑话可说在前头,亲兄弟明算账,这笔生意从头到尾都是我促成的,我必须占大头,阿赞峰的收费也就一成左右,我在给你两成,你看怎么样?”

    “随你,反正这笔生意我也没想赚钱,只想多学点东西。”我说。

    黄伟民搭着我的肩膀,笑说够意思。

    我看时间不早了,打算先回阿赞峰的住地,但黄伟民却说要去找李香兰,他说跟廖师傅打听过了,中泰通有开夜课,李香兰都是带夜课,眼下正好是上课期间我们找她刚刚好,既然如此那就会会这个李香兰吧。

    我们找到了中泰通语言培训学校,打听到李香兰还在上课,还要个把小时才下课,黄伟民想了想突然问我要不要试试泰式古法按摩。

    我朝学校对面一看就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李香兰上课的教室在二楼,从马路对面的那家按摩店能直接看到,泰式按摩的名声在外,也是泰国的一大特色,往返泰国多次都还没正式体验过,来泰国不体验正宗的泰式古法按摩都不好意思说来过泰国,既然不耽误调查试试也挺好。

    我们找了间盯梢位置不错的包间,挑了两个技师一边享受一边盯梢。

    教室的窗子大开着,灯光明亮,只见李香兰穿着吊带裙,留着波浪卷长发,看着成熟性感,不过长得一般,我看眼给我按摩的技师,这个李香兰甚至还不如按摩技师漂亮,跟赖拉更是没法比,这更肯定了廖凯是被锁心了,否则不会看上这女人。

    正宗的泰式古法按摩舒服的我都快睡着了,就在这时候我看到李香兰在收拾东西了,这是要下课了,我从按摩床上翻身下来,也顾不上技师就在边上,慌忙套上衣裤。

    黄伟民闭着双眼,一副享受的样子,他压根就没注意到李香兰下课了,我让他赶紧起来,他却说好不容易才有机会出来按摩,总要按按完,自从上次**那件事后李娇在店里都快做了他的主,难得有机会,还说古法按摩最爽的“抓龙筋”都还没上,就这么走了太可惜。

    见叫不起他我只好自己先跑下去了,李香兰在学校门口跟学生道别后就打算离开,我拦住了她的去路,可能是我身上的纹身吓到她了,她很警觉的往后退了两步,用泰语问我是谁,我直接用中文告诉她我是廖凯的朋友,李香兰将信将疑问我找她什么事。

    我也不藏着掖着,质问她为什么要用锁心术控制廖凯,搞的廖家家变,还下狠手对付廖凯女儿。

    李香兰一脸茫然,突然掩面哭起来了,黄伟民这时候才一脸满足慢悠悠的晃了过来,问:“你怎么把人家弄哭了?”

    我皱着眉头没吭声,李香兰突然说:“我快受不了了,如果你们是廖凯朋友就快把他带走吧。”

    这话让我和黄伟民面面相觑,李香兰哭诉起了怎么回事,她说当初认识廖凯的时候的确对他很有好感,但她知道廖凯有家室也没想怎么样,还刻意跟廖凯保持距离,但廖凯后来不知道怎么就迷上了她,展开了疯狂追求,还说会跟老婆离婚,李香兰被这么一追求就迷失了自己,稀里糊涂就跟廖凯在一起了。

    相处了一段时间后廖凯就在附近租了公寓,跟她住到了一起,住到一起后李香兰开始觉得廖凯不对劲了,廖凯简直像是离不开她了,就像块牛皮糖,把她粘的都快喘不上气了,无论她去哪都要跟廖凯汇报,否则廖凯就会像贼似的跟踪她,弄的她都不敢跟异性接触了。

    只要不跟廖凯在一起,她就会不断接到电话,有一次一天打了二十多个电话,这让李香兰很反感,她冲廖凯发脾气提分手,廖凯马上就会跪下认错,苦苦哀求她不要离开自己,要是不答应廖凯就拿刀架在脖子上要挟要自杀,李香兰怕出事自然就放弃了,两个人反复在这样的情况中拉锯,折磨的李香兰都快崩溃了,说着李香兰就蹲在地上放声大哭。

    黄伟民小声问:“你觉得她的话可信度高吗?”

    我说:“都哭成这样了你说呢,演戏演不到这份上,她应该说的是实话。”

    黄伟民点点头说:“这么看来李香兰也是个受害者,她压根不知道有人锁了廖凯的心,眼中只有她了,她这是替施毒手的人背黑锅了。”

    “不过施毒手的人既然利用李香兰做饵,说明跟李香兰走的很近。”说到这里我突然一个惊颤,黄伟民问我怎么了,我说:“记得廖师傅跟我说过,他找的私家侦探查到廖凯之所以跟李香兰认识,是通过曼谷中泰通的一个投资人,这个投资人是廖凯的朋友,没准他们的认识本身就是一个局!”

    黄伟民摸着下巴若有所思,不住点头,对我的猜测表示了肯定,他正要扶起李香兰问问怎么回事,这时候突然从楼道里蹿出了一道黑影,黑影的手中还握着把刀,冷光一闪,我大惊失色大喊:“小心!”

    黄伟民下意识的缩回了手,与此同时一把刀挥落,要是晚一步黄伟民这手很可能就废了!

    黄伟民大口喘气,不住的抚摸的手臂,心有余悸的盯着蹿出来的人,借着楼道灯我看清楚了这人,这人凶神恶煞,双眼死死瞪着黄伟民,仿佛要把他给吃了一样,我的脑海里浮现了廖家客厅里挂的照片,这人是廖师傅的儿子廖凯!